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Chapter 10
    chapter 10

    第二天的考试,靳川依然是踩点儿进考室。虽然那个“提前十五分钟进场“的要求被此人视为浮云,但他没迟到,朵棉就已经很欣慰,很开心了。

    毕竟她还欠他三万七,谁敢对债主有什么奢求……

    月考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结束了。

    这次考试的试题总体来说偏难,考完回教室,群鸡愤鸣。

    “这次是哪个杀千刀的出的题,语文作文难也就算了,数学也难,数学难也就算了,连英语都难!三大主科全部阵亡,还让不让人活了啊啊啊!”

    “就是就是。我也觉得好难。”

    “所以化学选择题的最后一题到底选什么?a还是c?”

    “啥?不是选d吗?……诶诶诶!别冲动别冲动,选错了也不至于跳楼嘛,快去把窗户关上……”

    同学甲眼疾手快把同学乙牢牢抱住。

    同学乙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放开我!我不仅被挤出了第一考室!还做错了一道化学题!身为化学科代表,这简直是我的耻辱……”

    全班闹哄哄的,继续沸腾。

    朵棉刚回座位就目睹那一幕。

    她放下书包,边围观,边拿十八岁的脸叹了口八十岁的气,幽幽地说:“可怜。”

    众所周知,在优等生们的心目中,能进入第一考室是至高无上的荣耀,而被踢出第一考室,则是奇耻大辱。说起来,要不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朵棉转了转眼珠,悄悄地,目光一挪一挪地看向身后。

    程咬金大爷正低着头玩儿手机,面容冷漠,微弓腰,两条长腿大敞。凳子也不说好好坐,故意翘起来,把椅背抵着墙壁。

    嗯嗯?

    右腮帮子鼓起来了一点,还在吃糖?

    朵棉想起昨天晚上跟张晓雯打的那通电话,想了想,还是决定求证一下自己的猜测。敲敲对方的桌子,“哐哐”。

    靳川眼也不抬。

    “那个……”她在心里纠结着这段开场白,几秒才清清嗓子,干笑道:“你看新闻了么?城南路昨天发生了一起抢劫案,一个老婆婆被抢了。”

    翻动手机屏的指一顿。

    他撩起眼皮看她,表情一如既往的寡淡懒散。

    朵棉稍微往他凑近了点:“但是后来,又有一个我们学校的学生拔刀相助,帮婆婆把东西抢了回来。好善良好勇敢好不做作哦。”

    靳川:“……”

    周围安静了两秒钟。

    对方毫无反应。

    难道是她暗示得还不够明显?朵棉默了默,换了一种更加直白的方式,压低声:“我的意思是,那个人是不是你?”

    “你猜。”

    他开口她就闻到了淡淡的薄荷糖气味。

    朵棉眯眼:“我猜是。”

    “哦。”

    “……”所以是承认没承认?朵棉无语,“我更深层的意思是,如果真是你,那昨天监考老师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实话?幸亏那个老师脾气好,不然大考迟到,你会被通报批评的。”

    谁知,靳川听完,回了个嗤之以鼻的笑,又垂眸看他的手机去了。

    “……”好歹回句话吧,直接无视是几个意思。你这样她真的很没面子。

    朵棉小小地“切”了声,转回去坐好。

    也突然明白过来一件事——

    靳川这人,并不像那些拿腔作势的不良少年,把无视校规校纪当个性,而是他性格本身,就不可能把任何人事物放眼里。

    嚣张进骨子里。

    没多久,张晓雯也回来了,旁边还跟着一个白净清秀的男生。男生叫刘凯,成绩优异,永远的年级前三。两人边走边聊,清一色的丧丧脸。

    “你们怎么了?”她问。

    刘凯:“朵棉,你数学最后一道大题算出来是多少啊?”

    啪,一把匕首精准无误扎中她的小心脏。

    朵棉默了默,“……我没做出来。”

    年级前三一副找到知音的表情,“好巧,我也没做出来。”

    “真的吗?”她拍了拍年级前三的肩,真诚地安慰:“没关系的,这次题难,考差了也很正常。”

    “嗯。”年级前三点头,幽幽地说:“虽然我可能只有140分,但我已经尽力了。”

    “嗯……嗯?这次的数学满分不是150吗?”

    “对呀。”

    “…………”好的,她收回她真诚的安慰,并单方面宣布她和这位年级前三的友谊走到尽头。

    就在这时候,一个女生的声音忽然从后方传来,轻轻地,很甜美地说:“靳川同学,我能对一下你理科综合的答案么?”

    朵棉闻声转过头,只见说话的女生站在靳川的课桌旁边,瓜子脸,大眼睛,两边脸颊还带着丝娇羞的红晕。

    张晓雯认出她,皱眉低声:“韩乐乐?”

    朵棉也皱眉低声:“她不是二班的么?为什么对答案对到我们班来了。”

    “大概二班的男人都死绝了吧。”

    “……”

    距离两人半米开外。

    韩乐乐话刚说完,靳川就把搁桌上的一沓卷子随手丢了过去,看着手机,连余光都没瞟她一下。那表情,冷淡得仿佛在脸上大写了四个字:别烦老子。

    这一举动无疑给韩乐乐造成了打击。不过,这好像并不影响她的热情。

    朵棉拿起桌上的水杯,喝白开水,看戏。

    看见韩乐乐又指着卷子上的某道题,问靳川:“第九题为什么选c啊?”

