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章哪一年?
    随着卡特副队长带领着队伍返回茫茫耐希米亚平原上的村落,一行人终于算是抵达了落脚之处。

    而入目的景色,也让脑袋因为酒意而晕乎乎的罗迪瞬间打了个冷战。

    “诺兰村”。

    罗迪望着那村口的木牌子,怔怔的坐在马背上,一时间竟然忘了下马。

    “洛迪?”

    副队长卡特牵着马走向马厩处,回头问了一句,后者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动作有些僵硬的翻身下马,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

    和所有卡伦王国边境的村落一样,“诺兰村”规模不大,横竖加起来不过三四条肮脏的街道,作为典型封建制王朝的领地,诺兰村拥有一座庄园,这是属于柯克领主的产业——围绕着庄园,四周是扩散开来的农舍和田地,人口不过二百,有一座铁匠铺,一个简陋的小广场。最大的建筑应当算是小河旁的风车磨坊,此时农夫已经返回村子,夕阳下那巨大的扇叶已经不再旋转。这里的气氛安宁平静,偶尔能听到村子里的狗吠鸡鸣,干完农活农民们在谈论着各种话题,一切看起来,都是一个正常村落应有的摸样。

    诺兰村的四周没有围墙或任何保护设施,更没有常驻兵力,但因为处于边境这个特殊位置,最高领主鲁西弗隆公爵才破例在这里设立了两个常驻的侦查小队。而这里庄园原本的领主柯克,则基本上一年才来这里一次,所以这个村子最大的领导者便是那位领主派来看守庄园的管家——只是因为斥候小队属于公爵直属军队,那位管家也基本管不到罗迪此时所在的队伍。

    天色已晚,斥候副队长卡特解散了队伍,自己拎着一麻袋兽人脑袋走向两支队伍的指挥官——索丁少尉的房间。而罗迪却因为那股子酒劲,晕乎乎的跟着几名“战友”走向了村口士兵集体吃饭的棚子。

    他步子有些飘,说不清是因为伤口还是因为那一口烈酒。罗迪好几次揉着自己的眼睛,却仍旧有种身处梦境的感觉——因为他逐渐意识到了一个之前被忽略的重要问题…

    自己身体所感受到的一切,似乎有些过于真实了。

    视野中的村民们衣着简朴,横贯村子的土路上偶尔有驱赶着羊群经过的牧民,在地上玩儿泥巴的孩童嬉闹着跑过,铁匠铺叮叮当当,夕阳中,农舍的烟囱升起袅袅炊烟…一切的一切,让他觉得游戏中好像并没有这么多逼真的细节。

    一路走入简陋的“食堂”,罗迪坐在木质板凳上,听着身旁那些本该是npc的“战友”们谈论着今天发生的战斗,他目光复杂的望着面前的一切,心中泛起无法抑制的慌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内心有许多疑问——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自己为什么像是进入了一个好似现实存在的地方?

    游戏服务器呢?菜单呢?退出游戏选项呢?

    对于一位之前脑子里还想着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去吃麦当劳的现代人而言,突然来到这样一个世界之中,脑子里不乱是不现实的。

    “退出游戏…”

    他小声开始尝试《裂土》的语音指令,作为全息拟真网游,罗迪此时宁愿相信这是游戏一次bug性回档,可随着退出游戏的指令失败,他心情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这个不行。”

    “强制下线也不行…?”

    “有没有搞错…”

    旁边吃饭的斥候们看着罗迪嘀嘀咕咕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语,目光显得有些奇怪,但罗迪显然没空搭理他们,依旧在那里低着头好似法师念咒语一样说着什么…

    所有指令都无法生效,罗迪紧抿着嘴唇,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做出最后一次尝试——他不再使用汉语,而是使用布林加语出声道:

    “人物属性面板。”

    “卧槽!”

    一旁正在端着碗喝汤的斥候因为他的惊呼而“噗”的喷了一桌子——罗迪手忙脚乱的和对方道歉,随即坐回原地,目光兴奋而惊异的望向了前方。

    他看着那清清楚楚的属性列表,内心顿时认定这是《裂土》发生了回档bug,他满心欢喜的准备唤出“退出游戏”选项,可满脸的期待却在下一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还是没有?!

    心底的凉意逐渐弥漫开来,罗迪立刻开始了各种尝试,几乎把所有能唤出的菜单都列出了一遍,包括任务栏、装备栏、人物属性栏等等,可却根本无法找到退出游戏的“主菜单”!

    内心那个始终不敢确定的想法再一次浮出水面——难道…自己并没有在游戏世界,而是真正的处于现实世界?

    大口深呼吸了几次,罗迪突然想起了一个确认自己是不是在游戏中的方法——《裂土》中所有的食物虽然可以吃,但却从来不会带来味觉上的刺激。就像是喝酒不会导致醉一样,食物永远是没有味道的,因为全息模拟的技术根本达不到这一要求,而游戏公司也从没有在这方面做过多余的研究…

    他低下头,望着自己面前那块黑乎乎的未发酵面包,咽了口唾沫,略显郑重的掰了一块。

    看着掉落在桌面的面包渣,罗迪的心其实已经沉到了谷底,因为游戏中可没这么拟真的物理效果——但他还是忐忑的将那块面包塞进了嘴里,缓缓地咀嚼着。

    酸、苦,干涩。黑面包的味道比起罗迪在超市买的那些吐司味道差了一万倍,但面包糟糕的味道,比起它所证明的事实,却显有些微不足道了…

    到得此时,他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或许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生活中去了。

    这是现实世界,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和《裂土》一样的现实世界?!

