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章挑衅
    说到底,穿越前的罗迪本就不是好好先生,他曾经做过的事情中,不乏许多让人心底发冷的——只身成功刺杀敌阵营公会会长、潜入敌后疯狂屠戮兽人一大批中层军官,又或者把一个因为言语不和而试图追杀他的公会彻底搞散架…这类事情他能做得出来,也能做得彻底。

    不过到了现在,蹲在诺兰村口的罗迪也是终于在内心做出了不少打算。不得不说人类的适应能力的确强大,在搞清楚状况后,他反而很快适应了如今的角色,并为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一切做好了计划。

    当然,所谓的计划,大概可以在他心底归结为如下四句话——

    1。找到那个原本死在莫格拉村庄的那个小巫师,然后…再也不让她离开。

    2。让那群狗娘养的兽人去死。

    3。让那群狗娘养的亡灵滚蛋。

    4。让那群狗娘养的叛国领主都他妈去吃屎。

    不过罗迪想了想,觉得在干这些之前,还是先吃饱饭比较好。

    斥候队伍的待遇比那些苦哈哈的农夫好一些,在大多数人基本不吃早餐的诺兰村,斥候们是少数在早上有食物供应的人之一,虽然只是些糙粮,但也聊胜于无。平时吃惯家门口盒饭或快餐的罗迪忍受着硬又黑的面包和寡淡无味的麦酒,心底正琢磨着自己“复仇大业”该从何做起,还没吃完,便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洛…罗迪,卡特队长刚刚分配了新任务,队伍两小时后出发,这一次巡查的范围加大,刚才队长让我来通知你。”

    “知道了,那些兽人在发现尸体没有头颅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今天也许会遭遇他们,你们做好准备吧。”罗迪本来只想点点头就算,但一想现在可不是游戏,顿时叮嘱这些一会同样要上战场的家伙们要小心——他明白自己现在是【军团士兵】,那么想要升级,就只能在这个编制中继续按照斥候的路线走下去。私自叛逃?一旦领主取消他的身份认证,恐怕他连基础职业这个属性都得消失,那时候可就不好玩了。

    简单的早餐过后,斥候队伍因为昨日数名成员的阵亡而需要重新整编为两队,也就是说原本隶属于一队的三名斥候会临时拼凑到罗迪所在的二队,并跟随执行任务。卡特副队长对罗迪的态度已经有了180度大转弯,言语间照顾之意并不遮掩,看到他胸口的副队长徽记变成了正职队长,罗迪倒是并没有后悔昨天的决定,整队完毕后,他单独凑了上去,客气道:“队长大人,我能看看那柄角弓么?您知道,如果再次遇到兽人,那把弓…可能更好用一些。”

    属于“洛迪”的记忆中,卡特完全是这个时代“士兵”的典型写照——闲暇时讨论村妇的八卦,感叹几句田地的收成,调戏裁缝家的女儿,和别人扯些荤段子。能力平庸,胸无大志,心性也算纯良,日子得过且过。

    所以等“队长”这个职位突然落在他脑袋上时,卡特自己其实是忐忑而没多少主见的。听到罗迪的要求,又回想起昨天兽人脑袋上的窟窿眼,他原本就没多少的“官威”立刻烟消云散,立刻回答:“拿去用,需要多少箭只管去迪克那里要,就说是我批准的。”

    说完他还犹豫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拿出几枚铜币,看看四周,低声道:“这是我的一点报答,要不是你,我也看不到今天的太阳。”

    这就是他生性纯良的一面了,村民出身的卡特能拿出来的只有这些铜币。此时见罗迪犹豫,他干脆把铜币塞进了他手里,眉宇间只有感激和诚恳。

    罗迪最终没有推脱,“洛迪”的记忆中,总是夸夸其谈的卡特从来没有展现过如此一面,手中的铜币不多,但对于斥候的薪水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字——或许是这场战斗真的让他发生许些改变吧。

