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第21章 Chapter 23
    Chapter 23

    礼物千挑万选地买好了, 但, 要怎么送出去又成了新的问题。悄悄放人抽屉里吧,显得诚意不足,当面特意地给吧, 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捧着这枚印着MYS队徽的苹果胸章, 朵棉鼓鼓腮帮, 陷入了沉思。

    她沉思了足足两天。

    终于在周末晚上思出了答案——送礼物这种事,尤其是送答谢礼这种事,讲究的应该是机缘。

    还是找个合适的机会送出比较好。简单一点, 自然一点, 既不显得刻意, 又能避免尴尬。

    她弯弯唇, 把苹果胸章仔细地收进书包放好。

    星期一第一堂就是万恶的物理课。

    和大部分高中生一样, 朵棉有些偏科, 语数外成绩优异,物理化学却是拖后腿的短板。也正因为这样,朵父朵母才会积极地为朵棉报课外补习班,专攻这两项短板。

    其实,在朵棉看来,她的物理化学差, 和这两个科目的排课时间很有大关系。

    高三生个个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大早上的, 能不打瞌睡就已经是最高敬意了, 试问谁还能认真听讲……

    看着课表上的第一节物理和第二节化学, 朵棉默默打了个哈欠。

    叮——

    预备铃响起了。

    张晓雯从书包里拿出物理练习册放到桌上,又拿出一本言情小说放到抽屉里,挑眉,碰碰

    朵棉的肩,“欸,你后桌那位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朵棉眸光微闪,回头往后看。

    位子上不见人影。

    朵棉狐疑地皱眉,自言自语嘀咕道:“奇怪,早读之前还在呢。”

    这个点,离正式上第一节课还有五分钟,整个校园安静极了。微风轻拂,和煦的浅金色阳光洒满每个角落。

    朵棉座位靠窗,扭过头,纯粹无意识地看了眼窗外。

    然后整张脸瞬间成了一个大写的“囧”。

    高三教学楼下有一片读书区域,修了几个供师生休憩的石桌和条形石椅。此时,某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爷在正洋洋洒洒地躺在其中一张椅子上,闭着眼,睡觉。

    ……多么似曾相识的情景。

    就差脸上盖本高三数学书了。

    这么喜欢到学校补交?请问您老人家晚上到底干嘛去了?

    朵棉不可抑制地抽了抽嘴角。然后,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悄悄从兜里摸出手机,翻找通讯录。

    找到一个备注名为“靳奇葩”的号码,拨出去。

    接通瞬间,背后的课桌抽屉里传来一阵震动——人大爷的手机压根没带身上。

    “……”怎么叫醒他呢。

    朵棉挂断电话咬了咬唇,突的,灵光一闪,趁众人没注意,抄起本物理书就扔出了窗外。

    嗯……准头好像还不错?

    沉甸甸的教材正中靳川的手臂。

    他拧眉,相当不耐烦地睁开了眼。视线抬高,瞧见二楼窗户探出了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

    那姑娘有点儿近视,推了推脸上的圆形大眼镜,似乎想要确定他到底醒没醒,等看清后,大眼一亮,粉色的唇瓣儿很夸张地开开合合,做口型:上课了。

    这头,靳川闭眼,手指发狠拧了下眉心,撑身坐了起来。

    从昨儿晚上到现在,他总共的睡眠时间加起来,不超过四个钟头。

    他他妈的想弄人。

    窗台上,那姑娘见他还没有往教学楼走,似乎有些着急,细细的手指不停地戳自个儿雪白雪白的手腕,示意他看时间。

    靳川捏着那本儿从天而降的物理书,眯了眼瞧她,“老子真是操了。”

    二楼教室。

    朵棉还在探着头往外张望。

    嗯?好像在说什么?但是隔这么远她也听不见啊……而且表情也看不太清楚。难道最近游戏打太多,眼睛度数又增加了?

    她有点迷糊地思索着。

    靳川最后是在正式铃声响起后的第三分钟才走进教室的,手里还拿着一本物理书。物理大妈皱了下眉毛,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区别对待啊。”

    课后,有同学压低了嗓子在背后议论,“谁不知道物理大妈在更年期脾气差,靳川上课迟到,她居然连个泡都没冒?”

    同学乙也压低嗓子:“这你就无知了。听说靳川家里很有背景。”

    朵棉把文言文练习册报到讲台上放好,刚一转身,就听见前排传来这么一番对话。她抿唇,皱了下眉。

    “是不是真的?富二代?”

    同学乙点头:“应该是。”

    同学甲的语气立刻变得酸溜溜,瘪嘴,“难怪平时那么拽,原来是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学校不敢拿他怎么样……”

    “啪嗒”一声,一摞练习册重重砸在两人桌上。

    同学甲和同学乙愣住。

    “看你们好像很闲的样子。”朵棉笑得眉眼弯弯,语气懒散中,透出一丝嘲讽,“有在背后捕风捉影说同学闲话的功夫,不如劳动劳动,帮我发一下练习册呗?”

    两人悻悻的,不搭理她,却自发换了个话题。

    朵棉收起笑容发练习册去了。

    发到陆易那一本的时候,她想了想,低声提醒好友:“星期五那天的事……你去跟靳川道谢了么?”

    “嗯。我本来说这周六请他吃饭好好感谢他,结果人没空。”陆易笑了下,半开玩笑的语气,“不过也没什么,靳川哪儿是人人都请得动的。你看他独来独往都不跟人交朋友,说明,这个学校里,谁都入不了他的眼。”

    后面正在看古言小说的张晓雯听完,点头:“附议。人是王者,高不可攀。”

    朵棉皱眉,“他人其实挺好的。你们这样说,其实是因为不了解他。”

    张晓雯好笑得很:“我们不了解,难不成你了解?”

