<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十一章扇动翅膀的蝴蝶
    微风吹过草地,血腥的味道渐渐散去。

    中午的阳光有些毒辣,满眼的绿色被尸体流出的红色鲜血点缀着,似乎在无声的宣告着这片平静草原中蕴含的暴力种子。

    经过刚刚的战斗,疲惫的战马需要休息片刻。而罗迪脑海里的地图则告诉他此刻一行人所处的位置已经远离了刚刚的那个营地,暂时不会遭遇其他威胁,所以将箭矢能回收的回收之后,他便同样开始整理这些战利品。

    士兵们过了许久才从紧张和兴奋的情绪中逐渐平静下来,卡特带着他们割下了所有兽人的头颅,同时砍下了座狼的尾巴,剥下了它们的皮毛——这是证明对方身份的信物,毕竟一支斥候小队毫无损伤的干掉了8人狼骑兵侦察队,说出去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立即相信。

    罗迪从收缴的武器中拿了两柄兽人的弯刀作为战利品,按理说挑选战利品的事情应当由卡特这位队长先来,不过此时没有人对此有任何异议,而卡特更是直白在队员面前表达了对他的佩服和认可。

    两次遭遇兽人并活到现在,卡特当然清楚是因为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功劳。虽然他可以选择像昨天那样坦然接受罗迪推过来的军功,可如今再次面对这些兽人时,他才明白——与其活在假功劳带来的虚荣里,不如真的和战友驰骋在战场上,朝着敌人发起无畏的冲锋…

    有过砍杀兽人的真实经历,他才明白自己以前人生观里所谓的“荣誉”,实在是太过可笑。

    本来想着是否应该把功劳让出去的罗迪,终究因为卡特的态度而没有将他的想法说出口。其实他脑海里的计划太过庞大,仅仅一晚上,也不够他彻底理清楚头绪。不过对付兽人这个目的他却清楚的很,想到这里,罗迪便大致明白了自己接下来的路线。

    他望着情绪还有些兴奋的卡特与其他斥候,心知这些人内心的喜悦,可为了接下来自己的目标,罗迪还是决定给他们泼一盆冷水——

    “对于兽人,我有很多办法可以让他们吃瘪,但我想说的是…我们这支队伍能阻止多少兽人?今天杀了八名狼骑士,明天他们或许又会冒出八人甚至十八人来。各位都能看出他们准备打什么算盘,今天看到的那个营地,已经代表他们正式准备朝卡伦王国伸出了爪牙。今天,我们侥幸胜利,可是…以后呢?”

    他的语气很平静,很淡然,却带着一股子莫名的残酷味道。在场原本情绪高涨的斥候们愣了愣,内心刚刚燃起的火焰似乎“哧”的一声被扑灭了。

    他们愣愣的望着罗迪,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

    “我知道这么说有些不合时宜,但…索丁少尉注定不会带来所谓的援军,王国此刻也不会重视我们这种地方发生的一些‘摩擦’,在那些领主们看来,我们做所的一切——包括出生入死为王国荣誉而战,都不过是他们眼中的一场戏剧而已…”

    想起了前世游戏中的那些场景,罗迪情绪不免有些低落——那时边境频繁遇袭,可霍利尔城却始终没有做出过有效反击,最后落得周边村庄尽数被兽人屠灭时,霍利尔城的城门甚至不敢打开让难民进入避难…

    再到后来,城破家亡,哀鸿遍野。

    “你…在开玩笑…怎么会这样?这些兽人和狼骑兵的证据,肯定会让人察觉到异样的…”卡特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联想起他为数不多接触“上层”的经历,也确实心下没有底…那些整日吃喝玩乐的贵族们,似乎真的不会在乎他们这些小角色的生死安危。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推断,卡特队长,今天的任务应该算是完成了吧?不如我们返回听听索丁少尉的消息如何?看到这么多兽人脑袋,他应该会赏给我们些酒钱吧。”

    罗迪知道自己不能让队伍气氛一下子太过消极,所以他把两柄厚实的弯刀挂在了马鞍侧面,口风一转把话题岔开。卡特心领神会,没有再多说什么,默默的翻身上马,带着队伍返向了诺兰村。

    虽打了胜仗,可本该高兴激动的斥候们却都有些沉默。马背上的罗迪表情显得有些漠然,他沉默的跟着队伍,虽然没和旁人拉开距离,可总给人一种离群的孤独感。

    这或许是每一位游侠身上特有的气质了。

    “我能救这个国家么?”

