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第20章 Chapter 22
    Chapter 22

    朵棉被硬生生地呛住。这语气, 这隔着十万八千里都能感受到的不爽……

    “……当时陆易拽着我, 他力气太大了, 我挣不开。”她心里愧疚, 支支吾吾地跟他解释,末了补上一句道歉:“对不起。”

    靳川嗤:“除了这句不会别的?”

    “你回家了么?”

    “跟你没关系。”

    “……你还没有回家?”朵棉听见听筒里间或响起的嘈杂声,皱眉。

    “我说了。”他的语气淡而冷,无形间拒人千里:“我的事儿,你少管。”

    闻言, 朵棉心口蓦的抽紧。短短几秒, 她想起那道杵在夜色下的身影, 想起他标志性的夹杂淡嘲意味的笑, 想起他抽着烟站在酒吧舞池的另一端, 目光冷静,和周围的喧嚣格格不入, 又完美融合。

    想起他拿难得认真的腔调,对她说:“人只有足够强大, 命运才会向你低头。”

    朵棉捏电话的指一寸寸收紧。

    也不知打哪来的冲动,上了头。

    “我马上回来。”

    她咬了咬唇瓣,说完,不等对方回应直接挂断电话。

    “师傅, 不好意思, 麻烦你把我送回七中校门口。”

    出租车原本就没开出多远, 司机抄了近路, 不到五分钟就到了。朵棉心里着急, 匆匆给完钱便跳下了车,站在校门口,小跑着,举目四望。

    将近晚上十点,天黑得像泼了墨,周围零散有些行人。

    七中的正校门开在一条叫离柳巷的巷子里。这条巷道,不窄也不宽,老城区的缘故,附近都是些有年头的居民区,通过各种逼仄小巷与离柳巷连接。

    朵棉在校门口周围绕了一圈,并没有看见靳川的身影。

    她微喘着,拿手背擦了擦汗,转过头,又跑进距离校门最近的一条老巷。巷道幽深,几盏路灯的光昏暗昏暗,根本不足以带来光明。

    朵棉走走停停,东张西望。

    突的,背后响起一阵齿轮碾磨的声音,极轻微,又很突兀。

    她眸光闪了闪,回头。

    几步远外,靳川斜靠斑驳墙面站着,一手夹着烟,一手拿打火机,盯着她,眸色不明。显然刚才的碾磨声是他在点火。

    朵棉看见他,紧绷的神经一下就松了。

    周围死静,气氛古怪。

    ……此情此景,就这么傻站在他面前是不是太呆了?是不是得说点儿什么。朵棉有点囧地琢磨着。

    但是说点好呢?

    就在朵棉内心纠结的这几秒,靳川淡淡地开口了。他说:“还真什么闲事都爱管。”

    朵棉皱眉。

    她不了解靳川。但不知为什么,她就是知道,此刻靳川口中“闲事”,绝不仅仅只是指她现在去而复返回来找他,还有她之前帮陆易。

    片刻,她咬了下嘴唇,忍了忍没忍住,声音小小地顶回一句:“你不也是么。”

    说我爱管闲事,你呢。

    我只是在帮我的好朋友,你呢。

    靳川眯了下眼睛,盯着她,“说什么给我大点儿声。”

    “……没什么。”她清了清嗓子,把这个话题跳过去了,转而问:“刚才警察来了大家都在跑,你为什么一个人站那儿不动。是没有听见我们叫你们么?”

    靳川掸掸烟灰,眼神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不想。”

    不想跑?这算什么理由?

    朵棉有点无语又有点生气,说:“像这种校园暴力事件,就算我们不理亏,被学校知道了的话影响也很大的。你不怕被抓进警察局么?”

    靳川淡道:“又不是没进过。”

    “……”朵棉被雷得差点吐血。

    合着你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是吧,就是老子日天日地天下第一是吧,你就不能不那么狂么,就不能稍微正常一点么?

    她在心里弹幕轰炸式吐槽。几秒后,认了。毕竟奇葩就是奇葩,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理解。

    “……那个。”朵棉定了定神,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这话该我问你。”

    靳川手上的那根烟抽完了。他把烟头摁熄在墙上,微动身,往她走近几步,又是那副懒懒散散的语气,“你为什么回来。”

    “……”怎么又靠那么近了喂。

    朵棉心跳不自觉加快,低着头,没有说话。

    为什么回来。好像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当时在车上听说他还没走,一股热血唰唰就冲脑门儿上了,只是单纯认为,无论如何,她都不能丢下他。

    无论如何,她必须回来找他。

    那她到底是为什么呢?

