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Chapter 04
    chapter 04

    组队完毕,大家很快便都处于“准备”状态。

    由于之前见识过【maxpro】的技术,陆易很跪服,因此对于大神及大神的好友,他表达出了十二万分敬意。

    开局前便很礼貌地询问:“现在可以开了么?”

    “稍等一阵,broken好像有点事。”耳机里是dentist z的声音。

    朵棉听后有点疑惑,在公屏上敲字:broken?

    dentist z笑了笑,答道:“哦。【maxpro】是我表弟的号,broken偶尔会用这个号玩。”

    原来大神叫broken啊。

    朵棉在心里把这个名字重复几遍,又觉得好奇,敲字:那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号?

    dentist z回答:“他自己的号天梯(世界排行榜)排名太高。”

    朵棉皱眉,认真思考几秒后,敲字:……不太明白。

    天梯排名太高所以不玩自己的号?这两句话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这时陆易倒是有点明白了,说:“笨。全服排名越高,分就越高,匹配到的对手就越强,打起来太累呗,偶尔虐虐菜愉悦身心,这都不明白。”

    dentist z却否认了这个说法:“不是。”

    陆易和朵棉:那?

    dentist z:“broken不玩自己的号,是因为太了解高分段的打法和战术。他觉得赢起来太容易,没意思。”

    陆易:“……”

    朵棉:“……”

    dentist z幽幽地继续:“比如说,broken在高分段就从来没被队友撞死过。”

    朵棉:“…………”

    咳咳咳,算了。大神的思维果然不是她这种菜鸟能理解的。

    过了大约两分钟,dentist z:“可以开始了。”

    “ok。”陆易应声。刚要点“开始”又想起什么,静了静,忽然问朵棉:“欸,下车键是什么?”

    朵棉莫名其妙,敲键盘:f啊。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dentist z:可能怕你又撞死队友。

    “……”朵棉默。

    游戏正式开始。

    和大神一起玩游戏,陆易很兴奋,一进去就摩拳擦掌,不停地问:“我们跳哪儿?”

    dentist z开口时,语气明显比之前沉下几分:“发育流还是屠杀流?”

    broken:发育。

    dentist z诧异,打字道:这种虐菜局,发育路线可不像你风格。

    broken:有4号。

    “……”dentist z扫了眼不远处那个盯着“woshinidie”昵称,在候场区域跑来跑去转圈圈的欢脱小胖子,略思考,明白了这位老大的弦外之音——妈的带着这么菜一妞,不被撞死就算烧高香ok?

    朵棉跟着大家落在s城,搜装备,搜完在车辆旁集合,准备前往下一站。

    陆易一看朵棉,差点被雷到吐血:“这么大个城就我们四个人搜,你这装备咋这么差?”

    朵棉很委屈,打字:……1号速度太快了……我一个房子还没走完,他就把我附近的所有房子都清空了……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dentist z差点没憋住笑,正儿八经地点头:“嗯。1号真过分。”

    “……”broken静默了两秒钟,下车,站原地,打出两个汉字:过来。

    朵棉背着1级小布包(背包,用来装物资,分1-3级,等级越高容量越发)小跑过去。看见他扔下来一把m416步枪和满配配件,一把98k和满配配件,200发子弹,外加一个基础瞄准镜和8倍镜。

    朵棉惊呆:这是?

    broken:捡。

    朵棉:……哦。赶紧颠颠儿地捡起枪,装好配件和子弹。

    broken:东105蓝色两层房,一楼有二级头,二楼有二级甲。

    朵棉:……哦。又颠颠儿地跑开了。

    陆易眼瞧着大神把神装(顶级装备)让给朵棉这种菜鸡,不禁痛心疾首:“1号把那么好的枪全都让出去了,那他怎么办?”

    dentist z淡淡的:“没事。他通常喜欢杀了人再抢。”

    陆易被呛了下。

    这两个大哥会不会也太凶残了……

    车辆行驶出s城,周围立刻传来此起彼伏的枪声。

    “有敌人!”陆易惊道。

    dentist z安静数秒钟,根据耳机里混乱的枪声迅速作出判断,道:“枪声来自三个方向,有两把98k狙。”

    朵棉不由有些紧张。

    下一刻,便听见耳机里响起一道音色很低的嗓音,语气冷静,语速飞快:“北345一个,98k,北300一个,m416,东60两个,一把98k一把akm。”

    她微怔。这是broken今晚第一次说话。

    是错觉吗?

    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而且,光听枪声居然就知道敌人的方位和武器?会不会也太厉害了点……

    走神的刹那,broken已经迅速找好掩体把车停稳。

    四人下车。dentist z把98k扔在了地上,道:“你狙北边的两个,东边两个我来。”

    说完,两人便背靠背举枪射击。

    混战爆发。

    broken开镜,瞄准,压枪——砰,第一发子弹射出。【您的队友【maxpro】使用【98k狙 击枪】命中头部击倒了viv123】

    砰,第二枪。【您的队友【maxpro】使用【98k狙 击枪】命中头部淘汰了viv123】

    枪枪爆头弹无虚发。不到十五秒,北方向的两个敌人就被清除。

    东方向的两个敌人也很快被dentist z淘汰。

    见状,朵棉不由在心里为两个队友,点了个大大的赞——大神就是大神,连好友都这么牛逼。

    忽然,系统提示:【你从高处坠落重伤】

    朵棉:“???”

