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章皮毛
    鲁格的表情错愕了一瞬,随即便看到四周的其他斥候和村民逐渐围过来,原本想要出手硬抢的动作只能作罢,想起罗迪让他有些下不来台,他有些恼怒的大声道:“就凭你这个小崽子?拿着你的弓来靶场,一打箭定胜负,看谁有资格用它。事先说好,如果你输了,跪下给老子舔鞋!”

    罗迪没有说话,只是用眼帘微微抬起,完全没有理会对方的意思,弯腰抱起了箭矢,走向了远处。

    村子人不多,但是听闻有热闹立刻都赶了过来,斥候队伍的侦查任务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开始,屁大点个村子有点动静不用十分钟就会传遍每一寸角落。当罗迪抱着肩膀,站在小广场美其名曰的“靶场”上时,鲁格叼着根草杆,握着角弓一脸戏谑的继续挑衅道:“等着舔我的鞋吧,小崽子。”

    他倒是有资格说这种话,就算是以往,整个诺兰村也没有谁箭术能比鲁格好的,这种比试在他看来不过是罗迪硬撑着拖延时间的手段罢了。

    他“呸”的把草杆吐了出去,摸样就像是冲着罗迪吐了口唾沫似的,鄙夷的目光扫过,随即抬起了手中的角弓。

    诺兰村的斥候部队偶尔也会有射箭的比赛,规矩简单——二十五码射稻草垛上一块人头面积大小的亚麻布,每人十支箭,按散布面积论输赢。

    虽然鲁格嘴上总是骂骂咧咧让人反感异常,可作为斥候队长,他手下的工夫却绝对不含糊。动作标准,呼吸稳定,鲁格抬手便连续三箭射出,尽数射中了亚麻布的中心处!

    这精准的剑术带起周围农夫们的惊叹。不过角弓的力度毕竟太大,从第四支开始,箭矢的散布面积逐渐扩大,而到了第七只箭时,可以看到鲁格每次拉弓时,手臂都在微微颤抖,甚至动作也开始有了变形。。

    十二支箭射完,鲁格有两支射在了亚麻布边缘外。

    这也是因为角弓磅数过高的缘故,强弓硬弩难操控,即便是鲁格这样的家伙也无法一直维持高精度,但眼下这成绩已经足够士兵们自愧弗如,那根根箭矢几乎没羽而入,密密麻麻钉在亚麻布上的场景着实唬人。

    四周围观的村民士兵加起来三四十人,皆是一片哗然,其中不少见此情景都直言罗迪倒了大霉,恐怕接下来真的难以下台。毕竟在他们眼中,鲁格是“无法战胜”的一方,而想到罗迪以往在村子里的表现,谁都不认为他能在箭术上战胜鲁格。

    舆论倒向了鲁格,让他不由挺直了腰杆,斜眼看着罗迪又啐了一口,很是不屑的把角弓扔了过去。

    “小崽子,学着点。”

    只是他绝对想不到,罗迪在接过角弓后说出的话却差点把鲁格的肺气炸——

    “呵…你以为,这就是好箭术?”

    “…你这点东西,只是皮毛罢了。”

    不理会鲁格的反应,罗迪把手指用薄牛皮缠好,瞄了眼25码外的靶子,调整呼吸,随即缓缓抬起了手中的角弓。

    下一刻,在场所有的斥候都皱起了眉头,甚至连一旁凑热闹的农夫们都窃窃私语起来…

    弓拉半月,却不拉满,罗迪动作看上去极其随意的举弓便射,这副姿态放在斥候眼中完全就是匪夷所思——难道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赢,所以连瞄准都懒得瞄了?

    说起来,射箭最讲求的便是“一致性”,每一次拉弓、撒放,所有的动作都要做到高度“一致”才能保证准度不变,右手扣弦停放的位置、推弓手的推弓点哪怕偏斜半分,射出去的箭都会有偏差,所以射箭时“动作固定”是最基础的常识。

    可罗迪呢?弓拉半月,手臂几乎没有靠位便撒放而出,那悬在半空的手臂如何确认每一次拉弓的力度都相同?如何确认瞄准的角度一致?

    农夫们不懂这意味着什么,而所有斥候却都觉得他简直是在胡闹。

    只是下一刻,连续响起的“咄——咄——”声却引得众人把目光朝靶子看去,起初人们只是发出了“咦”的疑惑声,待罗迪前五箭射完时,疑惑声却已经变成了抑制不住的惊叹!

    “这…”

    “怎么可能?!”

    “天——”

    汗珠刷的从鲁格额头出现,他甚至感觉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即便之前心里假设了无数可能,他也没有想到眼前会出现如此情景——从来都是一脸狂傲的他,此时张大嘴巴,望向了不远处的稻草垛…

    25码外,亚麻布的正中央只有一枚箭矢存在…而罗迪每一次抬手撒放,下一支箭矢便直直射中前一支箭的箭尾,生生将其钉入草靶之中!

