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Chapter 12
    chapter 12

    秋游是整个七中高三年级一起出行,队伍庞大,浩浩汤汤,学校很豪气地包下了九辆大巴车,每个班一辆。周四下了晚自习,广播里便通知高三全员:星期五早上八点,各班准时到教室集合,八点半整,按班级顺序,依次去校门口排队上车,前往镜湖公园。

    朵棉第二天起晚了,胡乱洗漱完便抓起书包向学校飞奔。匆匆停好车后看时间,七点五十六,还差四分钟八点整。

    她皱眉,只好抄新体育馆那边的近道。

    体育馆外面修了条小长廊,长廊顶部是透明玻璃,缠绕着一些藤蔓,两侧则是供人休憩用的条形石椅。尽头处连接着高三教学楼的侧楼。

    由于新体育馆还没完全修好投入使用,这里常年都很幽静,只有少数女生偶尔会来聊天谈心。

    朵棉气喘吁吁的,沿着长廊一路小跑,跑着跑着,忽见前方不远处惊现一不明物体,吓得步子打滑,差点跌倒。

    “……”好在她及时扶住墙,站稳了。

    定睛一看。

    “不明物体”原来是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很高的男人,一个很高的穿校服的男人。他躺在石椅上,一条长腿很随意地屈起着,两手交叉枕在脑后,脸上还扣着本翻开的高三数学书。

    似乎好像大概可能是在……睡觉?

    朵棉皱眉,思考几秒之后还是决定做件好事,于是上前,轻轻拍了下那人的手臂,喊道:“同学,同学你是高三的吧?今天学校组织秋游,八点钟集合,马上就要八点了。”

    对方的呼吸沉稳而均匀,压根没听见。

    “……”她无语,见半天叫不醒这人,干脆把他盖在脸上的书一把给抽开,大声:“同学你……”

    “!!!”

    看见那人脸的瞬间,朵棉震惊了,啪嗒一声,拿在手上的书重新掉了回去。不偏不倚,刚好砸回睡觉的人那张年轻英俊的脸上。

    靳川就是这么直接被砸醒的。

    “操。”

    他暴躁地低咒出声,拧紧眉,一下拿开脸上的书坐了起来——侧目,瞥见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跟见了鬼似的。

    一双小短腿迈得还挺快,百米冲刺,很快就窜教学楼里头去了。

    几秒后,

    “……”靳川闭眼捏了捏眉心,把书随手一扔,躺回石椅,继续睡他的觉。

    这边,朵棉最终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冲进了教室。

    张晓雯瞅瞅她的表情,狐疑,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怎么了这是?你大清早撞鬼了?”

    朵棉一脸惊魂未定地喃喃:“太可怕了……”

    “什么啊。”

    “我刚才看见,靳川在小长廊睡觉。”她深吸一口气吐出来,转头看好友,“你说这是不是很可怕?”

    “……可怕在哪请问您嘞?”张晓雯一脸wtf。

    “自从我认识他以来,你不觉得,这种‘偶遇’的次数太多了点吗?孽缘孽缘。”朵棉无力地撑住额头,整个人淡淡忧伤,“我怎么有一种被噩梦缠身的感觉。”

    “没有吧。”好友理解无能,无语道:“大家都是同班同学,偶尔在学校里碰上那太正常了,是你自己过于在意。”

    朵棉半信半疑,“真的吗?”

    “当然了。我这么跟你说吧,当你发现自己在某段时间里和某个人,很有缘分,那其实只说明一件事。”张晓雯往嘴上抹了点唇膏。

    “说明什么?”朵棉拿起水杯喝水。

    “说明——”张晓雯朝她抛了个媚眼,坏笑:“那个人对你来说,很特别。不然你不会过多关注他。”

    “……咳。”

    她一口水呛进气管。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靳川长得那么帅,你一时色迷心窍不是什么大问题。”张晓雯拍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

    喔。

    不是大问题就好……

    不过,她什么时候对他色迷心窍了啊喂?

    朵棉抽了抽嘴角,正要对张晓雯那通不知道又是从哪部言情小说里看来的歪理进行反驳,门口处,班主任进来了。

    闹哄哄的教室安静了点。

    “高三了,难得出去放个风,知道你们都兴奋。不过我可要再次强调,玩儿归玩儿,安全第一。”周开蒂脸色挂着丝微笑,说完拿起讲桌上的点名册,道:“出发之前我们还是先点名,白晓辉……”

    “到。”

    “陈杰。”

    “到。”

    ……

    朵棉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后桌座位。课桌和大部分高三生的课桌一样堆着东西,笔,试卷练习册,还有语文英语物理化学书……连主科书都不带回去?