    朵棉确定以及肯定,在韩乐乐第二次开口之后,靳川的眉心,微微拧了拧,显然是已经很不耐烦。

    嘀——朵棉听见自己脑子里的警笛拉响了。

    不妙。

    “因为答案是c。”他冷漠地说。

    “……”朵棉呛得往水杯里吐了个泡泡。

    韩乐乐也是一怔,再说话时,语气多了些委屈的成分,“为什么答案是c?”

    这回,靳川依然眼也不抬,只说了两个字:“朵棉。”

    “……”被点名的人水杯里的泡泡连成一串,赶紧放下水杯,拿纸巾擦擦嘴,不解道:“……你突然叫我做什么?”

    张晓雯侧目,很茫然地看向朵棉。韩乐乐也侧目,很茫然地看向朵棉。而朵棉此时更是成了茫然本然。

    靳川淡淡道:“给这同学讲一下题。”

    “???”传说中的躺着也中枪?为什么是她帮你讲题……她跟你很熟吗……

    朵棉无语,瞟了眼正上下打量她的韩乐乐,用力清嗓子,“可能不行吧,我现在比较忙。”

    靳川:“忙什么。”

    “忙着……”

    “看戏。”

    “…………¥”

    她认命,僵硬地扯动唇角挤出一个笑容,拿起笔,问尬站在一旁的韩乐乐:“你是哪道题不清楚?”

    韩乐乐的笑容比她还僵,“哦,不用了,我突然想起那个知识点了。”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教室后门。

    张晓雯伸长脖子打望那背影,末了摇摇头,压着嗓子感叹:“又一颗碎成渣的少女心,唉。”

    朵棉只能默默把笔放回去,默默地转身,默默地在自己座位上坐好。

    为什么有种自己在给大魔头当狗腿子的错觉……

    好可怕。

    晚自习是英语,正当朵棉陷入某种很未知的恐惧中时,英语老师拿着书进来了,“今天做完形填空专项练习,拿出练习册,翻到100页。”

    教室里一片翻书的声音。

    后排,靳川随手把手机扔进抽屉。屏幕还停留在“国际电竞赛事网”主页,第一行标红大字就是“绝地求生亚洲邀请赛赛事时间表”。

    他撩开练习册。

    突然,不知从哪儿飞来一个小纸团,皱巴巴的,刚好落在他眼皮底下。

    靳川挑眉,单手把纸团展开,圆嘟嘟的字体:你在给我拉仇恨吗……为什么要让我帮你给那个女生讲题?

    后面还画了个很愤怒的超凶的胖猫表情。

    几分钟后,

    朵棉扔出去的小纸团去而复返。她打开一看,收到的回复赫然是几个苍劲漂亮的大字:

    ——我乐意。

    她:“………………”

    几天之后,月考成绩下来了,一时间,整栋高三教学楼成了悲伤的海洋。

    “呜呜呜……”

    “没事没事,坚强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好难过喔呜呜呜……”

    “只是一次月考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

    “但是真的好难过……”

    “乖嘛。学校知道大家都考得不好,专门组织了这周五去秋游,到时候好好放松一下。”

    一班教室里,身高一米八的男生一手拿试卷,一手拿纸巾,整个人凄楚得犹如风中白花。旁边戴眼镜的娇小女生则一边叹气,一边拍着他的肩膀安慰。

    旁边路过的张晓雯咬了口鸡肉卷,莫名:“……你俩这剧本是不是拿反了?”

    陆易用力擤了擤鼻子,边哭边瞪她:“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伤心时。你懂个球啊你。”

    朵棉捂住陆易的耳朵,小声问张晓雯:“看到总分排名榜了?”

    “嗯。”张晓雯把嘴里的鸡肉卷咽下去,说:“我年级五十九,你年级二十七,都还不错。”

    “那第一名是?”她声音更低。

    “你说呢。”张晓雯往最后一排的方向抛了个眼神,意有所指,“难道有悬念么。数学和理科综合都将近满分,唯一的扣分点估计就是语文和英语作文。不过也没扣多少。”

    “这个新来的,也没见他多努力,成绩居然真的这么好?”

    “嗯。”

    朵棉沉默了会儿,点头,发自内心地夸赞:“真是个变态啊。”

    刚说完,背后冷冷两个字:“借过。”

    “……”朵棉浑身一僵,然后,机器人似的一卡一卡挪出位置。

    靳川两手都插在裤兜里,走过去了。

    ……应该没有听到吧?

    她心一松,暗暗呼出口气来。

    可令朵棉没有想到的是,她这口气还没呼完,原本已经走到最后一排的人却顿住了步子,像才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有件事儿跟你说一声。”

    朵棉:“?”

    大哥你在跟谁说话?

    “星期五秋游。”靳川靠在桌子上,懒散瞧她,“班主任让你和我这个变态,一起去采购应急用的药。”

    “……”喵喵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