    都是淳朴的人啊…罗迪不禁感叹。

    行礼离开,他倒也没有再去琢磨这些人际关系,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拥有足够的武力去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

    看着兽人水准粗糙的角弓,罗迪暗自感叹这群绿皮蛮子实在是暴殄天物,挺好的材料,被糟蹋成了这般摸样——抬头望了望,他眯起眼睛回忆着曾经在这里的练级经历,思索片刻后走向了村子东边的铁匠铺。

    在游戏中,罗迪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靠生活副职养活自己,“弓匠”和“制皮”更是“大宗师”的顶阶程度,所以此刻他对手中的兽人角弓看两眼便知道如何去尽最大程度强化其精度——如果需要,罗迪发现自己可以熟练地去制皮和制弓…而且,这么做出来的东西,品质和质量定然是超前的。

    这或许是他重生以来为数不多的好消息。

    脑袋里正在努力适应着这个无比真实的世界,脚步不停的来到了叮叮当当的铁匠铺前面,诺兰村的铁匠斯坦认识罗迪,听闻他要借工具倒也表现的很是爽快。没多久,罗迪便卸了弓弦,开始修整弓形、调整弓弦上的箭巢,又锉出了一个较小的弓窗,一个来小时后完成这一切后,他便提着这体积不小的角弓便去了军需处的迪克那里要箭。

    诺兰村很小,领主一年在这里呆不了三天,但作为国境最边缘的村落之一,这里再平静终究是会面对兽人威胁的。罗迪目光扫过视野尽头——一望无际的草原的另一头,便是兽人的国度了,印象中这些家伙自开服后便始终对卡伦王国的边境实施着各类骚扰,按照时间往前推,罗迪相信此刻那些兽人一样不会老实到什么地方去,估计劫掠之类的事情,在年份不好的日子里是总会发生的。

    自己一个1级的角色,怎么去阻止兽人的脚步呢?

    目标太大,但对罗迪而言并非是什么无法完成的任务,他思索着,来到了村子侧面一栋略显破旧的仓库前,停下了脚步。

    “五十支箭,卡特队长那里打过招呼了。”罗迪一副谦卑的摸样,和军需官打好关系是必然的,他虽然扯了卡特的虎皮,但根据“洛迪”的记忆推断,卡特其实和这位军需官并不是很对眼,所以一并伸出去的手上还拈着三枚铜币。

    军需官迪克是诺兰村为数不多的胖子,一脸横肉的他一看到那几枚铜币,原本微皱的眉头立刻扬起,笑道:“卡特队长?今天的任务看起来不简单呢,听说他昨天干掉了六个兽人…啧啧啧,还真是看不出来他是真人不露相呢。”

    真他妈虚伪啊。罗迪满脸堆笑,内心感叹着。

    “卡特队长的剑术很厉害,那些兽人根本没有一合之敌,都是些废物罢了…”罗迪说完觉得自己似乎更虚伪,不过这种事情以前没少干,他倒是没什么不适。

    迪克转身忙活一阵,从泛着陈旧气息的仓库中抱来两捆箭,罗迪赶忙满脸热情的上去帮忙,低声问道:“我还有个事情…旧皮甲的碎皮片能不能帮我裁一块?”

    “碎皮片?应该——没有了”迪克眼皮抬了抬,动作一滞,挺起腰杆来斜看着他,罗迪一边在心中暗骂一边笑呵呵的又掏出两枚铜币,也没说话,塞进了对方手里。

    “咳,或许有剩下的也说不定,我去帮你找找。”

    迪克架子摆的十足,罗迪真想不通如此小村子怎么都能碰上这么牛逼哄哄的军需官,那霍利尔城骑士团的军需官是不是把自己当领主看了?

    话是这么说,但架不住自己目前只是个斥候队员的事实,罗迪也只能暗自认了。

    迪克没多久便拿着一块巴掌大的牛皮回来,问道:“这个行么?”

