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第23章 Chapter 25
    123  Chapter 25

    亚服前300的目标就这么雄赳赳气昂昂地定下了。

    然而,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次日中午,当朵棉把这一目标告诉陆易时,她才知道这件事的难度系数,远超她原本预料的五颗星。

    “单排战绩亚服前300?”陆易惊得喷出一口可乐,差点呛死, “你没事儿吧?你知不知道亚服前300意味着什么?”

    “什么。”

    “意味着高手, 意味着大神, 意味着你可以飞升去打职业。”

    “……这样啊。”朵棉挠了挠头, “你的意思是, 我应该打不进去?”

    陆易连顿都没顿一下:“不是应该, 是肯定。”

    朵棉:“……”

    “不过菜鸟虽多, 像你这么有远大抱负的却少。”陆易伸手拍了拍她的肩,用鼓励的口吻说:“值得敬佩。”

    朵棉不满地瘪嘴。

    她现在的水平虽然不算高手,但也不算菜鸟吧。而且,哪怕可能性很小……“我还是想试一试。”

    万一呢。

    世上哪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可能。

    听完这话,就连正专注啃小说的张晓雯都抬起了头, 看向她,很狐疑地问:“我不了解你们那个什么吃鸡什么PUBG,我就纳闷儿, 你怎么莫名其妙冒出这么个念头?游戏嘛, 只是一个娱乐一个消遣, 怎么还定上目标了?合着你还想在游戏里成就一番丰功伟业?”

    朵棉咬着吸管, 腮帮子一收, 吸入奶茶里的两粒珍珠。她咀嚼着,垂眸,细细品味嘴里的软糯感,没有说话。

    成就一番伟业倒不至于。

    只是这个游戏,让她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活力。那种发自内心的兴趣,喜爱,还有每次进步所获得的胜利感和成就感,远超她以往经历过的所有。在PUBG里,她是自由的,脱缰的,不受束缚的。

    她打心眼里喜欢这种感觉。

    朵棉安静地思考着。

    但游戏本身,好像又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她清楚地知道,从始至终,像太阳一样散发着光和强烈引力的,另有其人。

    “说话啊。”张晓雯推推她的手臂,“发什么呆。”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朵棉笑笑,“就想试试看而已。”

    张晓雯闻言,叹了口气,“你要打那个什么天梯排名,肯定要花很多时间。但愿你成绩不滑,不然你妈非得把你生吞活剥了不可。”

    她点头:“我心里有数。”

    自那以后,朵棉便开始利用课余时间打游戏,冲排名。心中有了目标,专注力便大大提升,她的天赋几乎是在一周之内完全爆发——0145的反应速度,每次遇敌刚枪,十有九胜。

    渐渐的,就连陆易都发现了朵棉的神速进步,追问她是不是在看哪位主播的直播学技术。

    只有朵棉自己知道,她的进步,一半是靳川教出来的,一半是那位大爷打击出来的。

    斗志实乃人成功的关键。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

    “同学们,半期考试的时间安排,以及你们的考室座次表,我都已经让班长贴在课表旁边了。”周开蒂一大清早就跟大家宣布了这个噩耗,“希望大家利用最后的几天时间好好复习。”

    “卧槽,还真是五天一大考三天一小考啊。”陆易在底下低声吐槽。

    班上一水儿的唉声叹气。

    “都安静。”周开蒂皱眉拍了拍桌子,“另外还有件事。这次考试之后,我决定给你们重新调一次座位,按照班级排名,从第一名开始自由选位,直到最后一名。公平公开公正。”

    “还有这种操作?”张晓雯翻白眼,“那样的话,前排好位子不全让成绩好的给选了。成绩差的坐后排,好的更好差的更差,那不成恶性循环了么。公平倒是公平,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

    重新选座位啊……

    朵棉眨了眨眼睛,回头,看向后排。

    靳川趴在课桌上睡觉,头微侧,双眸闭合,眉心处拧着一个很浅的结。她发现,他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会有这种稍显柔和的神色。

