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八章兽人营地
    要想做事,离不开赚钱,罗迪一边皱眉思索着这穷乡僻壤怎么挣钱,一边将剩余的木箭中仔细筛选着合适的箭矢——之所以拿这么多,是因为他要从中找出保证精度的三十支箭来。

    每一支箭的直度、绕度(硬度)、长度和重心都不相同,作为射箭技艺小有所成的罗迪而言,其射箭的境界自然不是普通斥候所能想象的,此时他正拿着迪克带来的锉刀,对那挑选出的三十支箭进行着微调…

    他将每一支箭尾部的卡槽都磨到统一宽窄后,他开始试射所有这些箭矢——这一次,罗迪射击的距离改为了四十米,每射出一支箭,他都动作固定半晌,似乎在思考什么,三十支箭分三组射完,每次拔箭回来,罗迪便在这些箭的尾部刻下一个淡淡的痕迹。

    这些动作让站在一旁的迪克好奇不已,却最终忍住了开口询问的意图。待罗迪将那块碎皮甲片改为简易护指之后,远处的斥候队伍已经到了准备出发的时刻。

    将剩余的箭矢交还给了迪克,罗迪笑了笑,扛着角弓和那三十支箭走向了自己的马匹。卡特队长看到罗迪,态度和之前又有了许些不同,此刻他再也不摆什么队长架子,言语间嘘寒问暖的意味很是明显,几乎让人以为他和罗迪都是斥候队长似的。不过罗迪却没兴趣和他客套太多,只是认真听着卡特随后分配的任务——

    “昨天遭遇兽人袭击的事情很突然,虽然我们…打赢了,但却也付出了惨痛代价。索丁少尉已经将消息报与霍利尔城,我想斥候部队的人数定然会在几天内得到扩充,不过为了保证那些该死的兽人没有渗透到国境以内,今天…我们要进行一次大范围侦查。”

    说起来,卡特这样的行为,已经算是“尽忠职守”了。他虽然武艺不精,可心思却没有偏离正道——比起罗迪记忆中后世那些卖国求荣的狗屁贵族来说强了不知多少。要知道这个国家积弱许久,领主贵族各自为政,偌大国土属于国王的竟然不足四分之一,剩下的都被大小领主瓜分殆尽,由此产生的内斗几乎就没有停过。

    罗迪记忆中卡伦王国的覆灭,便是因为这群贵族领主在面对兽人袭击时还不忘互相之间下绊子,最终败仗连连,落得九成老牌家族被兽人屠尽的下场。

    耳边传来卡特队长陆陆续续的话语,罗迪从回忆中惊醒,抬头挺胸,听着这位队长严肃的交代侦查方向:“诺兰村以西的二十公里,辐射侦查,若是确认安全,中午休息后继续向西十公里。”

    “队长…那里不是——”

    几位队员变了脸色,立刻出声准备提问,却被卡特挥手打断。

    “我知道那里是中立区域,出现任何意外都无需负责。但既然这些该死的兽人既然能走近我们的国境线,我们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虽然卡特给所有斥候的印象是个混子兼老油条,但死去的士兵却依旧让他内心受到了不小冲击,卡特虽然本事不算强,可面对兽人侵犯边境这样事关领主荣誉的事件上,他却不少这一腔热血,口才说来竟是让罗迪也有些意外,至少在他看来,这个家伙煽动别人情绪还是很到位的。

    至于对卡伦王国那些没什么影响力的王室,这些斥候多半是没有感觉的,但对鲁西弗隆公爵,士兵们内心都秉承着最基本的效忠原则——这也是这个时代与罗迪曾经所在的现代的最显著不同。

    在这个类似中世纪欧洲的社会,人与人之间谈不上什么主权,如果说应用最多的,便是“契约”原则之类的东西。大多数人…比如诺兰村的所有村民,都是领主手下的“财产”,领主提供庇护,村民提供税收和战争时的士兵。而此时罗迪所在的斥候队伍,便是效忠于鲁西弗隆公爵家族的私兵。

    虽然不太容易接受这样的观念,但罗迪游戏这么久也是早就习惯了的,此时一众队员听到卡特如此训话,也是被激起了骨子里的血性纷纷大声应是…

    听着这些年轻士兵们的口号,罗迪嘴角却牵起了一分苦笑。

    卡伦王国…在“裂土”中算是人类王国中一位垂暮的老人,七十年前由“征服者康恩”建国,那时王室武力强横,国王手中的军队令兽人、亡灵和周围的觊觎者闻风丧胆。但自那之后,国家便逐渐开始了衰落,贵族们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王室话语权急剧减少。领主们不少穷兵黩武之辈将国家拖入了内乱的泥潭,底层民众痛苦难言…

    只是卡伦王国的人民,却始终在骨子里有着一股永不服输的血性,正是这股血性,让王国在兽人、亡灵两大势力的包围下屹立至今,即便逐渐落入弱势,却始终挺直着腰杆面对着那些觊觎之徒…

    罗迪虽然只是游戏其中,但七年时间,他同样见证了这个偌大王国分崩离析时无数子民展现的那份不屈与决绝,更目睹了无数人的牺牲,也看到了风云变幻中,那些如烟云飘散的人们为这个国家做出的不懈努力…

    虽然只是游戏,但因为它太过逼真而立体,让一种精神好似图腾般在罗迪心中永久矗立,成为他此刻毫不埋怨的接受斥候身份的理由之一。

    “明白任务了么?”

    卡特队长的话语将罗迪从纷乱的思绪中拉回现实,他立即和身旁所有的队员一样,大声回答道:“明白了,队长!”

