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第26章 Chapter 28
    123  Chapter 28

    这句话成功把朵棉撩得面红耳赤。

    他整个人的气质本就慵懒, 这么拖长了语调一挑眉, 痞气冲天。朵棉发现他那张脸,冷的时候冰冻三尺, 但寒冰融化时,其实很适合做这种不太正经的表情。

    而且能把这些表情做得毫不轻浮不招人反感的,他是她见过的唯一一个。

    朵棉脸涨得通红,支吾着,好半天才小声嗫嚅出几个字:“……干嘛拿我开玩笑。”

    靳川盯着她, 淡淡地问:“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对呀。”不然呢,难道还是认真的么。

    不乐意跟她分开, 还就想挨着她,这些话真容易让人误会。

    就在这时, 一个声音从教室外的走廊上传来,喊道:“朵棉,胖丁叫你马上去办公室,把大家的文言文练习册抱过来发了。”

    不知为什么,听了这话, 朵棉竟有种终于能逃脱的感觉。

    “好的!”她应了一声,几乎是顿都没顿一下地站起身, 离开了座位。连再回头看靳川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走廊上人不少。

    趴在栏杆上听歌的,坐在桌子上玩儿手机的。半期考结束, 沉寂了两天的高三教学楼恢复活力, 少年少女们追逐打闹, 光把每个青春的影子拉得很长。

    朵棉从语文办公室里抱出了厚厚一摞练习册, 走在走廊上,若有所思。

    虽然靳川的语气不正经,浑然一副吊儿郎当开玩笑的姿态,但有一点,她必须承认。当他说出那番话的刹那,她内心深处的情绪,喜悦远大于质疑。

    一直以来,她都对靳川充满好奇。

    在她心中,他就像一个永远逆流行舟的强勇者,姿态懒散,气焰嚣张,谈笑间就做完一切她无数次幻想,但从没有勇气实施的事。这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是残缺对圆满的向往。

    她想要了解那个未知的世界。

    因此,为表诚意,和他定下天梯排名前300之约。

    但冷静地想一想,自己刚才那种油然而生的欢喜和愉悦,又好像没办法用单纯的“好奇”和“向往”来解释。

    朵棉皱皱眉,咬着唇瓣思索着。

    刚好经过9班教室。一个女生靠在栏杆上放音乐,闭着眼,脑袋一晃一晃,听得入神。手机里女歌手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着少女独有的甜美和软糯。

    “如果有一天我要去流浪,

    不是因为我厌倦了家乡,

    不是难忍这里的冬天太长,

    而是我终于得知了你的方向。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感伤,

    不是因为我突然的成长,

    不是有天有人向我递一颗糖,

    而是我终于走到了你的身旁。”

    ……

    朵棉弯了弯唇,不知不觉跟着唱起来。她听过这首歌,张晓雯曾向她隆重推荐,依稀记得这首歌的歌名,叫《遥不可及的你》。

    周六早上,朵棉接到了一通电话。是补习班的班主任打来的。说给她们上课的老师家里有突发事件,课程临时取消。

    朵棉很淡定地“哦”了一声,很淡定地挂断电话。然后,高兴得差点儿跳桌子上。

    一通电话给陆易打过去。

    “Hey mate(嘿兄弟)?”

    “美你大爷。”听筒里,陆易的声音暴躁又无语,显然是刚被她从被窝里吵醒,“大周末的扰人清梦,你丫咋这么缺德啊。”

    “……对不起嘛。”不用补课,朵棉心情非常好,“下午要不要出来打游戏?”

    陆易嗤了声,“哟,您现在可是大神级人物,还看得上我们这种菜比。”

    “放心,”朵棉一副好说好说的语气,“苟大神,勿相忘。我不会嫌弃你这个糟糠之友的。”

    陆易被呛了下,“那哥们儿谢谢你啊。”

    “去哪里玩?”

    “您都是大神了,跟那些小网咖坐着多掉您身价。”陆易习惯性地损她两句,打了个哈欠,说:“知道白马道么?那儿有个‘SHEN’电竞馆,设备配置是全J市第一。大神您想去感受一下不?”