    罗迪连忙谢过,拿着便准备去自己裁剪一下。

    要牛皮,是因为他拉动角弓需要一个足够结实的护指——这柄角弓的磅数比斥候制式短弓大不少,而给斥候配备的护指都是简简单单的薄牛皮,那种货色根本无法承受角弓的力量,作战时若是护指不够结实,估计不出五支箭,手指的麻痹和疼痛便会极大的影响精度。

    终于找到想要的东西,可刚转过头,罗迪却差点迎面撞上一个家伙的胸膛。

    “小崽子来这里干什么?军需处什么时候轮到你来领东西了?”

    这一通骂让罗迪扬起了眉毛,他看了眼身前的家伙,随即想起这是昨天晚上就冲自己骂骂咧咧的那个中年壮汉鲁格。对方膀大腰圆,气势沉稳,一双三角眼看人的时候总带着一股子不屑,或许是在村子里的斥候队横惯了,他从来没把罗迪这样的年轻人放在眼里,此时连目光都懒得和罗迪对视。

    在属于“洛迪”的记忆中,鲁格是斥候一队的队长,也是整个诺兰村里最难惹的老兵痞。他箭术与剑术都不错,因为经历过和兽人的战争,所以在一群小辈面前显得性格狂傲,招摇乖戾。人品糟糕虽不至于,却着实讨人嫌。

    军需官迪克同样不喜鲁格,但他也知道这家伙不好惹,有些尴尬的寒暄几句,试图把话题引开。

    可鲁格却大手一挥;“别他妈跟我来这套。”

    不去理会迪克难堪的表情,他目光移到了罗迪手里的角弓上,眼睛顿时一亮,伸手就要去拿,却不料罗迪手一抬,让他抓了个空。

    对于从来没有谁干招惹的鲁格而言,这个动作就像是导火线,顷刻间点燃了他那炮仗一般的臭脾气——

    “婊子养的杂种,反了你了?你还能用的了角弓?”

    老兵痞鲁格对地位比他低、资历比他浅的人总是习惯性恶语相向,手指一下一下戳在罗迪胸膛上,“告诉你,你这种崽子只适合去打打兔子。这种东西,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给我。”

    手指戳在胸口上有些疼,可罗迪却站在那里动也没动,只是眼睛微眯了起来。

    罗迪的目光在鲁格那队长徽记上停留了片刻,心底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即突然抬起了头——这一刻,眦睚必报的游侠罗迪似乎从遥远的时空中重新出现,虽没有了以往的身体和面容,可那股阴冷的气势,却是连身旁的军需官迪克都清晰感觉得到的。

    罗迪看着鲁格的眼睛,那种直视就像是在盯着一个靶子:“如果你能用它射的比我准,那我承认你这句话。”

    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顿时冰冷起来。

    还想扮演老好人的迪克立刻摇摇头识趣的退开。他明白眼下这件事…恐怕没法善了了。

    虽然只是在游戏中杀了数千敌人,但长久以来的坚持和孤独作战,让罗迪自有一股冰冷慑人的气势——重生前的他并非什么数千公会会长那般的上位者,所谓“威严”大抵称不上有多少,但身体不经意间所摆出来的姿态,却不可避免的透露出许些让人觉得危险的信号。

    对于人类这个社会性群体而言,“独行”总是要付出更多代价的。而罗迪能独自在险恶的“裂土”大陆之上生存,并一路进入玩家第一梯队,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东西…

    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所经历过的血腥战斗,远比那些咋咋呼呼数十上百人的团战要来的更加残酷。

    鲁格抬手就想夺走角弓了事,却在这一瞬间突然被罗迪的目光盯得汗毛竖起——他不是新兵,也上过战场杀过兽人,所以对这种气息敏感的很。而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脚步甚至想朝后退去。

    不过很快,他在内心暗骂一句,不信邪似的挺了挺胸膛。

    作为斥候队长,鲁格曾经在霍利尔城远远的见过那位老公爵的守护骑士,对方举手投足间气势凛然,当真有一股子山岳般的威严,但眼前的罗迪,似乎只是空有一股子“狠劲”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