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Chapter 11
    chapter 11

    她和他?班主任的脑袋是瓦特了吗?朵棉听完以后风中凌乱,几乎脱口而出:“我知道每个班要安排同学去采购自己班的药,但是……”

    靳川一记眼风扫过来,淡声打断:“你有什么问题。”

    朵棉:“……没有。”

    她哪里敢有什么意见,债主是大爷,大爷说了算。

    最终靳大爷把采购药品的时间定在了星期四的下午。这天的第七节课和第八节课都是不参加高考的副学科,朵棉跟班主任请了一个半小时的假,随后,踏上了与魔王同行的险恶征程。

    一出教学楼,朵棉就下意识地走向了车棚。

    又被靳川拎着书包给扯回去。

    “干嘛?”朵棉茫然,“你准备走路过去?很远。”她在地图上看过,最近的药房距学校的直线距离有三公里,走路肯定会来不及的。

    靳川嘴里嚼着口香糖,没答话,迈开了腿,笔直往学校正大门。

    朵棉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好皱皱眉,跟在后面。

    在步行出校门的过程中,靳川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朵棉悄悄竖起耳朵。

    “帮我买点东西送到七中校门口,五点半之前。等着。”听着听着,对方忽然把手机贴在她右边脸蛋上。

    朵棉呆住,猛地一下就歪头躲开了,“做什么?”

    “你躲鬼呢。”他居高临下地瞧着她,捏着手机,表情不耐,“刚才班主任给的单子,照着念一遍。”

    “……”大爷你太小看自己啦,鬼哪有你可怕……

    朵棉足足纠结了五秒钟,才缓慢地,僵硬地,上前两步,把耳朵贴上那只手机。就着靳川的手讲电话。

    修长的指若有似无滑刮到她的脸颊。凉凉的,有力。

    “……”朵棉心跳莫名急促,脸微热,把注意力集中到听筒里。

    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乐呵呵的:“你好呀同学,你们老师要你们买什么东西,告诉我吧。”

    “请稍等。”朵棉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只干巴巴地回了句,从校服口袋里找出一张药品清单,开始念:“三盒藿香正气液,十盒创可贴……”

    电话那边的人一一记录着,笑道:“行,五点半之前我给你们送过来。”

    “……那真是麻烦你,谢……”朵棉第二个字谢字还没说完,手机就被那人拿回去了,“嗒”一声,直接挂断。

    她很好奇:“你让谁帮我们买药?”

    靳川:“一朋友。”

    “他就在这附近么?”

    “没有。”

    “哇,那你这个朋友还真够意思。”朵棉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嗯,不用去买药就意味着不用和这人独处,实在是棒棒哒。开心。她心情瞬间暴雨转晴,笑眯眯地说:“那我们回学校吧。”

    靳川:“不回。”

    “……”朵棉被哽了下,很无语:“现在又没其他事了,不回学校,那你打算去干嘛?”

    “打游戏。”

    “……”她扶额,认真思考几秒后,还是决定放弃劝这个奇葩弃暗投明回学校上课的念头,只是说:“好的。那你玩儿去吧,我要回学校上课了。再见。”

    哒哒哒,脚步声远离。

    靳川站原地,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放进嘴里,眼皮都没抬一下。

    午后的风懒洋洋的。

    几米外,朵棉走出几步后似乎想起什么,又站定了,回过头,不大自然地说:“我回去之后,就说你采购去了,我突然不舒服所以回了学校。”

    意思就是你虽不仁但我很义,不会出卖你,你一定要记着我的大恩大德知道吗。

    说完,她转头继续走。

    就在这时,身后那人懒洋洋的声音却在意料之外传来,既松散又随性——“你跟我一起去。来,我教你。”

    几分钟后,朵棉跟着靳川来到距离学校半条街的一间网咖,刷卡,上机。在这之前,她还十分有心机地脱掉了校服外套。

    ……定力什么的果然都是浮云。

    嗯,你今天已经复习了很多内容也做了很多题了,最后两节课不是主科,就算不出来玩游戏也会是跟张晓雯聊八卦。这么想想,玩一个半小时的游戏不是罪不可赦的事。安啦,你平时那么用功,偶尔偷偷懒也没关系啊……

    朵棉在心里弹幕轰炸式地安慰着自己。

    “你的游戏昵称是什么?”她点开绝地求生的亚洲服,准备登录,边敲键盘边问一旁的靳川:“先加一个好友吧,我邀请你组队。”

    靳川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拿出烟来,点着,标准的大爷姿态。拒绝了:“你开,我看你玩儿几局。”

    “?”

    说好的教她呢?教她难道不是带她一起么?

    朵棉有一种被生活欺骗的感觉。

    “你不是说,我跟你一起来,你就教我玩儿么?”她委屈,脸蛋都皱巴成了一团,“你想说话不算数?”

