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Chapter 07
    chapter 07

    高三年级的生活总体来说很枯燥,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因此,在枯燥的生活中寻找乐趣,是每个高三生的必备技能。

    目前而言,朵棉最大的乐趣就是吃吃鸡。

    朋友们对她这爱好没什么反应——众所周知,竞技类游戏是男人的主场,尤其像“绝地求生”这种射击策略类游戏,灵活性太强,女玩家更是少。玩这个游戏的女生,十个里有九个都是落地死的盒子精,三分钟热度,没多久就会转战其它。

    陆易和张晓雯一致推断:朵棉对吃鸡的热情维持不了多久。

    两人还为此打了个赌。

    朵棉能维持三个月以上,陆易赢。三个月以下,张晓雯赢。赌注则是淘宝上销量第一的辣条大礼包,售价29块9。

    很有意义的赌局就这样很有意义地定了下来。

    星期三,梦魇般的九月月考如期而至。

    七中很注重学生的成绩排名。每逢考试,学校都会按照上次统测的排名先后来划分考室,每个考室坐三十人,1到30名在一考室,31到60名二考室,按排名编考号,以此类推。

    早上八点,天空雾蒙蒙的。朵棉提前半个钟头来到考场教室。

    门上贴着考号及座位编号。

    看看自己,020号。

    朵棉眨了眨眼眉。没记错的话,她上次统测的排名是班级第10,年级第19,按理说,应该是第019号座位才对。

    什么情况?

    她困惑,又看向座位表上考号为“001”的仁兄——白纸黑字,赫然是高三(一)班,靳川。

    “……”看着那两枚闪闪发光的黑体字,朵棉抽了抽嘴角,问身边的同班同学甲:“靳川没有参加上次的年级统测,为什么他是第一?”

    同学甲哭丧着脸:“听说他的入学检测就是我们上次统测的题,分数太逆天,被老师纳入总排名了。”

    “哦。”原来如此。不过……“纳入就纳入吧,你干嘛这么悲愤?”

    “我本来是30名,刚好在第一考室最后一个。”同学甲握拳,表情简直能用义愤填膺来形容,“就因为他,我被挤到第二考室了!你说,我能不悲愤吗!能吗!”

    言罢,同学甲耷拉着脑袋,霜打蜗牛似的走向了隔壁。

    朵棉远目,摇摇头,在心里为同学甲的境遇鞠了一把同情泪。20号就20号吧,比起直接被挤出一考室的同学甲,自己其实是幸运儿了。

    她在心里默默安慰了一下自己。

    距离考试开始还有二十分钟,教室几乎已经坐满。考生们要么在复习,要么在检查2b铅笔等用品,精神都已高度集中。

    朵棉把文具盒拿出来放到桌上,纯粹无意识地,不经意地,看了看位于门口处的001号座位。

    意料之中的没人。

    和新同学当了两个多星期的前后桌,虽没啥交流,但斯人的某些习惯,朵棉还是有点了解的。

    靳川会提前来学校么?

    no。

    人永远都是踩点儿进教室,说8点开始早读,不到7点59就别想看见他人。

    靳川会遵照班主任的吩咐,提前15分钟进考场么?

    no。

    试问连校规校纪都能无视的人,班主任的话算个啥?

    典型的“老子天下第一”型人格。

    朵棉一边看《高考语文必背篇目》,一边乱七八糟地琢磨着,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没多久,监考老师拿着厚厚一沓试卷走进教室,看了看全班,说:“这堂是语文考试,把与考试无关的东西都放到讲台旁的指定区域。”

    朵棉默。

    真想把自己也放过去……

    大家陆陆续续起身,把书包啊书啊放到了杂物堆放区。她紧随其后。回座位的时候又看一眼那个“001”号位。

    依然没人。

    迟到?不来?朵棉皱眉。

    班主任当着全班说过要她来打这个考室里一班同学的考勤,迟到名单通通上报,这个靳第一莫非是要挑战她作为班干部的威严?她不要面子的?

    好生气哦。

    “叮铃——”铃声响起,监考老师开始分发语文试卷。而就在朵棉手指碰到试卷的前一秒,一阵脚步声从教室外的走廊传来。

    由远及近。

    监考老师发卷子的动作顿了下,扭头,朵棉接卷子的动作也顿了下,扭头。全考场整齐划一,齐刷刷地抬眼,看向教室大门。

    于是,“靳第一”就这么万众瞩目地登场了。

    朵棉差点被口水给呛死。

    校服,不存在的,书包,不存在的,嘴角有点儿破皮,表情冷,眼神更冷。他这造型,全身上下唯一和“国重高中生”这个词有点关系的,恐怕只有腿上那条校裤。

    包括监考老师在内的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报告。”靳川的声音很平静,也很懒散。

    “……”监考老师这才回过神来。他上下打量打量靳川,不可思议:“这位同学,你这是大清早被人劫财劫色了?”

    朵棉的内心:噗。

    但她脸上的表情却很淡定。

    靳川淡淡地说:“骑车摔了一跤。”

    监考老师皱起眉,显然对这个说法很怀疑:“校服摔没了?”