    全J市第一的设备配置?

    朵棉听完就心动了。她最近打PUBG冲排名都是在自己家的台式电脑上,鼠标,键盘,耳机,每一样都是几十块钱的居家配置,和电竞专业设备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可以是可以……”她眨眨眼,“不过,那么好的设备,是不是特别贵啊?”

    “最好的机区五十块一小时,最差的二十八。女生全机区半价。”

    “……”朵棉默默捂住自己滴血的小心脏,沉思。嗯,她这个月的零花钱还有一百八十块,半价的话,好像也勉强可以接受。

    “嗯。你把地址用微信发给我。”

    “几点?”

    “下午一点半吧。”

    “成。”

    电话挂断了。朵棉看了看今天的气温,打开衣柜随便找了身较为凉爽的衣物换上,看看时间,离下午一点半还有两三个钟头。她抿抿唇,趟回床上玩手机。

    打开微博,习惯性地点进MYS的官博主页。

    最新一条微博是前天晚上发的,内容如下:PUBG亚洲邀请赛将于12月底在韩国首尔开幕,恭喜MYS代表中国拿下全亚洲首张邀请函。

    评论4500,点赞20000 。

    还配了一张图片。

    画面里的背景是一个宽敞的冷白色调空间,应该是MYS的基地训练室。正中是四个年轻男人的背影,坐在电竞椅上,面前并排摆着四台宽屏电脑。

    朵棉盯着这张图片看了会儿,忽然皱眉,有点狐疑地滑动手机屏,把图片放大。

    右数第二个位置上的人,坐姿明显和其它队友不同。

    他的个子应该很高,整个人微斜着身靠在椅背上,姿态闲散,一只手臂随意地支出,搭在电竞椅的扶手上,修长结实,线条流畅,五根手指骨节分明。

    这只手……有点眼熟。

    朵棉眯了下眼睛,几秒后,把画面放到最大。果然,刚才她没有看错。这人的电脑旁边确实放了一样红色的圆圆的小玩意儿。

    画质已经很模糊了,看不清具体是什么。

    朵棉瘪瘪嘴,戳进评论区。

    网友1:恭喜!加油啊!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网友2:可以的。全亚洲首张邀请函实至名归。坐等人形挂杀爆首尔【耶】

    网友3:每次都是背面照,敢不敢发正面【微笑】【再见】

    网友4:知道为什么别家都是女粉扛起一片天,你家的粉丝就只有一群大老爷们儿么?答应我,等Broken毕业之后就把他的照片公布出来,作为一个看过乌克兰现场赛的女粉表示你们不拿他吸粉简直是浪费那张神颜【微笑】【doge】。

    这条评论底下几百条回复,全是“无图无真相”之类。

    “……”朵棉眸光闪动,戳进去,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敲字:求图【色】。

    刚回复完,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朵棉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慢慢收起。同时锁了手机屏放到一旁。

    朵母手里端着一碗切好的水果,放到她的书桌上,问:“下午去补习班的资料收拾好了么?”

    “嗯。”朵棉并不打算告诉妈妈补习班放假的事。

    朵母点头,又说:“我给你切了水果,多吃水果能补脑。记得吃。”

    “好的。”

    “对了……”朵母正要离开,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上次我跟你们班主任打电话的时候,听说你们要根据这次半期考的排名,自主选座位?”

