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第25章 Chapter 27
    123  Chapter 27

    朵棉屏息, 被他整个人压在电梯墙上, 背上掌心全是汗。没有说话。

    靳川就在咫尺,眸微垂, 死死盯着她。

    他有点不对劲。但导致这种不对劲的原因,朵棉不知道。她想,或许是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又或者是,那个突然出现在病房里的中年妇人。

    “怎么补偿?”靳川沉声又问了一次。

    这种光线和环境,使得他原本就较常人更深的眸色, 愈显得漆黑。

    “……”此情此景, 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对不起’是最没用的一句话。”靳川笼罩在白色光线下的脸, 冷漠而平静,“在这个世界上, 没有光靠道歉就能解决的事儿。”

    “……”朵棉眸光蓦的一跳。

    突然,

    “叮”一声, 一楼到了。

    外面站了几个等电梯的护士, 原还笑盈盈地聊着天,门开刹那,却都愣在原地。有些惊讶地看着电梯里正僵持在一种诡异姿势上的朵棉和靳川。

    短短零点几秒,朵棉咬了咬唇,绯红的脸更烫了。

    这造型,还真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靳川松开了手。

    几个护士这才回过神, 清清嗓子走进电梯, 一副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见的姿态。

    朵棉跟在靳川旁边走了出去。

    夜色深浓。

    两个人沿着马路前后走着, 始终没有人说话。

    市医院离朵棉家的小区,直线距离不足800米,过了路口,转个弯走几步就到。前面刚好是红灯。朵棉停在人行道上,风把她额角的碎发吹得乱糟糟一片。

    她抬手,胡乱地拨了拨。

    ……其实有点后悔,她之前就应该自己回家的。生病的是靳川的外婆,仔细一想,这个老人和她并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她出现在那里,又莫名其妙掺和进靳川的家务事,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所以有副热心肠有时真不是啥好事。

    朵棉懊恼地叹了口气,捏捏眉心,然后下意识地扭过头,看向身后。

    那位心情乌云密布的大爷,还隔着两步远,跟着她。她走他也走,她站定了等红灯,他也就站定了抽烟,夜色下,烟雾升腾,背后的眉眼深邃冷峻。

    坦白说,朵棉实在不知道靳川年纪轻轻,那么大的烟瘾是从何而来。

    干脆好心劝劝?

    算了吧,你是他的谁。

    “我还有几分钟就到。”朵棉终于还是开口打破了沉寂,笑笑,“你还要去照顾你外婆,不用送我了。”

    “那儿不还有个人么。”他漫不经心地回了句。

    “可是……”你不是不喜欢那个小姨么。她微皱眉。

    “绿了。”

    “……啊?”什么绿了?

    他视线看向她,带着淡淡不耐烦:“灯。”

    朵棉被呛得咳嗽一声。转头一看,果然,交通指示灯已经跳成了绿色。通行时间倒计时三十秒。

    靳川掐了烟头往前走,看眼左右行人,手自然而然地放到朵棉背上,力道不轻不重,稳稳把她往前带。这个动作,他纯粹不经意,朵棉却浑身一僵。

    虽然已经是深秋,但今天气温回暖,她校服外套里就只穿了一件薄短袖。最关键的是,校服外套说是外套,其实也很薄……

    隔着两层布,她背上的皮肤感觉到了他手掌的温度。

    热热的,有力。

    “……”朵棉深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忽略那种触感给她内心带来的悸动。

    周围行人快步前行着,他和她走在一起,离得很近,向着一个与人群逆行的方向。

    马路过完了,靳川继续带着她往前走,面色如常。

    他手还保持着原有姿势贴在她背上。

    是不是忘记拿开了……

    朵棉迷迷糊糊地想着,脑子又开始变得不太清醒。

    “背挺那么直,国旗下宣誓呢。”身边那人凉凉地来了这么句,那语气,已经又恢复成一贯的散漫调侃。

    ……嫌我背太直,那你倒是把手拿开啊。

    朵棉抿了抿唇,怼回去:“我就习惯站这么直走路,不行吗。”

    靳川勾起嘴角笑了下,“行。”

    朵棉发现,这人说话的时候总爱拖调子。一个字以上的句子,他拖最后一个音,像这种一个字的,用上他那副慵懒又意味深长的语气,简直能拖出个九曲十八弯。

    也只有声线好听的人才敢有这种习惯。

    换成个公鸭嗓,怕是早被人拖出去打死八万次了吧……不过,他好像正常了?心情好回来了吗?朵棉乱七八糟地琢磨着。

    过了会儿,走到小区大门口。

    “我到了,你回医院去陪你外婆吧。”朵棉站开两步对靳川道。说完,想起在校门口时火车叮嘱她的话,又继续,“你那个朋友让我跟你说,让你自保重身体,注意休息。”

    靳川挑挑眉,“他让你这么跟我说,那你自个儿呢。”

    “我什么?”

    心跳……又变快了。

    朵棉应得很自然。但她没有勇气看他,索性转过头,看向一旁。离小区大门不远处是一条巷子,黑咕隆咚,老路灯发出萤火般微弱的光。

    靳川盯着她,语气依然很淡,“你是怎么想的。”

    “……”朵棉沉默几秒钟,说:“我当然也希望,你不要太辛苦太累,能多休息。”哪个高三的学生像他这样天天在学校睡觉。

    她好想知道,除开外婆生病的这几天之外,这人平时晚上都在干些什么。

    “行。”靳川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意,“你发话,我当然得听。”

    “……”什么意思?