    这么喜欢睡觉,肯定还是会选最后一排吧。不知道会跟谁同桌。说起来,第四名的张巧好像总爱来问他问题,难道是对他有意思……

    朵棉思绪乱飞。

    讲台上,周开蒂已经开始上课了。

    靳大爷照旧睡他的大觉。

    “……”朵棉默了几秒钟,无奈叹气,认命地伸手敲了敲靳川的桌子,小声:“化学课,周老师让把上周发的模拟卷拿出来,你应该做完了吧……”

    她话还没说完,班主任的声音就响起了。

    “靳川。”

    朵棉皱眉,情急之下直接推了他一把,语速飞快道:“老师叫你。”说完,转过身子正襟危坐。

    背后一阵窸窣响动。

    应该醒了吧?

    她微侧目,悄悄往后张望,只见靳川缓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黑眸惺忪,神态慵懒,整个人明显还没睡醒。

    朵棉总算知道靳川为什么老把头发剪那么短了。以他的嗜睡程度,头发长点儿,岂不是随时都得顶着个凌乱鸡窝头?那也太崩这位爷的人设了。

    此时,大爷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站定。

    周开蒂拉着脸说:“睡醒没有?”

    “醒了。”他淡淡地说。低沉的嗓音带着长期吸烟导致的微哑,调子慵懒又随意。

    周开蒂哼了声,“把最后两道大题的答案写到黑板上。”

    闻言,靳川微拧了下眉,好像忘记了卷子放在哪儿。几秒后弯腰,从抽屉里翻出张卷子,面无表情地打量五秒钟,上讲台去了。

    全班鸦雀无声。

    整个教室里就只有粉笔摩擦黑板的刷刷轻响。

    “最后两道大题你做出来没有?”张晓雯低声问朵棉。

    朵棉摇头,继续去看讲台上那道高大背影。

    不到五分钟,靳川就把两道大题的解题思路包括答案给写了出来,字迹偏草,苍劲有力,排列工整得一丝不苟。

    这副板书,再对比上那位痞里痞气写板书的人,反差强烈至极。

    “嗯。这就是正确答案。”周开蒂露出一丝满意的笑,“这是三年前S省高考的原题,难度系数很高,能把这两道题做出来是很不错的。”

    “……”全班愣了下,不知谁带头鼓了两下掌,霎时间全班都跟着鼓。

    啪啪啪,掌声雷鸣。

    周开蒂笑着,顺手从靳川手里接过他的试卷,看了眼。

    朵棉确定以及肯定,此时此刻,班主任的脸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起着变化——先是一青,再是一白,最后黑成了锅底。

    大家茫然,掌声稀稀拉拉地弱下去。

    “……回座位。”周开蒂深吸一口气吐出来,似在竭力压抑怒火,把试卷还回给靳川,“中午放学到我办公室来。”

    嗯?怎么肥四?

    这戏剧性的突变弄得朵棉一头雾水。她狐疑,眼睁睁看着班主任又喜转怒,再眼睁睁看着靳川回来。

    余光扫过他手里的试卷。

    空白……

    白得连姓名班级那一栏都没填……这张作业卷,他压根动都没动。

    朵棉整个人成了个大写的囧。真是难为班主任能忍住不发飙,只怕教了二十多年书都没遇到过这种学生吧。

    既是天才,又是混账。

    第四节下课,靳川又被班主任请去喝茶了。

    陆易和张晓雯还在赶作业,让朵棉先去外面的小面馆占位置。她无语,只好独自一人往学校外面走。

    放学的点儿,校门口全是人。

    突的,一个高个儿的年轻男人吸引住了朵棉的目光——那人面容俊秀,肤色白皙,鼻梁上还架着一副框架眼镜。

    她眨眼。

    这不是那天送身份证来网吧的人么?靳川的朋友?

    就在朵棉思索的档口,那人也注意到了她,顿时眼一亮,冲她笑盈盈地招手:“欸诶,小美女!”

    “……”朵棉被这个称呼雷得干咳两声,犹豫几秒,走过去。

    “果然是你。”火车笑容满面,“你们放学啦?川哥呢?”