    陆易:“卧槽你瞎跑啥?咋把自己摔死了?”

    “……”dentist z被呛得咳了一声。

    距离最近的broken沉默了几秒,跳下山坡,弯腰把趴在地上的小胖子救了起来。

    随后打字:有药没。

    朵棉干咳两声,回复:……没有。随后就看见他扔出了两个药包(可治疗回血)。

    她捡起药包将血量回到75,囧囧地:谢谢。

    broken:你觉得你玩儿得怎么样。

    朵棉:暂时……非常菜。

    broken:嗯。

    朵棉:……嗯?

    broken:给你个建议。

    “!!!”

    大神要亲自现场教学指点迷津仙人指路指导她了吗!

    朵棉瞬间精神一振洗耳恭听,挺挺腰杆,很端庄地敲键盘:嗯嗯,您说。

    broken只打出了两个字:挂机。

    (注:指不参与战斗,在整个游戏里毫无存在感,约等于退出游戏)。

    朵棉:“…………”

    整局游戏,broken和dentist z一路杀到了决赛圈。

    朵棉则一路苟活到了决赛圈。

    在两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高高手带领下,她顺利地拿到第一吃到了鸡。

    睡前躺在床上刷微博,刷啊刷,忽然想起什么事。

    朵棉皱眉,用微信给陆易发去一条消息:你觉不觉得,那个broken的声音有点熟?好像听过?

    陆易秒回:上周玩游戏的时候他也说过话,当然听过。

    “……”可能吧。

    朵棉抿唇,把手机压在了枕头底下。刚闭上眼睛,微信消息却又来了。

    点开一看,依然是陆易发的:卧槽卧槽卧槽!我刚才闲着无聊翻了一下全亚服的战绩排行榜!突然发现!!!

    朵棉抽了抽嘴角:?

    突然发现什么你倒是说啊……发现三个感叹号吗。

    陆易:你知道上周以及今天和我们组队的那个【broken】是谁么!!!

    朵棉:不知道……

    陆易当即献宝一样列出一啪啦:绝地求生的亚服第一,mys职业战队的队长,天才少年,指挥狙击突击全能,江湖人称“亚洲人形挂”!另外,mys也是为数不多的能跟欧美区抗衡的亚洲战队之一!

    我就说broken这个词儿听起来怎么那么熟!原来!!!妈呀我居然跟人形挂组过队还一起玩儿了两把游戏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

    “……”只知道她抱过的那根大腿很粗壮,殊不知,居然粗成了定海神针……

    陆易:唉,唯一遗憾是国内还没有绝地求生的大型联赛,mys在国外特火,可惜还没火回咱们中国,曝光度不高,网上也没有照片……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居然淘汰过亚服第一broken,堪称史诗级的一‘撞’,太他妈牛逼了!我朵啊,我真为你感到自豪!

    “???”

    撞死顶级大神队友这么蠢的事,你在自豪个什么鬼啊……

    周末眨眼结束。周一早上,高三年级的广播响起,年级主任那口十分不标准的普通话从广播里传出,响彻教学楼——高三年级的同学请注意,高三年级的同学请注意,本周的周三和周四将举行九月份的月考,请大家合理安排时间,抓紧复习。

    此言一出,无疑一记重磅炸弹,把所有人的瞌睡都给炸醒了。

    陆易满脸的震惊,转过头,朝后排的朵棉道:“快快,快一巴掌打醒我,我不要做这么可怕的噩梦。”

    朵棉安慰他:“高三嘛,噩梦做着做着就习惯了。”

    陆易:“……”他心中的泪流成了西湖的水,嘤嘤嘤:“沉迷游戏,无心复习。”

    张晓雯哼了声,“那就活该垫底。”手臂揽过朵棉的肩,道:“你可千万别学他,玩物丧志。”

    “这叫‘电子竞技’,不懂就一边儿待着去。”陆易摆摆手,目光重新回到朵棉身上,凑近几分说:“哎呀,我真是越想越觉得你牛逼。第一次玩儿就能把亚服top1给淘汰了,没想到你是天赋型选手啊。”

    朵棉额头滑下一滴豆大的冷汗,“咱能不提这事了么?我当时一慌按错键,又不是故意要把他撞死。”

    ……

    后排座位,靳川有一搭没一搭地摩挲着打火机齿轮。闻言,动作骤顿,抬眸,看向前排那个面红耳赤的小矮子。

    是叫朵什么来着。

    朵棉?

    他眯了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