    合着在你心里,她地位有点儿不一样?

    朵棉眸光微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要破壳似的……跟他独处的感觉真的太要命了。

    “那行,我就先回家了。明天见。”她冲他挥了下手,然后就转身,几乎是小跑似的往小区大门走去。

    “刚在医院电梯里,”

    这时,背后走马灯似的飘来几个字,“吓到你了?”

    “……”朵棉脚下的步子骤然顿住。她回头,几秒后露出一个笑容:“没什么,看得出来你当时心情不好。没关系的。”

    “我妈在我九岁会儿就死了。”靳川淡淡地说。

    “……”朵棉听完,脸上的神色骤然一变,半天做不出什么反应。

    “我也没老子。”他手里玩儿着打火机,开口,极其稀松平常甚至半带调侃的语气,字里行间,冷静得听不出一丝波澜,“亲人就一外婆。”

    夜晚的风忽然停了。

    朵棉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嘴唇嗫嚅,想说对不起,又没有说出口。她想起靳川在电梯里对她说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光靠道歉就能解决的事。”

    周围的空气安静到极点。

    良久,靳川懒懒朝她走近几步,“万儿八千年前的事,别整这么沉重。”

    朵棉无言,片刻,点了下头。事实上,她万万没想到以他这种性格,居然会跟她解释这些。

    他盯着她,低声:“那笑一个给我看。”

    “……”朵棉迟疑了会儿,调动面部肌肉,把两边嘴角往上扯。白生生的脸蛋儿被挤出了褶子,形成一副标准的假笑表情包。看上去滑稽蠢萌。

    靳川看她两眼,自己倒是很淡地弯了弯唇,“呆苹果。”

    托半期考试的福,之后的几天,七中全高三差点被各科老师的题海战术给炸懵。语数外,物化生,语数外,物化生,各种试卷练习题,工程量之浩大,以致朵棉晚上做梦都梦见的是周开蒂和胖丁。

    就这么做了几天噩梦,考试了。

    又在噩梦的噩梦中煎熬了两天,考试结束了。

    交出英语答题卡的那一瞬,朵棉肩一垮,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这几天实在是太辛苦,也太可怕,嗯,等考试成绩出来,周末她要疯狂打两天PUBG来压压惊。

    这个点儿,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二十分钟。

    朵棉先去了趟洗手间。

    出来一看,1考室里不少同学都已经提前交卷。各班的优等生聚集在走廊上,小声讨论着,好像在对答案。

    朵棉眨了眨眼,过去凑热闹。

    “干嘛呢?”她伸长了脖子问。

    “哦,谢雨亮找靳川借了他的英语和理综试卷。我们在对答案。”一个斯斯文文的男生好心回答,“你知道靳川吧?是第一名的大神哦,特别强,听说他就语文弱点儿,其他科目客观题基本上不会扣分。”

    岂止知道,我和他还有点熟好不好。

    “这样啊。”朵棉听得有点心动,再一看,只见人群中央的桌子上,果然摆着几张试题卷,拿黑色签字笔在ABCD选项下面做了点记号,卷面干干净净,只有极少数的难题附近象征性地写了点演算过程。

    嗯,标准答案,不对白不对。

    思索着,朵棉也跟随众人的脚步,拿出卷子对答案。

    “ACBBC……”嗯?她全错?

    ……意外意外。

    “CDACD……”……嗯???又全错???

    朵棉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嘴角一抽,无法接受自己山河一片红的事实。

    就在这时,终于,排名第二的一个男生提出了质疑,“靳川这几道有问题吧……最简单的基础题。你们看,这道是考连词的,这道是考短语的……他做错了吧。”

    话音刚落,一呼百应。

    优等生们纷纷附和着第二名,讨论了会儿,散去了。

    朵棉拿起桌上的试卷垂眸打量,须臾,脑门儿上升起三个问号。

    他这考试的状态不对劲吧,怎么会错这么多,还好巧不巧,难题不错,全错基础……

    朵棉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晚自习开始前的半小时,大家都去吃晚饭了,教室里稀稀拉拉有几个人。

    朵棉转身,坐她后排的大爷正低着头玩儿手机,面无表情。

    她想了想,伸手凿凿他的桌子。

    哐哐。

    靳川锁了手机屏,抬眸,一张有点肉感的小脸映入视野。皮肤雪白,两边脸蛋儿呈现出自然健康的浅粉色,乌黑的大眼藏在镜片后面,晶亮晶亮。

    他目光若有似无扫过她的唇。

    唇形小巧而饱满,是比她两腮更深的粉色。

    “这位同学。”朵棉一本正经,“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的英语选择题,错了十道。”

    “嗯。”他继续看手机。

    “……你听清楚了么?”这什么反应,是不是太淡定了点……

    “英语十道,理综四道,数学语文各两道,加上大题里的扣分点。”靳川淡淡地说,“总分应该在年级二十到三十之间。”

    “……你故意的?”朵棉震惊了,“周老师都说了,这次考试之后要按排名重新选座位,你为什么还故意考差?”

    靳川很冷静 “因为我不确定你敢不敢选我。”

    “……”你是不是少说了几个字。

    应该是选你……旁边的座位才对吧。

    “所以换我选你。我不乐意跟你分开,就想挨着你。”他带着淡淡调侃,轻挑眉毛,尾音标志性拖长,“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