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Chapter 09
    chapter 09

    还没等朵棉回过神,队伍语音室里就传出了陆易的哇哇大叫:“卧槽!在野区被围剿还能绝地反杀一挑四,姐们儿你果然是天赋型选手!贼鸡儿牛逼啊!你真的是朵棉?高二的时候被两个小学生打劫然后哭着去找警察叔叔的朵棉?”

    戴着耳机的靳川:“……”

    几秒种后,他两只手慢条斯理离开朵棉面前的键盘和鼠标,慢条斯理撤身,慢条斯理坐回自己的位置,再慢条斯理地摘下耳机,丢给她。表情挺淡。

    “……”朵棉脸微热,须臾清了清嗓子,稍稍坐直身体,“谢谢。”边说着,左手很无意识地摩了摩右手手背。

    那什么……

    他手长得还真好看,指节修长掌骨宽大。那手再配上那手速,连摁个键盘都那么赏心悦目……

    不过现在不是他手好不好看的问题。

    问题是,他刚才握鼠标的时候,也握到她的手了。

    触感凉凉的,丝毫没有那种处于紧张状态的灼热感。他很冷静。

    这么想着,朵棉又很无意识地摩了摩右手背。

    “我有洗手的习惯。”旁边那位冷不丁冒出一句。

    “嗯?”朵棉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粗体加黑的“what”。

    “所以。”靳川瞥了眼那只被她搓来搓去都快泛红的手,冷淡道:“你没必要一直擦。”

    朵棉闻言怔了怔,对自己小动作被发现这件事感到十分尴尬,干笑两声,把右手放到了电脑桌下面。然后强行转移话题,并且还用上了尊称:“川哥,真想不到你吃鸡玩得这么酷炫呀。”

    酷炫?

    靳川垂着眸,面无表情地思考半秒钟。然后反应过来。这个矮子口中的“酷炫”大概是指自己刚才那几个基础得连半职业选手中的菜逼都能毫无压力完成的操作。

    “因为菜。”他面无表情地给出原因。

    “菜?”朵棉眼睛都瞪大了,说:“你干嘛这么谦虚!如果你这水平都叫菜,那我这水平叫什么?你一点都不菜啊。”

    “我的意思是那四个傻逼太菜。”

    朵棉:“……”

    “至于你。”靳川侧目,视线上下扫了朵棉一圈儿,语气淡淡道,“‘菜’是形容人技术烂,你觉得‘技术’这俩字儿和你有什么关系。”

    朵棉:“…………”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一本正经的嘲讽脸欠扁相?好气哦,信不信她分分钟废寝忘食练成技术流给你看!

    这么想着,朵棉瞬间化悲愤为动力,抓起耳机握住鼠标,准备拿出考模拟考的精神认真打完这局游戏。

    然而一看屏幕,傻了。

    系统提示赫然一行大字:【你由于在安全区外太久而倒地了】。

    语音室里,陆易:“唉,一直不说话也不动,早让她换个网速好点的宽带,这不,又掉线了吧……果然还是我认识的她,这辈子都帅不过三秒钟,刚挑翻一队就平白无故被毒死。唉。”

    路人队友甲唏嘘:“唉,或许这就是命吧。”

    路人队友乙:“唉。”

    “……”那一刻,朵棉听见一只乌鸦从自己头顶飞过的声音。她无语又无奈,只能瞪着屏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量一点一点地变少,变少……最后变成个冒烟的盒子。

    系统:【你被淘汰】。

    朵棉难以接受如此沉重打击,哭丧着脸道:“好难过,我都还没去捡那四具尸体的装备……居然就这么死了……这可是我第一次击杀敌人,还是团灭耶。”

    旁边一道低沉嗓音传过来,冷漠更正:“我灭的。”

    “……”她余怒未消,气呼呼的,鼓起腮帮子看向靳川。

    那人撩起眼皮和她对视,面色冷淡,那表情,就差把“你给我回嘴试试”写脸上了。

    大约两分钟后,

    朵棉肩膀一垮,腮帮子一松,圆嘟嘟的金鱼脸霎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下去。这锅确实没人能帮她背,说来说去,怪自己定力不够,居然在这种关键时刻被一双男人的手吸引去了注意力……

    冤孽啊冤孽。

    外面的雨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

    “雨应该停了。”朵棉探头朝网咖门口瞧了眼,关了电脑,背上书包,刚要走又忽然想起什么,原路退回,笑眯眯地看向对她的去而复返有点莫名的靳川,道:“今天你考试迟到了。”

    靳川:“?”

    朵棉笑容更灿烂:“不管你是真摔了跤还是跟人打了架,我负责1考室里咱班同学的考勤,于情于理,都应该把你的名字报给周老师。”

    靳川略挑了下眉,“我跟人打架你都知道。”

    “……我是猜的。”朵棉眸光微闪,压低声,“你承认啦?”

    “嗯。”他点头,“所以?”