    “嗯。”

    “那你视力不好,记得选前排的中间。”朵母叮嘱着,“另外,最好是挨着一个理综成绩比你好的同学坐,也好多帮助你。”

    “嗯。”朵棉的语气已经明显带着敷衍,随手拿开一本课外辅导书,展开。

    “我那次看你拿回来的班级成绩单,那个年级第一……叫什么来着?。”

    “……”朵棉翻书的动作骤然一顿:“靳川。”

    “他当你的同桌就不错。”朵母笑了下,“我看他理科成绩都很好,就是语文不怎么样,你们好学生之间,应该互相帮助。”

    朵棉闻言,默了。心说您这种只看成绩的习惯其实真该改改,靳川其人,和“好学生“三字,真真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午饭之后是个艳阳天。朵棉走出小区大门后打了个车,直奔白马道上的“SHEN”电竞馆。

    到地儿之后下车一看,陆易已经等在路边了。

    “说好的一点半,怎么迟到了十分钟。”陆易皱着眉数落。

    朵棉干笑着解释:“不好意思,我出了门想起自己没带身份证,又跑回去拿了。”

    “真服你。”陆易推着她大步往电竞馆大门儿走,“这家电竞馆是LOL前国服第一中单‘SHEN’开的,火得要死,加上今天好像还有内战要打,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座位。”

    “……前国服第一中单?”朵棉听完皱眉,隐约反应过来什么,“SHEN?沈宇楠?MYS电子竞技俱乐部的老板兼创始人?”

    陆易有些惊讶地看她一眼,“我都还没说呢,你怎么知道。”

    “……”等等。

    SHEN是MYS的老板……这家电竞馆又是SHEN开的……现在她又来这家电竞馆打游戏……感觉离PUBG神话级大神Broken近了那么一点点?

    朵棉迷迷糊糊地想着。

    趁她走神的功夫,陆易已经拽着她冲进了电竞馆大门。刚进去,两人就被里面的阵仗给镇住了——占地近千坪的三层建筑里,灯火通明,人山人海,嘈杂的喧闹声几乎掀翻房顶。

    “人是不是太多了……”陆易皱眉,转头问身边的路人甲,“今儿怎么了?”

    路人甲说:“今天这里要打PUBG的内战,所有会员都可以报名参加。”

    “我知道SHEN这里每个月都要打一次内战,但是以前没这么夸张啊。这么多人,就冲着那三千网费的奖品?”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路人甲说,“今天SOLO内战的Top 1,可以得到一次跟MYS战队原班人马组队玩三局游戏的机会,游戏过程会在微博上全程直播。这要是赢了,出不出名火不火都是其次,对大家来说,能跟Broken这种巨神组次队,吃鸡生涯死而无憾啊。”

    “……你是说,今天的第一名,可以跟Broken组队?”朵棉瞪大了眼睛,“所有人都可以报名么?”

    路人甲看她一眼,只以为这小姑娘是陪着男朋友来看热闹的,便点点头,“对啊。会员直接报,不是会员的话花五百冲个会员就OK。”

    朵棉摸着下巴认真思考。

    片刻,她正色对陆易说,“兄弟,能不能借我点钱。”

    陆易听完掏出钱包,有点狐疑,“干什么?”

    “我要报名。”

    电竞馆三楼的休息区平台。

    大山抱着杯可乐往楼下张望了眼,幽幽地说,“真服了SHEN,居然卖了我们来草热度,亏他想得出来。我们是拉客的工具吗?吗!”

    “这本来就是SHEN的电竞馆,给客人福利也正常。亚洲邀请赛也要开始了,还是需要一点营销手段。再说了,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遇上个好苗呢?”森森露出一个笑容,扭过头,看向安静站在背光暗处的高大男人。

    他整个人斜靠墙,手里把玩着一枚胸章样的小玩意儿,直勾勾盯着一楼大厅的某处,眼神不明。

    森森凑过去,也跟着张望。楼下乌压压一片全是人。他好奇:“老大,你看什么呢?有美女?”

    Broken没有答话。

    那抹小小的身影排在报名队伍的末尾处,踮起脚,好奇地东张西望。他目光往下。注意到她今天穿了一件浅粉色连帽长袖和浅色短裙。

    裙摆下的一双腿,白且直,大腿和小腿连接处,曲线自然下凹,形成一个娇弱可爱的小腿窝。

    “又是你。”

    他忽然语气淡淡地来了句。

    “啊?”森森抓了抓脑壳,没懂。

    Broken撩起眼皮瞧他,扯唇,似笑非笑地说:“我的小苹果找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