    靳川抬眸,淡淡地看向她,“如果你玩儿这个游戏是为了抱大腿把把躺鸡(注:躺着吃鸡,指毫无作为,在队伍里毫无作用),那意义是什么。”

    ……他说得好有道理,无言以对。

    朵棉卡了下,“好吧。”

    游戏开始,单人局,100个人各自为营,都没有队友。

    第一局,她落地之后冲向一个屋子,被二楼的人打死。

    第二局,她在野区遇见一个人,惊慌之下把冲锋 枪换成了镰刀,挥着镰刀冲上去,被人乱枪扫死。

    第三局,反正就是死。

    ……

    “不玩了。”朵棉整个人简直快要冒烟——苍天啊,大地啊,她菜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她这么鲜血淋漓地直面自己的菜!这么鲜血淋漓地直面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在旁边安排一个目睹这场场人间悲剧的观众……

    而且观众还看得很平静。

    要疯。

    数秒钟后,靳川倾身靠过来,关了她的游戏界面,打开浏览器,下载了一款名为《aimbooster》的软件,操作一番后把鼠标和键盘还给朵棉,没什么语气道:“看见点就把鼠标移过去点击消除,按顺序,越快越好。”

    朵棉一看屏幕:第一个圆点已经出现在屏幕正中。

    她皱眉,刚要把鼠标移过去,第二个点就出现在了其它位置,紧接着,第三个点,第四个点也相继出现……

    朵棉一慌神,手忙脚乱地去戳那些点。

    好一会儿全部的圆点才消失。

    朵棉看了眼下面的计时,她的平均反应速度是1203秒,评价语是:异常迟钝。

    “……咳。”

    朵棉被自己的评语囧到了。

    旁边的靳川嗤笑出声,食指掸烟灰,面上常有的嘲讽之色由淡转浓。

    “……”朵棉努力忍住画个圈圈诅咒他的冲动,深呼吸,说:“这些点出现得这么快,谁记得住它出现的顺序?这个小游戏也太坑了,根本就没人能玩儿得好。”

    空气安静了两秒钟。

    靳川掐了烟头丢进烟灰缸里,看她一眼,也没说话,只是拿鼠标点击了下屏幕上的“再来一次”。

    第一个点刚出现就消失了。

    屏幕甚至空白了一瞬才出现下一个点,依然是眨眼即逝。

    “……”朵棉眸光闪动,瞬间瞪大了眼睛。

    游戏很快结束。

    朵棉看向电脑右下角——反应速度:0106秒,评价语:接近于神。

    靳川扔了鼠标侧过头,瞧她,语气淡讽地反问:“没人能?”

    “……”

    她咬了咬唇,两边脸颊都热热的,好一会儿,定定神,拿起鼠标点了点那个“再来一次”。

    这次朵棉全神贯注。

    最后,她的反应速度是0145秒,评价语:异于常人。

    事实证明,菜鸟的潜力都是逼出来的。

    朵棉弯弯唇,扬起下巴,意味深长并喜滋滋地看向旁边——警告你别惹我哦,我超凶的哦。

    靳川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他盯着眼前的小个子看了会儿,片刻,伸出手,捏住了她同样很小并且微嘟的下巴。

    软软的。

    “……”另一边,在对方指尖触过来的刹那,朵棉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

    他……

    突然捏她下巴是什么意思?

    这个连玩个小游戏都这么变态的变态是要干嘛?

    然后——

    靳川手指下劲儿,把她的脸掰了过去,正对电脑。耳畔随之甩过来一句话,冷冷的:“别用这种眼神看老子。”

    “……什么?”她眼神怎么了……

    “蠢。”

    朵棉:“……”这位大爷你一秒不毒舌是不是浑身不舒服。

    很快靳川就把手拿开了,目光看向别处,语气漠然,“打pubg(绝地求生),你什么时候能用这种反应速度开枪,什么时候才算入门。”

    朵棉摸摸自己的下巴,嘀咕:“好难的样子。”说完不知想起了什么事,忽然笑了起来。

    靳川皱眉:“笑什么。”

    “没什么……”她笑得眼睛都弯成两道月牙,有点不好意思,认真说:“我只是突然想起,我第一次玩游戏的时候,撞死过一个队友。”

    靳川摸烟的动作,瞬间就顿了:“………”

    “那个队友可不是一般人。”跟大神组过队这件事,朵棉想起来就觉得自豪,献宝似的凑过去,炫耀:“是个特别特别厉害的大神,职业战队的队长,亚服第一喔。”

    靳川嗤笑一声:“是么。”

    “嗯,我超级崇拜他的。”

    他拧头看了她一眼。

    “真的。我在网上搜了一些关于mys战队的新闻,那是唯一一支能杀进pgi国际总决赛的中国队伍啊。”朵棉一脸惋惜加感叹,“只可惜,《pubg》在国内还没有什么官方比赛,所以职业战队在国内的知名度都不高,粉丝群体也不算庞大。”

    “所以他们很了不起。”

    “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他们单枪匹马,却已经在为国争光了。”朵棉犹自滔滔不绝发表着自己的感慨,发表完以后,用寻求赞同的目光看靳川,“你说是吧。”

    周围很安静,没人回话。

    那人低着头,抽着烟,数秒钟后,直接起身离开了座位。

    朵棉懵了,“你去哪?”

    “你该回去上你的课了。”靳川头也不回,语气冷淡地扔给她三个字,“好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