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第22章 Chapter 24
    123  Chapter 24

    这种情况, 不脸红才不正常吧……

    居然还取笑我……

    你都摸我脸了好不好……连耳朵都摸到了好不好……朵棉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羞窘而亡,整个人呆呆的, 半天做不出反应。

    正午过去了,太阳的烈势似乎稍有减退。

    朵棉背光,靳川向阳而立,好一会儿,她看见他在灿金色的光下弯腰,贴近她, 眯了眯眼睛,“啧啧。”

    轻而淡的两个字音。

    “……”WTF?

    他捏住她的下巴,晃了下,“脸皮这么薄还学人扯淡。想送东西就送, 扯个屁的‘顺便’。”

    “……”不是顺便, “特意”行了吧……不过我脸红好像不是因为扯淡……而且,你怎么又突然捏我下巴了……

    朵棉整张脸几乎红成番茄色, 咬了咬唇, 没有吱声。

    然后靳川就把手拿开了。

    朵棉紧绷着的神经骤然一松, 悄悄深呼吸, 忙不迭地站开两步。

    片刻,靳川微垂头,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放嘴里,“呲”一声, 拿打火机点燃。浓白烟雾熏得他眯了下眼睛。

    半秒后, 淡淡地说:“行吧。”

    “……”什么行吧?

    “拿出来看看。”

    朵棉这会儿脑子还不太清醒, 闻言,有点茫然:“什么?”

    靳川微挑眉:“不是问我缺不缺胸章?”

    哦哦。

    她反应过来,连忙伸手从校服衣兜里拿出那枚胸章,攥掌心里,停顿好几秒才呼出一口气,下定很大决心似的,双手递到靳川面前。

    ……虽然是表达谢意的一份礼物,但,拿双手递会不会显得太狗腿了?

    朵棉眨了眨眼睛,思考着,又假装挠脑袋,自认很不露痕迹地收回一只手。剩下的那只举在半空中的右手,则手心朝上,摊开。

    靳川低眸。

    白嫩小巧的掌心里躺着一枚胸章,苹果形状,暗红底色。胸章正中位置,“MYS”三个字母被阳光镀上一层薄金,绚烂到刺眼。

    “……你也玩PUBG,应该知道MYS战队吧?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战队。”朵棉的语气很认真,见他面无表情不说话,连忙道:“……虽然是叫胸章,但是你不一定要把它戴身上,装饰书包啊,文具袋什么的,都可以。这个真的很有意义。”

    对面,靳川看了那枚胸章一会儿,又抬起眼皮,看她。

    面容平静,一言不发。

    “……”为什么要这样看我,我只是,想送一件我很喜欢的东西给你而已……虽然,这件东西好像确实不实用。

    朵棉被他的眼神瞧得毛毛的,数秒后,低下头,声音小小没什么底气地问:“所以,你要么?”

    对于男生来说,可能没谁会喜欢一个苹果造型有点女气的小玩意儿吧……所以,他不要也没什么。

    她可以自己留着戴。

    就只是会有一点点失落而已……

    手举得有点酸了。朵棉抿了抿唇,准备把胸章收起来。

    然而就在她把胳膊放下的前一秒,靳川有了动作——他把她掌心里的胸章拿了过去,两根手指捏着,眯眼打量。

    “苹果啊……”

    他调子慢悠悠的,嘴角微勾,挂着一丝懒散的笑。

    “……是啊苹果。”虽然这位大爷对这枚胸章的关注点不太对,但他能感兴趣,朵棉还是觉得惊喜,“造型很特别对不对?”

    “嗯。”

    “!!!”咦?看来也不是送不出手?

    靳川手指夹着烟,往栏杆上一靠,视线重新回到她脸上,“是挺特别。”

    “……”胸章特别你看她干什么……朵棉脸热热的,心口没由来一紧,才刚顺过来的呼吸又变得有点困难。

    然后又听见靳川淡淡地说:“谢了。”

    “……你要收下?”

    “你一番心意,我怎么也得给面子不是。”

    唔。

    能劳烦您老人家给面子,那她也是很厉害了。朵棉的心情瞬间多云转晴,笑起来,一双眸弯成两道月牙,“大家都是同学,不用客气。而且本来就是你帮助我们在先,小礼物而已,应该的。“

    靳川攥着胸章既不是收起来也不戴,就捏着玩,挑挑眉:“不回去午自习?”

    他一说,朵棉才想起自己来实验楼是干什么。

    她笑了笑,把放在窗台上的口语书拿起来,道:“那我去小花园那边练口语了。”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去。

    结果没走出几步又忽然停下。

    朵棉皱了下眉,想起在班主任办公室外面听见的那番对话——靳川的爸爸,还有靳川的成长经历,这些字眼,周开蒂反反复复提了好几次。再结合他本人过于另类的性格,还有他走出办公室时,那种冷漠而嘲讽的神态……

    事情好像很复杂。

    朵棉回过头。那人斜靠着栏杆,抽烟看风景,脸色很淡,一丝多余的表情也没有。她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又有些犹豫。

    周围的空气安静而温暖。

    过了会儿,

    朵棉试着喊了声:“……靳川。”

    “嗯。”他淡淡地应,目光仍旧看着远方。

    “以我的经验来看,一个人如果有不开心的事,”她暗暗做了个深呼吸,在心里斟酌着用词,道:“其实说出来之后就会好受很多。”

    靳川听完,侧头瞧她一眼,语气有点阴森,“偷听我跟班主任说话了?”