    朵棉忽然很庆幸这个巷子光线不好。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脸肯定已经红成了火烧云。

    靳川站定了,居高临下地低眸俯视她。身高差距摆在那儿,她头埋得低,从他的角度根本看不见她的脸,但想也知道,那副小脸蛋儿此时该是何等盛况。

    像发觉了一件极有趣的事似的,靳川勾了勾嘴角,“为我。”

    “……”朵棉脸烫得失去知觉,濒临燃点。

    然后他弯腰,贴近她,故意轻且懒洋洋地拖长了调子,“是不是。”

    “……”

    轰一下,她着火了。

    朵棉脑子晕乎乎,根本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走出那条巷子的。等她醒过神时,发现自己人已经在回家的出租车上了。

    后座靠左侧的位置。右侧还有一个人。

    她呼出一口气,侧目,拿余光悄悄地往旁边看。靳川正低着头看手机,黑暗中,屏幕的冷光照亮那副眉眼,冷峻而深邃。

    她看了眼他光洁而饱满的前额。

    忘记了在哪听过一句话,说寸头是检验一个男人颜值的最高标尺,换言之,不是任何帅哥都能驾驭这种过分干净利落的发型。无遮无挡,把整副轮廓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暴露,稍有瑕疵,无所遁形。

    真是一张真金不怕火炼的脸。看着靳川,朵棉半带感叹地想着。

    “今天的事要再有第二次。”突的,被她观摩半天的人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没头没尾。

    “……嗯?”朵棉没听明白。什么再有第二次?

    靳川熄了手机屏,侧目看向她,很冷静,“我就打断你的腿。”

    朵棉:“…………”

    ……应该是指她帮陆易的这件事吧。

    “今天其实是个意外。”她尝试着给自己解释,干巴巴地道,“情况特殊,所以我才有点冲动。”

    “胆儿不小,那么多人也敢冲上去。”

    “……我平时不会这样。”

    “就为那姓陆的小子?”靳川极淡地笑了下,眼底却浮起一层严霜

    朵棉嗫嚅了下,被他这副拷问的语气给弄得有点心虚,“我和陆易还有晓雯,我们是很多年的好朋友,初中就在一个班。铁哥们儿。”

    他语调里有一丝嘲讽:“你那哥们儿挺有种。”

    朵棉一卡,瞬间明白他话里的弦外之音——陆易今天看见警察就拉着她跑,把靳川给撂下的事,确实不厚道。这点无可争辩。

    她顿了好几秒,才低声说:“……我替陆易跟你道歉。”

    “你是他谁替他道歉。”

    “……”朵棉默。这人句句话带刺,她再迟钝也听得出他这是又生气了。说什么错什么,那她闭嘴好了。

    一路再没有人说话。

    下车之后,靳川把朵棉送到了她家的小区门口。这个点儿不算太晚,她喊了几声,门卫便出来帮她把门开了。

    靳川转身离去。

    走出没几步,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语气有种刻意营造出的平常,嗓门儿软软的,“麻烦你,稍微等一下。”

    他脚下步子顿住,微皱了下眉,没回头。

    “……你明天,或者后天有没有空?”天知道朵棉是鼓起了多大勇气才能问出这句话,“我请你吃饭吧,就当谢谢你。”

    靳川静默几秒钟,没什么语气地回她:“不用了。”

    朵棉不死心,继续追问:“那你最近,缺不缺什么东西?我可以送给你呀。”

    话音落地。

    “……”靳川回转身,视线落到她脸上,盯着她,目色渐深。

    朵棉壮着胆子跟他对视,咽了口唾沫,心跳几乎突破极限。

    好半会儿,靳川挑挑眉,一笑,“随你。”说完就走了,背影很快消失于夜色。

    朵棉傻站在冷风中,囧了。

    随她?

    意思是她想送什么就送什么?这么随便的嘛……

    周六补完课以后,朵棉去了小区附近的一家礼品店。这家店物美价廉,店主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朵棉是这里的熟客。

    “又来给同学买生日礼物啊?”小姐姐跟她打招呼。

    “嗯。”朵棉点点头。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小姐姐笑容满面,“我们这儿最近进了很多新品,可以给你推荐哦。”

    朵棉心跳漏掉半拍,清清嗓子,“……男同学。”

    “男同学呀。”小姐姐带她往礼品店内部走,“抽不抽烟?抽烟的话,你可以送他打火机或者烟灰缸。不抽烟的话,喜不喜欢动漫?我这里新进了很多手办和周边哦。”

    小姐姐热情地推荐着。

    礼品店很大,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看得朵棉眼花缭乱。

    突的,她注意到一个放在玻璃柜里的红色胸章。

    朵棉眸光骤然闪动。

    这枚胸章上的图腾她已经再熟悉不过,是MYS战队的队徽。而更独特的是,这枚胸章的轮廓造型,居然是一只饱满圆润的苹果。字母是冷硬的黑金色,底色暗红,有种强烈到耀眼的反差感。

    朵棉盯着那枚胸章 “这个是……”

    小姐姐笑起来,“哦,这个胸章啊,是我老公在网上定做的。他喜欢玩儿游戏,这个好像是他偶像战队的队徽。我看质量还不错,就摆出来了,看能不能卖出去。”

    说着,小姐姐把胸章拿了出来,递给她。

    朵棉垂眸,指尖抚摩着上面的图案,然后弯弯嘴角,“就要这个吧。”

    小姐姐带着朵棉去结账。

    起风了。

    礼品店的一本花语手册被吹得翻开几页——红色苹果的象征意义:浓烈至极的爱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