    朵棉被这人丝毫不以为意的反应弄得愣了下,片刻,清了清嗓子才接着说:“没有所以。鉴于你刚才帮我团灭了一队人,我决定做好事,不把你报上去了。希望你明天不要再迟到,我是班干部,不要再让我为难。”

    “……”闻言,靳川盯着朵棉看了会儿,在那张白生生的脸蛋儿上看出了她的六字潜台词:别惹我,我超凶。

    那小个子说完之后,似乎终于有了种小小扳回一局的感觉,喜滋滋的,转身准备离开。

    等她走出几步远后,靳川才懒洋洋地扔过去两个字:“对了。”

    朵棉疑惑地回转身。

    只见他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动,头也不抬道:“上次你刮的那辆保时捷,保险报了大部分修理费,自费也不高,三万七。你打算什么时候还我。”

    “……”朵棉整个人瞬间呆若木鸡,花了好几分钟才把思路捋清,诧异:“那辆车是你的?可是,当时那个车主明明说算了,不用我赔偿。”

    “他让我给你赔。”

    “……为什么?”

    “他脑残。”

    “……”

    朵棉第n次被呛到。她沉默。先是非常十分极其艰难地消化着这个信息,再是把三万七的修理费转化为她一百二十三个月零三天的零花钱,最后,她听见自己石化再风化的声音。

    哗啦啦啦。

    “那个……”好一会儿,朵棉才干巴巴地开口,一副态度好好打商量的口吻:“我能分期付款吗?每个月还你300块。不是我想赖账,我确实每个月就只有这么多零花钱。”

    靳川风轻云淡地笑:“还10年?”

    朵棉:“……”

    几秒钟后,

    “这样吧。”他闭眼,手指拧了下眉心,似乎非常勉为其难地好心建议,淡道:“你帮我写语文作业到高考毕业,那笔钱就销账。如何?”

    “这样啊……”

    什!么!明知道她是语文科代表是班委是老师的得力小帮手是高三(一)班的语文之光!居然说出这种话,居然用这种手段来不写作业!蔑视班规班纪!好好笑哦!她能被区区一点金钱所打倒吗?吗!

    ……能。

    朵棉捂着嘴咳嗽了两声,点点头,“这样啊,我觉得也可以。”

    靳川盯着她看了须臾,一挑眉毛:“你是班干部,这样会不会让你为难。”

    她正色摇头:“不会。”

    他似笑非笑,“成交。”

    自己招来的苦果子,跪着也要啃完,拿作业抵债的约定就这样在朵棉的欲哭无泪中达成了。当晚,她打了个电话给张晓雯倒苦水。

    刚接通就是一阵“呜呜呜”。

    “……怎么了这是?”电话那头的张晓雯正被一堆英语单词弄得头大,一听她的哭声,头更大了,“陆易又给你发恐怖片截图了?”

    朵棉无语:“……我高二以后就不会恐怖片截图吓哭了好不好。”

    “……”高二之前都还会被吓哭,合着你还挺骄傲?张晓雯隔着电话线对她翻了个白眼,把手机夹脖子上,继续拿笔抄记单词,“那你假哭个什么劲。”

    “我遭人胁迫签订了一份不平等条约。”

    “嗯?”张晓雯耳朵瞬间竖起来,脑补无限:“要你卖身还债?”

    朵棉:“差不多吧。不过不是卖身,是帮他写语文作业写到高考毕业。”

    张晓雯:“他?谁?”

    “靳川。”

    “……啊???”好友一个字音拖出了九曲十八弯,惊得连笔都掉到了地上,“靳川?你为什么会欠他钱?”

    “唉,事情要从半个月之前说起……”巴拉巴拉。语文科代表用最简洁的语言复述了一遍她的心中之痛,惆怅道:“你说怎么办呢?我身为语文科代表,监督帮助同学们学好语文,是我的责任,我现在居然为区区几万块折腰,真是有辱斯文。”

    “区区?”

    “……堂堂。”

    “嗯。”张晓雯在电话里陷入了沉思,半晌才说:“你这种情况,老实说,不太值得同情。”

    “……”虽然确实该一人做事一人当,但……你到底是谁的朋友啊喂!

    “不过——”

    “?”

    “你和靳川的这段“车祸偶遇”加“同班发展”,也太有缘分了,拿去当小说素材倒是不错耶。”被言情小说荼害多年的张少女很兴奋,展开无尽想象,“高冷帅比和呆蠢萌鸡,很配啊有木有!”

    呆蠢萌鸡是什么鬼?她哪里呆哪里蠢……不对这根本不是重点。

    “你别乱yy了,靳川有女朋友的。”朵棉语气严肃了几分。

    “神马?”张晓雯惊了,“谁?不是江湖传闻他不近女色的吗!”

    朵棉脑子里闪过李未夕倾国倾城的鹅蛋脸,话到嘴边,又想起靳川提起这件事的态度……还是决定保密。便道:“具体是谁我没看清楚,反正有。”

    闻言,张晓雯大失所望,“好吧。”

    两人又东拉西扯的聊了几句。

    “对了!你看新闻了么?”好友忽然惊乍乍道。

    “什么?”

    “城南路那边不是有一条老巷子么?今天早上,一个老婆婆出门买菜,在那条巷子里被三个歹徒抢劫了。幸好后面有一个我们学校的学生路过,路见不平一声吼,大打出手,帮老婆婆把东西抢了回来。”

    “哇,好神勇。”朵棉赞叹,“是哪个年级的?谁呀?”

    张晓雯说:“不知道。只是民警在那条巷子里找到了一件校服,被划得破破烂烂的。啧啧,可见当时多凶险。”

    嗯,校服……

    等等,校服?!

    ???

    朵棉忽然瞪大眼,吃手手,脑子里升起一个猜测——路见不平一声吼的……莫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