    重生的罗迪在思考着这个略显复杂而庞大的问题。他罗列着自己的优势:让人羡慕不来的恐怖箭术、对那些历史事件的深刻认识、对这个游戏各类方面近乎海量的知识、对这个王国接下来十数年内一切变故的记忆…这些说起来,都能让罗迪成为很快大施拳脚的“利器”。

    但回想起今天杀死八个最低等级的狼骑兵都需要让他用出浑身解数,罗迪内心不免开始有些动摇——数十万兽人暂且不说,光是卡伦王国内部的领主问题,便让他头大如斗…偌大的一个国家,能否因为自己这么一个变数而改变它历史的轨迹?

    自己,是否真的能当那个扇动翅膀的蝴蝶?

    ………

    对于诺兰村而言,这不过是无数日子中再平静不过的一天。

    老芬奇家的牧羊犬汪汪叫着,因为远处斥候归来的马蹄声而兴奋不已。夕阳缓缓落入地平线,有炊烟飘起,不知是谁家在做奶酪,微酸带臭的味道飘出去很远,却让村子里几个小孩子馋的满嘴口水。铁匠斯坦依旧敲敲打打,军需处的迪克偷喝了两口苏珊大婶家的麦酒,挺着肚皮叼着秸秆躺在仓库旁的稻草垛上出神。

    和以往相比,今日唯一的意外,或许就是与往日相比晚了两个小时才返回村子的斥候小队。

    当骑着战马的斥候进入村口时,不少人莫名抬起了头,将目光投向了这群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的士兵身上。

    之前卡特拎着一麻袋兽人头颅返回时,村民们已经感受到了这边境浮现的一丝阴云,而如今,当他们看到面色凝重的七位斥候翻身下马沉默不语之时,都不由得心口微微一紧——难道又出事了?

    兽人头颅不再用口袋装,而是赤裸裸的用绳子串着,士兵们参与了冲锋和白刃战,身上也多了一丝杀伐气息,面容没有了以往的懈怠和嬉笑,却只有凝重和肃杀。

    而在这些人中,有一个人却显得异常凸出,七名斥候翻身下马,却无一人立刻卸载装备,反而统一将目光投向了队伍中那个以往最不出众的家伙身上——即便是卡特队长,此刻也是近乎本能的望着罗迪,似乎在等待着命令。

    这便是威信,生死之战中拼出来的士兵们,对于强者总是抱着这样的信心的。

    “看我干什么?”罗迪眨眨眼,却是没有了之前战场上那股子严肃,有些无辜的望着战友们,耸了耸肩道:“到家了,大家好好休息吧,看看索丁少尉怎么说。”

    这句话好似解散命令般,让所有人松了口气,即便是卡特队长,也没有对罗迪这种类似发号施令般的行为有任何异议。他看着四散的斥候,拎起了兽人的脑袋和座狼尾巴,兀自站了片刻,似乎在内心下了什么决定,迈步追上罗迪,表示要带着对方一通去找索丁少尉。

    “嘿!卡特!你小子竟然又遇上兽人了?!”

    斥候一队几名士兵路过,看到那八个穿在一起的兽人脑袋,立刻瞪大眼睛惊奇的叫喊起来,随即整个斥候一队都过来围观不已。而不远处,角落中坐着的鲁格默默坐在外围,眯着眼睛望向这边。

    若是放在以往,卡特一定会大着嗓门和大家讲述一番今日战斗如何凶险,毕竟论起口才来,整个斥候队伍反倒是他最好。不过此时卡特却没有半点要吹嘘的样子——在经历这一战后,他已经不自觉的收敛许多,刚刚经历过的生死之战在他脑海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所以对于虚荣,他反倒没有了以往的重视。

    挥挥手示意没事,卡特甚至连话都不愿意回答,便和罗迪走入了索丁少尉所在的院落。

    他无意识走在罗迪身侧的行为,让脸上还带着青紫痕迹的鲁格微微眯起眼睛,这位老兵痞啐了口痰,想要骂几句“没骨气”之类的话语,却随即看到了一串兽人头颅旁那些漆黑的座狼尾巴——

    “狼…狼骑兵…”

    身上的疼痛还没散去,但此时鲁格却一时间忘记去怨恨罗迪,他表情僵硬的瞪着那在卡特手中摇晃的狼尾,一时之间竟是让话语卡在了喉咙。

    记忆中某些可怕的情景浮现于脑海,让这位永远喜欢骂骂咧咧的老兵嘴唇抿了起来,随即沉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