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Chapter 08
    chapter 08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朵棉很想朝前方的背影咆哮“其实我刚才说要送你去校门口是开玩笑的,大爷您这么拽还是淋着雨走在冷风中吧呵呵”。

    然而这番话最终还是只停留在想象层面。

    毕竟对方身强体壮人高马大,动起手来,她好像打不过他……

    朵棉最终选择了默。默默地一垮小肩膀,默默地捏紧小花伞,默默地跟在了那道高大身影后面。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

    不,确切的说,是气氛蜜汁尴尬。

    下楼梯的过程中,靳川依旧是那张标准冰块脸,一只手插裤兜,一只手拿手机,从始至终,视线就没从手机屏幕上离开过。朵棉则捏着伞跟在后面,时而疾步时而小跑,努力营造出她的个子一点不矮腿一点不短,跟得也一点都不吃力的假象。

    没多久,两人走出楼梯口来到教学楼大厅。

    靳川步子一顿。

    朵棉的步子也一顿。抬头看看天,再低头看看伞……嗯,是时候考验真正的技术了。

    人,两个;伞,一把。毫无疑问,她要和旁边这位共撑一把伞。

    ……好后悔。

    所以她为什么要东张西望发现他在睡觉?又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把他叫醒呢?高高兴兴地回家吃鸡……啊不是,回家复习不好吗?

    “啪”,朵棉认命地打开了伞,举起来撑着。

    靳川居高临下,脸上没什么表情地俯视着她。

    朵棉等了几秒钟,很礼貌次催促:“走吧。”

    靳川继续居高临下俯视她,动都没动。

    什么情况?

    这位大爷,走不走您老人家倒是给句话。

    朵棉微微皱起眉,“你不走么?”

    靳川:“你拿伞?”

    靳川:“你确定?”

    ……她自己的伞,当然要自己拿了。朵棉觉得他的问题有点莫名其妙,回答:“对啊。”

    这回靳川没再说话。他只是站在原地,伸出手,慵懒地朝她勾了勾食指。示意她走近点。

    朵棉举着伞挪动几步。

    两人距离缩短。小花伞的伞面边沿,不偏不倚,刚好和对方棱角分明的下巴齐平。

    也就是说,他下巴以上,整个头部都在伞顶之外。

    朵棉:“……”抬抬手,把伞往高处举了举,伞面边沿齐到他的嘴唇;再努力举举,齐到他的鼻梁,再踮起脚更努力地举举……

    靳川看着眼前努力把伞遮过他头顶的小矮子,凉凉地,漫不经心地道:“要不要给你找个高跷来?”

    “……”朵棉囧,干咳了一声,“不用。”

    然后伞就被人拿走了。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接过伞柄,电光火石,不经意从她的鼻尖处拂过。她微怔,闻到一股很淡很淡的烟草味。

    “跟上。”他提步就走。

    “哦。”她点点头走在他旁边,见他帮自己打着伞,又有点不好意思:“谢谢你哈。”

    “我只是不想让路人觉得我‘戴’了把伞在走路。”

    “……”这位同学,说话这么刻薄真的没关系吗?

    “而且,”他不紧不慢地走着,抽空,拿余光睨她一眼,“这是你的伞,跟我说个屁谢谢。”

    “……”对哦,要谢也应该是他谢她才对……

    朵棉觉得自己脑子可能有点当机,干脆沉默。

    雨丝毫没有转小的趋势。

    就这么沉默了会儿……

    更尴尬了。

    为什么学校会修得这么大,从高三教学楼到校门口,又要穿大礼堂又要穿操场,平白增加独处时间……此时的朵棉好希望拥有一扇小叮当的任意门。

    忽然,她想起什么事来,缓慢转过头,悄悄看旁边。

    靳川一手拿伞一手插裤兜里,肩太宽的缘故,半截右肩都支在伞面外,已经被雨打湿。

    真奇怪,今天下这么大雨,李未夕为什么没等他一起走?她在语文办公室的时候还依稀瞅见了李美人撑伞离去的孤高背影……

    难道吵架了?