    前一支箭被击碎了箭尾,劈开落在了地上。

    这种现象俗称“追箭”,鲁格自己经常会遇到,练习射箭时密集度一旦过高,这种情况便会经常发生,某种程度而言,这也是射艺精准的一大佐证——但此刻所有人都眼睁睁看到了一个惊人事实…罗迪除第一支箭射中正中外,所有箭都是追箭!

    “咄——”

    “咄——”

    “咄——”

    …

    连续的追箭出现时,让观众们的神经有些麻木了,他们已经不再考虑是否能射中亚麻布的问题,而是在内心隐隐想到:难道十一支箭都能追上?!

    “咄——”

    最后一支箭射出之时,罗迪依旧是一脸平静的摸样,比之鲁格刚刚射完一组箭胳膊颤抖的姿态高下立判。

    至此,靶心之中的箭矢因为连续追箭,已经在接连劈开,剩下满地碎屑。

    十二支箭,尽数射在了同一个点上!

    人群在压抑的沉默过后爆发出了爆炸式的惊叹声,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射箭竟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这简直就是吟游诗人口中那些精灵神射手才能做到的事情!

    嘈杂的环境中,或许只有卡特和昨天参与战斗两位斥候没有过多吃惊,他们望着罗迪的目光复杂异常,甚至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搭话——

    而此刻,鲁格却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他浑身颤抖着,不单单是因为打赌打输了。他射箭技艺不差,所以更能体会到刚刚罗迪这一手意味着什么…

    角弓磅数极高,罗迪却根本不去拉满便拥有如此准度,这说明从始至终罗迪根本没有把这场比试当回事——他轻描淡写的做出了这场比试,真的只是为了那柄弓?

    此时此刻再去回想刚刚自己说了什么,鲁格突然间明白了罗迪刚刚望着自己的那种眼神意味着什么…

    那是看死人时才会有的淡漠眼神。

    “我——我…”

    他想说什么,却看到罗迪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抬起了三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你刚刚戳了我三下。”

    他的嘴角虽然微微翘起,看上去是在笑,可那股子冷意却让鲁格顷刻间不寒而栗——看着迎面踢来的皮靴,他立即意识到了这个家伙想要做什么,心下吃惊时却并没有太多紧张。

    就算是徒手肉搏,鲁格又怕过谁了?

    可格挡的动作刚刚做出,他便发现罗迪这一脚诡异的变了攻击方向,狠狠踹在了他的小腹上!

    “呯!”

    自认战斗技巧不错的鲁格倒飞而出,滞空半秒后轰然坠地。四周的村民们的谈论声戛然而止,可这仅仅是开始,罗迪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了鲁格身前,硬生生将他从地面拽了起来,随即一拳头擂在了对方的肚子上!

    抬腿膝撞,刚刚嚣张骂人的鲁格连废话都没有便再次直接后仰飞出,在地上滚了两圈后陷入休克。

    做完这一切的罗迪拎起角弓,转身便走。

    不远处,手中三枚铜币捏出汗来的迪克使劲咽了口唾沫,看着鲁格被斥候拖走救治后,他赶紧小跑着过去,结结巴巴的问道:“罗迪,你…你还要什么?我尽量都…都能给你弄来…”

    罗迪目光望向前方,前一刻还带着刚才揍人时的狠戾,下一刻却情绪尽敛,摆出了一副笑眯眯的温柔表情道:“啊…如果可以的话,我还需要一柄小锉刀,有的话最好。”

    迪克满头冷汗的应下,离开的时候感觉自己腿软的厉害。

    在诺兰村这种地方,实力最强的人便属鲁格这种老兵痞。不提什么骑士团或霍利尔城的那些卫队长,对于朴实的村民和在这里混饭吃的兵剌子来说,能把鲁格三下撂倒还不犹豫的,绝对是惹不起的家伙。

    军队制裁?司法庭审?谁他妈管得着边境斥候这种加起来没几十人的队伍,难道还要去霍利尔城告状?那些老爷们吃多了才会理会这种鸡毛蒜皮的屁事。

    打了就是打了,就如同之前鲁格欺侮洛迪一样,在这种地方,拳头大就是硬道理。罗迪正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才悍然出手——其中固然有鲁格嘲讽过分的缘故,但更多的缘由,却在于罗迪内心里那些逐渐成形的计划。

    村民渐渐散去,罗迪拔出了那些已经被射废的箭矢,心下倒也有些心疼——自己现在基本上身无分文,根据这个叫“洛迪”的家伙的记忆,他还有些钱存在了不远处一个村庄的破房内,不过加上自己手里剩下的,一共三十来枚铜币罢了。

    这些钱,若不是自己在斥候队伍里还有饭吃,恐怕也就够自己在城镇生活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