    “那就出发。”卡特整了一下自己的军装和战马上的装备,示意二队斥候即刻出发。

    一行七人的侦查队伍立刻驾着战马冲出了诺兰村,开始了近三年来第一次大范围远距离的辐射侦查,而在上马之后,队长卡特不忘回头对着罗迪道:“队伍的副队长空缺,现在由你担任,如果我死了,你带领剩下的人继续前进。”

    这番话有些突然,不过旁边几位参与昨天战斗的队员很默契的保持了沉默。罗迪握着缰绳若有所思的迟疑片刻,随即点头,却是不知为何,像是自言自语般说出了一句话——

    “为了卡伦的荣耀。”

    这句话让卡特队长一愣,随即竟是感觉眼睛有些发酸。

    和平持续太久,人们早就忘了草原另一边那些凶恶的兽人。卡特原本也是如此,但直到昨天,他才突然发觉战争其实从未远去…而自己,似乎在今天也走上了这条捍卫国家尊严的道路。

    会死么?也许吧。

    后悔么?不会。

    伸手放在胸前,卡特队长郑重行了个军礼,默默低声道:“为了卡伦的荣耀!”

    队伍沉默前行,马蹄声在空旷的草原上回荡。

    ……….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

    四月份,气温回暖,一望无际的耐希米亚大草原上偶尔能看到灰色的野兔蹦跳着消失在满地的洞窟里,天空中有盘旋的雄鹰,白日吹过的风带着草原特有的清新味道。

    一切似乎如斥候队伍十年来看到的那样,宁静安稳。

    不过在正午时分队伍停下饮马休憩时,始终显得有些沉默的罗迪,却明白危险即将到来。

    通过自己曾经的游戏记忆和“洛迪”的记忆,他已经分析出了此刻自己所在的方位和兽人领土最边缘村落的距离。

    “裂土”开服距离现在还有两年时间,未来降生在卡伦王国的人类玩家们大多分布于类似诺兰村这样的新手区域,那时边境遭遇兽人已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村子和镇口都有各式各样的任务发布,让玩家们争先恐后的去完成。现在看起来,虽然这些绿皮蛮子还没有泛滥到那种地步,但昨日的战斗遭遇,已经证明对方有所行动。

    此时队伍已经完成了二十公里辐射巡查的任务,马匹休息之后便要继续向国境线的西北方侦查,而在罗迪的记忆中,前方再过两座草原矮坡之后,应该是兽人建立的三座前沿哨兵塔的一座——后世开服之际,这里的三座哨兵塔是那些兽人斥候和散兵的最前沿补给站,是被卡伦王国视为“兽人妄图撕咬帝国版图的利齿”的存在。

    但是这些哨塔…现在是否存在呢?

    从之前斥候队伍遭遇兽人袭击的情况来看,罗迪可以判断这些家伙必然在附近有一处据点,但至于是否为印象中后世那个哨塔,还要进一步确认。

    他看了看自己装备栏上的武器——那柄攻击力1-2的短剑几乎可以忽视,这种破烂装备称不上有什么攻击力,原来副职业为狂战士的他用的都是重武器,此时完全看不上这种抡起来毫无力道的“玩具”。

    “裂土”中装备对于玩家很重要,但并非装备越强人就越强。一位跨越30级门槛的剑术高手,用攻击1-2的短剑生生削死没有跨越这个等阶的玩家并不是梦话而是事实,等级越高,属性越高是事实,但更重要的是技能加成和本身对职业的悟性。

    罗迪上一世作为游侠跨越了30级并无限逼近60级,这已经能看出他的天资卓绝并非虚谈。

    此刻,手中角弓7-12的伤害已经堪称1级远程装备中的翘楚,配合附加伤害+1的箭矢,一旦射中脑袋之类的要害,罗迪可以肯定其暴击值甚至可以造成超过100的巨额伤害——“裂土”中的伤害浮动极大,绝不是砍一刀就按面板数值扣血的普通网游,一箭射穿脑袋伤害往往按十倍往上浮动,而一剑被板甲滑开,甚至有时候连血都不会扣。

    所以从某种角度而言,单纯的绝对力量属性并不代表一个人的实力强弱,更主要的是本身的技艺。

    想到那些做好标记的箭矢,曾经的59级拥有“阴影猎手”称号的罗迪安了安心,心下仔细琢磨着什么时候再弄点趁手的装备。

    “伙计们,准备出发。”

    卡特队长适时结束了休息,斥候们将武器装备好后翻身上马,一行七人继续向着西侧的兽人王国边境进发…此刻他们面色渐渐凝重起来,因为再向前方便是兽人王国与卡伦王国的边境“中央缓冲区域”——在这里,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牵扯到王国曾经签署的协议。

    在这里,他们失去了最后的心里依仗,也必须摒弃最幼稚的幻想,因为一旦遭遇兽人,双方必然没有任何犹豫的兵戎相见,生死由天,由不得多想。

    罗迪握着手中的缰绳,目光出神的望着远处的矮坡。前方带队的卡特队长回过头,想从这个实力突然间强到让他无法揣测的家伙身上看出点什么,却无法从罗迪的表情中捕捉到任何信息。然而随着他们等上这片草原上的矮坡,最前方斥候的惊呼声便让他神情一凛!

    远处草原应该空旷异常的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处营地!

    大概十多个兽皮帐篷围成了一圈,简陋的帐篷外挂着许些风干腊肉。在它们的中央,还有一座歪歪斜斜的木质塔楼…三三两两的身影在其中行走着,膀大腰圆的身形特征立即让这些斥候目光一怔。

    一切情景,都说明眼下这个营地正是兽人所搭建的前哨站——罗迪望着眼前的情景,记忆中那个占地十多亩、有着高高哨塔的前哨站渐渐的与眼前这个简陋不堪的营地相重合…

    就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