    “他……”朵棉干笑,“还有点事。”

    “哦。那这样,”火车看了眼手表,然后递给她一个纸袋子,道:“我赶时间,你帮我把这个拿给靳川。”

    朵棉伸手把袋子接过来。沉甸甸的,闻着还有一股药味儿。

    “这是什么?”她好奇。

    “川哥他外婆不是刚动完手术么,我找人从泰国那边带了点儿补品回来,给老人家补补身子。”

    朵棉眸光微闪,“他外婆生病了么?”

    “心梗,才安完支架。”火车叹气,“川哥这几天没回基地,估计都是睡医院,你让他多注意休息。他要再这么折腾自己迟早得出事儿。”

    “嗯,我会帮你转达的。”她点点头,又觉得好奇,“不过,你说他没有回‘基地’?什么基地?”

    “就我们平常住的地方啊。”火车有点莫名其妙,再一看时间,“哟。下午还有内训,我得先走了。你记得把东西给川哥。”说完小跑到街对面,跳上一辆红色跑车,绝尘而去。

    朵棉看了看手里的一口袋补品,又想了想眼镜男刚才的那番话,皱眉,愈发感到疑惑。

    靳川其人,实在是一个令人无限费解又无限想一探究竟的存在。

    神奇。

    大半个午休过去了,靳川依旧不见踪影。

    被拐卖了?被劝退了?被班主任一怒之下炖来吃了?朵棉抱着一口袋补品忧心忡忡地思索着。

    终于,在距离下午上课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她从教室后门的门缝里,瞥见了那道高大人影。

    她眸光微闪。

    靳川靠在走廊的栏杆上,手里拿了瓶还剩大半的矿泉水。他正微偏着头,跟人说话,面部轮廓笼在柔和阳光下,棱角分明而俊朗。

    不过,他帅就帅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旁边还站了一个人。

    一个不知从哪个班冒出来的漂亮女生,高挑纤细,脸上画着很淡的妆。

    从朵棉的角度看,两个人靠得还有点近。

    “……”她推了推眼镜,静几秒,抱起袋子就出去了。

    教室外。

    “哦哦,原来是这样。”漂亮女生笑起来,露出两枚小酒窝,“谢谢你啊。这道题,我问了我们班好多人,大家都不会……”

    “靳川。”一道天外来音骤然打断这番话。

    漂亮女生愣了下,转头。

    靳川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撩起眼皮,侧目,淡淡看向教室门口。瞧见一个梳辫子的姑娘直朝他而来,个子小小的,眼睛大而圆,还带着副占据她半张小脸的圆形眼镜。

    喉结滚动。

    靳川把嘴里的水咽了下去。

    朵棉脚下的步子很快,没几秒种就走到两人跟前了。她站定,看都没看那个女生一眼,直接把手里的袋子递出去,说:“你朋友让我带给你的。”

    “哪个朋友。”靳川随手拨了下那袋子。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就是上次送身份证来的那个。”朵棉说,“你外婆不是病了么?这是他从国外给老人家带的补品。”

    “那是火车。”

    “……喔。”真不愧是你的朋友,连名字都这么别具一格。

    “东西放我抽屉里。”

    “喔。”朵棉闻言,又把手收了回来。

    一旁的漂亮女生似乎有点尴尬,愣了会儿,对靳川说:“那我先回教室了,再见。”

    漂亮女生扭着小蛮腰走了。

    朵棉在原地站着,迟疑几秒钟,还是忍不住问他:“……你没写化学试卷,周老师没有为难你吧?”

    靳川垂眸看着她,脸色如常。

    朵棉叹了口气,继续:“我知道你不喜欢守规矩。但是,有的时候也不要做得太过,你总这样……其他人可能会对你有看法。”

    靳川还是没吭声。只是那双深黑色的眸,兴味渐浓。

    “……好吧。”朵棉意识到自己又在多管闲事,瘪瘪嘴,低声嘀咕,“像你这样的人应该也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

    “苹果。”

    靳川低低喊了声,弯腰,整个人和她形成一条平视线。

    好近……

    朵棉心一紧。熟悉的烟草味和薄荷味,扑面而来。

    他笑了下,意味深长地道:“你是不是,有点儿太关心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