    神经质一样强迫自己咀嚼着面包,罗迪愣怔几分钟,随即开始努力适应着眼下的事实。

    技术宅很少有感性的时候,罗迪可不会像女人那样茫然无措好几天才能缓过神,他想了想,他决定重新看一遍自己的属性。

    然后…他重重叹了口气。

    堆满了称号和各项数值的面板此刻空的像是扫过的大街,孤零零的挂着一个【军团士兵】的基础职业名称,后面那个“1级”看上去就像命运女神对自己竖起的中指,让他的嘴唇无端颤抖两下。

    往下是一排属性:

    力量:13(+3)

    敏捷:8(+1)

    精神:6(+1)

    体质:9(+3)

    智力:5(+1)

    括号里的属性是【军团士兵】这个基础职业带来的成长值,号称人类物理系职业首选的【军团士兵】同样是罗迪当初的选择,因此他对这个职业丝毫不陌生,游戏中属性是无法自己分配的,每次升级都是自动根据职业特性增减,所以这些他并不在乎,只要等级提上去,一切都好说。

    脑袋里刚有这些想法,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身处现实世界,竟然还能升级么?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的望了望经验栏——顿时表情变得很精彩。干掉兽人得到的159经验清楚的显示在那里。

    无奈笑了两声,罗迪暂时接受了这荒谬的世界。随即开始思索自己今天那场战斗——想了想,自己拿的经验其实并不少。毕竟此时的诺兰村,大概和后世“新手村”时期的诺兰村无异,那时玩家谁1级时敢去找兽人麻烦?撑死在野外杀杀狼、村子间跑腿送个信、逮几个兔子罢了。而昨日遭遇的是兽人侦察部队却都是等级2-4级的家伙,对于初级玩家来说这样的敌人很是头疼,因为他们成群结队,又偶尔会有座狼相助,遇上他们通常是凶多吉少的。

    罗迪看了看,升到第二级需要300经验,此时还差141,说起来已经过半。他又呼出了人物装备栏——头、颈、肩、胸、手臂、护腕、腰带、腿、脚、特殊饰物、戒指、左右手武器一共十四个装备栏一目了然的出现在眼前。

    当然,基本上都是空空荡荡的。

    算上两个戒指栏,一共14个位置便足以看出“装备”对于游戏玩家的重要性,到了游戏后期,经常出现一身装备所附加的属性是人物本身属性十几倍的情况,而游戏中的“高玩”,无一不是拥有一身极品装备的强力玩家。

    罗迪自认本领不差任何人,若不是当初转行pvp比别人晚,恐怕早已跻身第一梯队前列,不过此刻看着装备栏,他还是惆怅的叹了口气——一身没什么属性可言的破烂白字装备,一柄攻击力不能再低的短剑让他和npc路人无异。唯独颈部有一个饰物表示“已装备”。

    罗迪没仔细去看,只当这是个什么普普通通的链子,因为属性栏里没有任何装备附加的属性。

    想起昨天收缴的兽人牛角弓,罗迪这才心情好点,呼出了属性栏看了眼自己的血量——72\/90,心中其实感觉诡异的紧,却又摇摇头,他也知道这种地方根本没有什么“血瓶”或草药来加速回血的。

    关闭这些选项,罗迪的目光转回眼前,不禁开始思考自己目前的处境。

    这里是诺兰村…诺兰村…

    他眉头越皱越紧,心下纠结的回忆着自己印象中在游戏中的经历——诺兰村不是早就被兽人彻底摧毁了么?在罗迪穿越到这里之前,那里早就成了兽人敌占区的一个补给站,怎么会有人类存在?!

    不单单是诺兰村,在罗迪所经历的《裂土》游戏生涯里,从西北方渗透突袭的兽人几乎侵吞了卡伦王国整个西部领土…这与鲁西弗隆家族的无能和没有骨气的王室有着必然联系,而作为鲁西弗隆家族大本营的霍利尔城,也早就成为了兽人侵占卡伦王国的桥头堡…

    未知的环境让罗迪愈发烦躁,他努力平复自己急促的呼吸,起身走到棚子旁的水池前想要洗把脸,却在伸手触碰水面时彻底愣住。

    清水的倒影中映出了一张陌生的脸庞,罗迪发誓他肯定不会忘记自己长什么样子,但此刻…他的的确确明白事情的不对劲之处在什么地方了。

    自己似乎成了另外一个人,来到了这个诡异的游戏世界,又好死不死位于一个诡异的时间点上!

    不远处,几名以前对罗迪不屑一顾的斥候,在经历今天的事情后显然对他敬畏有加,看他望着水盆发呆,原本嘲笑的话语都不敢说出口,可是随后这些斥候却逐渐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

    因为罗迪竟然瞪着水池看了五分钟。

    “洛…洛迪?”

    “恩?”

    被惊醒般的罗迪猛然抬起头,迷茫的目光逐渐重新找到焦点,他望着出声询问的那名斥候,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今天是什么日子?”

    这个句式很怪异,让准备回答问题的斥候愣了一下,本来想说对方是不是傻了,但想到今天罗迪的表现,他还是谨慎的回答道:“四月十日。”

    “哪一年?”

    这个问题让这个简陋棚子内的其他士兵们都回过头来,本来今天死了好几名斥候的事让这里气氛很是沉闷,但罗迪的问题显然让有些人觉得好笑,一队斥候队长鲁格骂骂咧咧的回道:“你个小崽子今天是不是坠马摔傻了?哪一年都不知道?”

    鄙夷的语气证明他根本没把罗迪放在眼里,二队幸存的几个斥候却态度好得多,咽了口唾沫后老老实实回答:“今年是埃隆历588年。”

    这句话说完,所有人都看到罗迪的身体猛然颤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