    朵棉心一沉,想也不想就否认了:“没、没有啊。”

    靳川咬着烟盯着她看,直勾勾的。

    ……好吧。

    她承认大爷你的眼神杀伤力是十万 。

    在这种目光注视下,朵棉心惊肉跳,僵持数秒还是泄了气,坦白从宽:“……我只是刚好路过,就听见了一点。周老师让你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什么的……”

    靳川依然不说话。

    ……好吧好吧。

    “……我错了。”能在他的眼神下扛住半分钟,朵棉觉得自己已经到极限,此时连举起双手投降的心都有,“但我真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之前说那句话,也没有其他任何不好的意思。”

    她解释着,音量偏小,语气里夹杂一丝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委屈:“我只是觉得,你在学校里好像没什么朋友,平时遇着什么烦心事,可能也没人能说话……你要是信得过我,其实,可以找我聊聊,就算我们算不上朋友,游戏好友总算吧……我虽然不能帮到你什么,也提不出什么宝贵的建设性意见,但至少,我会安慰人啊……”

    正经八百的一番话,全是朵棉赤裸裸的肺腑之言。

    周开蒂有句话说得很对,靳川情况特殊。无论是对学校,对老师,还是对各位同学,他都是一个过于特殊的异类。

    说他是好学生,他抽烟喝酒打架斗殴,还和社会青年有往来;说他是坏学生,他的智商能甩所有优生八条街。

    表象比内在更具说服力,结果远比过程值得关心。

    这个社会,人们已经习惯了排斥“异类”,所以关于靳川的闲言碎语,在阴暗的角落里病毒般蔓延。

    朵棉希望能了解他,哪怕只是一点。

    然而,令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自己最后一个字音落地之后,对面那位静默几秒钟,竟一下笑了出来。

    “……”朵棉嘴角抽搐了瞬。

    几步远外,靳川侧过了头。

    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也没听见什么声音,但从那副宽肩抽动的频率来看,这位大爷必定笑得格外夸张。

    “……”朵棉整张脸都开始抽抽了。

    笑笑笑,笑个ball。

    不怕把下巴笑脱臼吗。

    她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吃饱了撑的才会跑来关心他。

    朵棉无语,瘪瘪嘴,抱着口语书转身就走。气呼呼的。

    “苹果。”

    背后很快响起一道嗓音,懒懒的,语气里透出一丝还未褪尽的笑意。果字带着极其轻微的儿话音。

    “……”这称呼……苹果?什么鬼?在叫她么?

    朵棉狐疑地皱眉,站定回头。

    靳川深黑色的瞳孔跟太阳底下一照,折射出浅而淡的光。他盯着她,手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那枚胸章,漫不经心地道:“你说你别的不会就会安慰人。那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安慰我?”

    “……”朵棉还没从那个诡异的称呼里回过神,被他这么一问,瞬间愣住。

    “说话。”

    “我……”怎么安慰?这难道还有具体的做法吗……她清了清嗓子,认真思考几秒才回答道:“我可以陪你打游戏。”

    闻言,靳川回了一声嗤笑。

    朵棉皱眉,“其实吧……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是很厉害的。”

    “是么。”

    “是啊。”她说,“你之前说,因为我不够强,所以我不能跟你组队。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

    朵棉脑子里莫名冒出陆易的那句话:这个学校,没人能入靳川的眼。

    他最大的爱好是打游戏,那么,要入他的眼,成为他的朋友,了解他,或许只有一条路。

    靳川把玩胸章的动作一顿,挑了挑眉毛。

    “PUBG单排战绩(SOLO)亚服前300,在你眼里,算什么水平?”朵棉也不知自己打哪借来的胆子和勇气,问道。

    他盯着她,“还凑合。”

    “能跟你组队了么?”

    “勉强能。”

    “好。”朵棉点头,“我什么时候冲进天梯前300,你什么时候用自己的号跟我组队,可以么?”

    “可以。”

    朵棉弯唇,朝他伸出一根细细的小拇指,“那我们拉钩。”

    靳川看了眼那根小指头,又看了眼她笑盈盈的小脸,片刻,弯下腰,在她脸蛋儿上轻轻拍了两下,懒散道:“苹果,其实我有点儿失望啊。”

    “……”朵棉眸光闪动。

    失望什么?

    然而,还没等她问出口,靳川人已经转身走了。高大慵懒的背影拐进这一层的楼梯口,彻底消失于视野。

    怎么安慰。

    神他妈的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