    “……不了解。”

    “那你说个啥。”张晓雯翻了个白眼,顿几秒,想起什么,忽然又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不过,你刚才还真有点儿像靳川。”

    朵棉眸光微闪,“什么?”

    “就你刚才怼那俩闲话精的时候。”张晓雯啧啧感叹,“那神态,那语气,那气场,依稀有几分王者风采。”

    七中的午休时间是中午的十二点半到下午两点,朵棉和张晓雯陆易一起吃完饭后便回了学校。

    拿出口语书,看看周围。

    教室里雅雀无声,同学们写作业的写作业,睡觉的睡觉,安静到极点。

    朵棉思索几秒,伸手轻轻碰了下张晓雯,低声道:“我去实验楼那边练口语了。如果周老师问起来,你就帮我跟她说一下。”

    张晓雯沉浸在狷狂皇帝和冷宫弃后的虐恋里无法自拔,抽抽鼻子,头也不抬地比了个“OK”。

    实验楼就在教学楼的另一侧,两栋建筑物之间通过小花园相连,从高三(一)班的教室到实验楼,中间正好要经过班主任办公室。

    朵棉拿着书往实验楼走。

    途径班主任办公室时,依稀听见交谈声。先是周开蒂的声音。

    “你也知道,你的情况过于特殊,最开始我们班甚至是我们学校,都是不太愿意接纳你的。如果不是因为你个人能力足够强,智力足够优秀,现在我们也不可能坐在这里说这番话。学校对你寄予了厚望,我们都希望你有一个非常好的发展。”

    再然后是一个熟悉的低沉音色,冷淡的,态度明显敷衍:“哦。”

    “……”朵棉眸光骤然一跳,步子顿住了。

    靳川?

    班主任在找他谈话?

    周开蒂继续:“众所周知,家庭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非常大,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它决定不

    了你的人生和未来。你要理智客观地去看待自己的童年,自己的成长经历,学会用正确地态度去面对这段特殊的历程,面对你的爸爸。这样你才能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靳川,这个社会需要的是人才,不是天才。”

    “知道了。”

    “在你来七中之前,你爸爸找过校长,也找过我,他和我们聊了很多,也向我们表达了对你和你妈妈的歉意和愧疚。他希望弥补你,也希望你能在正确引导下走上你该走的道路,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和家里赌气。”

    隔着一扇门,朵棉听见,靳川这次回了一声淡嗤,没什么语气地说:“谢谢老师关心。下午还有几节主科,我有点儿困了,想回教室休息。”

    周凯迪明显滞了下,然后才说:“……好吧,那你先回去。学习和生活中如果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老师聊一聊。老师希望你能把老师当朋友。”

    紧接着便是渐行渐近的脚步声。

    “……”朵棉回过神,赶紧小跑着躲到楼梯平台处。

    靳川推开门走出来,嘴角还挂着一丝嘲讽的笑,目光很冷。

    朵棉从楼梯口朝那方打望,只见他在原地站了会儿,一模裤兜,掏出了一盒烟跟一个打火机,把玩着,往实验楼那边去了。

    ……心情不好吗?

    ……被谈了话,是个人都心情不好吧。朵棉瘪嘴,囧囧地思考着。

    听说,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喜欢收到礼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管不管用。她咬唇,伸手摸摸一直放在衣兜里的胸章,追了上去。

    靳川人太高腿太长,走路的姿态看着漫不经心,实际速度却很快。

    朵棉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

    午后的实验楼很安静,两个人的脚步声回响在空空荡荡的走廊上,明显得有些刺耳。走到快尽头的时候,靳川停了下来。

    “……”朵棉擦擦额头,弯下腰,撑着膝盖大口喘气。

    他侧过头来,看她,语气很淡,“跟后边儿追半天,不知道叫我一声?”

    “……”主要是看你心情不好,怕你不让我跟来。

    朵棉干笑了下,“忘了。”

    “有事儿?”

    “……哦。”朵棉用力清了清嗓子,上前几步,挠挠头,故作平常地说:“是这样的……我那天路过一个礼品店,看见一个胸章觉得还不错,就顺便买了。”

    好紧张……

    ……所以她在语无伦次地说些什么?

    怎么感觉傻爆了……

    靳川把玩打火机的动作一顿,盯着她,挑挑眉毛。

    “……那什么,你看,你缺不缺个胸章啊?”

    嗯,肥肠确定已经整段垮掉……

    朵棉内心流下一排哀悼的宽面条泪,硬着头皮,继续:“缺的话,我顺便送给你呀。”

    风很淡,云很轻,十月的阳光好像有种毛巾卷的懒甜味。

    她心跳快得像刚跑完马拉松,脸上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几步远外,靳川站姿随意,好整以暇地盯着她。

    忽然一弯唇,笑了。

    他冲她勾了勾手,“你过来。”

    “……”昂?过来干什么?

    朵棉不明所以,挪着,很缓慢地朝他靠近过去。

    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在阳光下看靳川。她比他矮很多,所以每次看他,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他的下巴。

    棱角分明的下颔位置,灿烂的光线照出了些许青色胡茬,往下是修长的脖颈,喉结位置的凸起,随着他的轻笑有轻微起伏。光与影交织,透出种难以言喻的性感。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忽然更快。

    他盯着她,语调懒洋洋的,莫名来句:“看不太清楚啊。”

    看不清楚什么?

    就在她不解的刹那,他手掌已经整个覆上她的左脸,有意无意,微凉的指碰到她藏在头发里的柔软耳朵。

    “………………”朵棉一下瞪大了眼睛。

    “果然。”靳川说,“这么烫,得红成什么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