    那个人,回家之后都不用学习的?

    而且他为什么还没来……难道还没醒?睡得那么死吗,拿书砸他脸都砸不醒?她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思索着,咬了咬唇,收回目光。

    这时班主任已经点到了“靳川”这个名字,“靳川?靳川?”

    教室里没人应声。

    周开蒂狐疑,抬眼看向第三组最后一排的座位。空着的。她瞬间皱眉,声音严厉地沉下去:“有没有人知道靳川同学去哪儿了?”

    原本还喧嚷的教室骤然鸦雀无声。大家面面相觑,都是一个比一个茫然的样子。

    “这么不遵守规矩。”

    周开蒂气得笑出一声,突的,拍桌怒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是,你们是尖子生,优等生,你们可以比别人有优越感,但是成绩优秀,不代表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说着深吸一口气平复平复心情,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翻找。

    “这下靳川可惨了。”张晓雯摇摇头,压低了声音跟朵棉嘀咕,“周老师准备给他家长打电话了。”

    “……”朵棉闻言皱起眉毛,没有说话。

    班主任调出一个号码,准备往外拨。

    就在这时,朵棉猛地举起了右手。旁边的同桌张晓雯见状,一脸震惊地看向她。

    讲台上的班主任皱眉,“朵棉,你举手干什么?”

    全班的目光都齐刷刷聚过来。

    “我……”朵棉掌心后背全是汗,从椅子上站起身,咽了口唾沫,然后才有点磕巴地说:“我刚才看见靳川了。他在小长廊那边,脸色很苍白,好像身体不舒服,我想,他可能是生病了……”

    周开蒂听完一下紧张起来,“生病了?你怎么不早说?”

    “我刚才走神去了。”朵棉稳住快突破极限的心跳,很镇定地睁眼说瞎话。

    突的,

    “报告。”教室外头传来一道慵懒低沉的声音。

    大家的目光又都齐刷刷转过去。

    朵棉转眼一瞧,只见那位害她睁眼瞎话的元凶已经现身了。他站在教室门口,拎着书包,脸色淡淡的,整个人看上去……俨然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周开蒂愣了下,关切地问:“靳川,朵棉说刚才你身体不舒服,好点没有?”

    “……”朵棉一噎,在心里暗暗祷告。

    阿弥陀佛。兄台,能帮的她都帮了,此飞升大劫能不能平安渡过,可就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整个教室很安静,所有人都看着靳川。

    片刻,大家便瞧见,他往教室里的某个方位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扯唇,淡淡地说道,“去了趟医务室,好多了。”

    呼……

    好险。

    不知为什么,听他接完这句话,朵棉有一种心落回肚子里的感觉。

    早上的插曲很快翻了过去。

    八点半,高三大军组成的车队便浩浩荡荡地往秋游目的地出发。车上,朵棉跟张晓雯、陆易坐在一起,大家吃着零食聊八卦,觉得没多久就到了。

    各班班主任定了集合时间,便放学生们自由活动。

    镜湖公园的自然风光,超级美。

    不过走来走去逛一圈儿,美则美矣,就是累。朵棉拿手机拍了几张湖景的照片,用微信发给了朵母,并说:秋游目的地。

    朵母很快回复:还不错啊,注意安全。我让你带的单词本带了么?

    朵棉:带了的。

    朵母:玩儿一会儿就找个安静的地方背单词吧。虽然学校组织你们去玩儿,但你毕竟是个高三生,不能太松懈。

    “……”朵棉瘪了瘪嘴,收起手机没有回复。

    在园区了漫无目的地晃了会儿,陆易和张晓雯坐船去了,朵棉兴趣不大,只好独自一人坐在湖边玩手机。

    她登录微博,在搜索一栏里输入“mys”字样,点击搜索,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官博。

    mys电子竞技俱乐部mys战队官方微博,蓝v认证。

    关注:109,粉丝:13w

    朵棉眨了眨眼,刚要点进第一条微博留言,头顶的阳光便暗了下去,似乎被什么遮挡。

    她抬起头。

    靳川站在离她半步远的位置,抽着烟,站姿随意,面容逆光。金色的光影镶嵌在高大的身形轮廓周围,看不清他的表情。

    “……”朵棉一愣,反应了半秒才说:“找我有事么?”

    “朵棉。”

    “……嗯?”印象中,他好像很少叫她名字。

    靳川咬着烟,字音的清晰度略有降低,但不变的那副冷淡中又夹杂一丝玩世不恭的语气。他居高临下地瞧着她,忽然一笑,懒散又调侃:“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