    她瞬间脑补出十万字虐恋言情文。

    “你想问什么。”那人忽然眼也不抬道。

    朵棉:“啊?”

    “你那种欲言又止一言难尽仿佛我辜负了你还欠你几百万的眼神,”靳川视线冷淡地移到她脸上,“想问什么。”

    “???”what?她的眼神传达的是这个意思吗?请问这位第一你这是什么解读能力……

    朵棉有点凌乱,好几秒才清清嗓子,故作镇定地回答:“我只是在想,你怎么没和你女朋友一起走。我看到她有伞。”

    靳川:“我女朋友?”

    朵棉:“对呀。”

    靳川:“谁。”

    “……”朵棉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被呛到了。她默了默,心想明明在黑灯瞎火时都被她撞破奸情了,装糊涂有意义么?但还是露出一个假笑,摆摆手,配合同班同学:“没什么没什么,你不承认就算了。”

    靳川无意识地眯了下眼,“再给我说一遍。”

    语气低得有点危险。

    “……”为什么一不留神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朵棉用力咳嗽两声,干巴巴地改口:“口误。我的意思是,你没有女朋友就算了。”

    话说完,靳川脚下的步子骤然一顿。

    人在伞沿下,不得不低头。由于不想淋雨,朵棉只好也跟着顿步。

    周围空气再度陷入死寂。

    嗯,其实也不完全是死寂,还有秋风那个吹,大雨那个下,呼呼呼,哗啦啦。

    她有点茫然,一仰脖子,身旁的年轻男人正盯着她看。眼神里冷淡中夹杂一丝兴味,直勾勾,跟要在她脸上凿个窟窿似的。

    “……”又是什么情况?

    害怕。

    过了三秒钟。

    “我说这位同学,”靳川弯下腰,停在距离她的脸几公分的位置,嘴角勾起个寡淡弧度,“你是不是,误会了点儿什么?”

    “……”朵棉下意识往后躲了躲,再躲了躲,一听,赶紧顺着杆子往下爬,“对对对,是我误会了,我误会。”

    他轻嘲式的淡笑万年不改,吐出几个字:“知道就好。”

    之后便是一路无言。

    看到校门的刹那朵棉差点热泪盈眶。她转头,指着停在路边的一辆出租车,笑眯眯地对靳川说:“正好有一辆车,你先上吧。”

    “想不想去玩儿游戏。”对方忽然说出这么一句。

    朵棉叒惊呆:“???”

    这就是天才和平民的差距吗……为什么感觉这位大爷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满十八了么?”那人随手指了下街对面的一间网咖,转眸瞧她,一哂,带着丝挑衅味道:“好学生。”

    五分钟后,朵棉跟着靳川进了那家名为“复刻时光”的网咖。前者面无表情散漫随行,后者东张西望,有点心虚。

    好吧,她确实没来过网吧。

    左右一环顾,发现这里面环境还挺好,装修雅致,各种电脑按价位分布在不同区域。里面上网的都是年轻人,戴着耳机,右手拿鼠标,左手手指飞速在键盘上跳跃。

    吧台的收银员是一个漂亮小姐姐。

    靳川把身份证递过去。“叮”——刷卡。

    充值成功。

    朵棉走在他后面,依葫芦画瓢把身份证递过去。然而,漂亮小姐姐瞟她一眼,连她的身份证都没接便道:“不好意思,未成年人不可以上机。”

    咔,扎心了。她的娃娃脸and校服。

    “……”朵棉默了默,很坚持地把身份证递过去,一本正经:“我成年了,十八岁。”怕小姐姐不相信,还抬起手,悄悄指了指已经坐在电脑前抽烟的靳川,“喏,就刚才那个进去的大高个,他跟我一个班。”

    小姐姐接过身份证仔细看了眼,露出一个尴尬地笑,给她刷卡,“不好意思啊。”叮,刷卡成功。

    朵棉充了二十块,拿回身份证,纠结几秒,还是选择坐到靳川旁边的位置上。

    最大的爱好是打游戏?