    “脏了。”

    “书包也摔没了?”

    “没带。”

    鬼扯都能这么一本正经?朵棉在心里鼓掌,对这位大爷的敬佩之情霎时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又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那头,监考老师见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作罢,摆摆手:“行了,回座位准备考试。”

    大罗金仙总算归位。

    哗哗啦啦,教室里一下只剩传试卷的声音。

    朵棉趁着转身的刹那,瞅了瞅右手边。只见大罗金仙正垂着眸看试卷。面前的课桌对他而言似乎太矮,以致那双大长腿无处容身,只能屈起,岔开,放在桌子的两侧。

    视线再下移些许,看向他脚上的白色板鞋。

    鞋面脏了。几滴圆形污渍很惹眼,暗沉的,呈一种红到偏褐的颜色。

    朵棉心一沉,移开目光,注意力重回面前的语文试卷。

    打架去了吧,还摔跤。啊呸。

    不老实。

    下午的数学考试结束以后,下了一场雨。此等凄风苦雨,十分映衬七中高三学子们的心情——

    “我靠,数学会不会也太难了点啊。”

    “说好的大题前三道一分不能丢呢?说好的最后两道的第一问简单到爆呢?呵呵,我大题总共也就能得30分吧。”

    “30?我尼玛有20分都谢天谢地了好吗!”

    “就让我和这苍天一起流泪到天明吧。”

    ……

    走廊上叽叽喳喳,怨声如潮。

    “对不起,请让一下。”朵棉艰难地拨开这群愤怒的小鸟,往办公室方向挪动。

    经过三考室的时候被人叫住:“朵棉?你这是去哪儿?”

    她回头一看,是陆易。

    “哦,胖丁让我去办公室帮他改卷子,默写部分。”朵棉说着,凑近几分,很好心地提议:“要不你帮我一起改,还能第一时间知道自己的分数喔。”

    “再见。”陆易还了她一个假笑脸,挥挥衣袖,飘然远去。

    塑料般的友谊。

    她在心里呵呵两声,进了语文办公室。

    全年级一共近500人,500份语文试卷默写题的工程量,可想而知。好在老师们也不算太没人性,除朵棉以外,二三四班的语文科代表也被拎了过来当苦力。人多力量大,不到一小时便宣告竣工。

    出办公室一看,雨从最初的绵绵细雨,变成了瓢泼大雨。且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还好她有随身带伞的习惯。

    朵棉从书包里拿出雨伞,撑开,沿着走廊去往楼梯口。路过一考室时,无意识地往里面看了看。

    这一看,愣了。

    考号是001的课桌上趴着一个男生。他身形太高大,因此趴在课桌上的姿势显得有些好笑。他脸埋在臂弯里,从朵棉的角度只能看见一个脑袋顶,黑色的板寸头,发质硬硬的。

    考完试不回家,趴桌子上睡觉,朵棉用脚丫子想都知道这朵奇葩是何许人也。

    外面的雨声愈发大,凉风飕飕。

    嗯?

    ……难道是看到在下雨所以没走?

    也对,他连书包都没带,当然不可能带伞。

    她微皱眉,看看雨,又看看趴在桌上的靳川,内心陷入激烈的天人交战中。叫醒他,or不叫醒他,这实在是一个问题。叫醒吧,她倒是可以撑着伞送他去打车,不叫醒吧,这么睡着貌似很容易着凉……

    同班一场,总不能见死不救。

    纠结了会儿,朵棉清清嗓子,走上前,敲桌:“欸,靳川。”

    没反应。

    她深吸一口气,提高分贝:“靳川同学!”

    话音落地,那人总算动了动,醒过来,抬起头。趴太久的缘故,他饱满的额头有很浅的红痕,眉拧成川,薄唇紧抿,整张脸满是被人吵醒后的不满和不耐烦。

    惺忪隐怒的眸看向她。

    “……不好意思把你吵醒。”朵棉有点尴尬,生怕这人起床气上来给她一拳,赶紧解释:“今天气温低,你趴在这儿睡觉会感冒的。”

    空气安静了三秒。

    片刻,靳川闭眼,单手发狠摁了摁两边太阳穴,声音低而哑:“又是你。”

    “……”这貌似应该是她的台词吧。

    朵棉默了默,继续:“我有伞,可以顺路送你到校门口打车”

    靳川睁开眼,瞧她,目光清明冷厉,没有说话。

    空气,冷飕飕。

    气氛,很古怪。

    就在朵棉被靳川看得浑身发毛,快要受不了的时候,他终于站起身,两手插兜,大步流星,直剌剌从她旁边走过去了。

    风一样出了教室门。

    朵棉愣住,没有反应过来。

    “不是要送老子去打车,”外头冷不丁响起个声音,冷冷的,很不耐烦,显然是起床气还没消,“站那儿装雕像呢。”

    “……”朵棉被口水给呛了下。

    看看,看看,是谁说好人有好报的?这么凶,就应该让他冻死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