    嗯,有必要亲眼见识一下。

    她一边思索,一边登入了绝地求生亚洲服,一看列表,陆易在线。她汗颜,戳开聊天界面:说好的回家复习呢?

    666111:劳逸结合,愉悦身心。

    呵呵。

    两人组队成功。

    须臾,朵棉想了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搜索栏里敲进去一个id:maxpro。一看,大神不在线。

    她有点失望地皱皱眉,勾选自动匹配。

    开始游戏。

    等待100名玩家就位的一分钟里,朵棉百无聊赖,无意识地转头看向旁边——靳川的电脑屏幕上既不是绝地求生,也不是英雄联盟,甚至不是任何一款当下火爆的竞技类网游。

    而是4399小游戏里的猫狗大战。

    “……”天才就是天才,连爱好都这么与众不同。她发自内心地敬佩。

    突然,

    “跳伞了。”耳旁响起道声音,慵懒又不耐。

    朵棉回过神,一看屏幕,飞机已经远远飞过地图上队友标注的绿色降落点。陆易和其它两个路人都已经降落。

    “……”她一急,手忙脚乱摁下跳伞键,然后调整视角往绿标(地图上的绿色标注点,一进入队伍,每个人的id都会呈现不同颜色,各个id标注出的点的颜色和id颜色统一)的方向飞去。

    “你离绿标的直线距离至少四千五百米,当自己有筋斗云呢。”耳畔的嗓音依然很懒散,只是语气里,显然多了一丝嘲弄。

    “……”朵棉皱眉:“但我总得去跟队友回合吧。”

    靳川脸色很淡,闻言勾嘴角,朝她虚抬了下右手。那意思就是:你自便。

    最终朵棉又落在了荒郊野外。

    她无语,迅速在附近的野区房屋里搜装备,很悲催地只捡到一把uzi(杀伤力很低的枪支),15发子弹,一个平底锅和一些药品。

    然后便找了摩托车开往陆易等人所在的废墟。

    突然耳机里传出一阵枪声。

    砰——朵棉被击中,血量瞬间变红小半。她有点慌了,摩托车加速想要冲出包围区,谁知好死不死,前面突然冒出来一个石头。

    轰隆隆。

    车翻,她整个人摔了出去。

    “怎么办……我左边和前面都有人。”她急得脱口而出。

    “别慌。”耳边的嗓音低沉而冷静,“找掩体,再判断敌人的确切方位。”

    朵棉点头,快速在一块巨石后蹲下。耳机里的枪声逐渐变大,也逐渐清晰。

    她定定神,左右旋转着视角,估计:“应该有两个在北边,一个在东北,具体多少度我不清楚。”

    靳川极淡地笑了下,“能听出大方位,还不错。”

    朵棉愣了下,惊呼:“有脚步声,不止一个,他们攻过来了!我只有15发子弹怎么办,我要死了我要死……”

    话没说完,周围的声音瞬间消失。

    耳机被摘走。

    她攥鼠标的手便猛地被人握住,同时,那人的另一只手取而代之放在键盘上,而这个姿势,她整个人几乎瞬间被对方圈进怀里。

    “……”朵棉眸光微闪,短短几秒,只看见自己的电脑屏幕在视觉转换、开镜关镜、点射连发之间光速切换几回后……

    屏幕上同时弹出几条系统提示:

    【你使用uzi冲锋 枪击倒了xxx】

    【你使用uzi冲锋 枪淘汰了xxx】

    ……

    刚才的四个敌人全部被击杀淘汰。

    局势惊天逆转,朵棉目瞪口呆。

    wtf?无倍镜无配件,15发子弹灭一队?还是uzi这种辣鸡枪……这个4399居然这么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