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Chapter 03
    chapter 03

    朵棉确定以及肯定,在新同学说完最后三个字的同时,班主任脸上那春风般的微笑,凝固了。

    最大的爱好是打游戏?

    厉害了。

    要知道,在尖子生云集的j市七中,“游戏”二字简直就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罪恶代名词,人人闻而诛之。

    这个新同学当着全班说出这么石破天惊的一句话……是梁静茹给他的勇气吗?朵棉肃然起敬。

    被惊呆的当然远不止她一个。

    全班都被那人镇住了。一张张面孔写满震惊,瞪着靳川,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看向靳川。那眼神,跟看外星人也没区别了。

    好奇葩。

    教室里很安静,气氛陡然间变得迷之诡异。

    “请问老师,”那位引起轩然大波的人漫不经心,淡淡地问:“我坐哪。”

    周开蒂这才回过神,清了清嗓子,随手指向教室最后一排的一个空位,说,“那儿有个空位子,坐过去吧。”

    张晓雯被呛了下,压低声朝朵棉道:“他位子就在你后面。”

    ……她后面?

    朵棉微皱眉,下意识扭过头。背后的课桌空空的,由于长时间没有人坐,桌面甚至蒙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过道上有脚步声靠近。

    不急也不缓,稳稳的,懒散且随意。

    朵棉赶紧把头转回来,摊开书,低下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靳川已经过来了。

    她咬了咬唇,心虚,微微将手里的课本举高,挡住半张脸。大圆框眼镜背后的眼睛偷偷往旁边瞟。

    发现这人的确另类。

    人家的书包都是用背的,他用拎的,还是单手拎。个子高的缘故,他的手掌很宽大,手腕往上的臂膀线条流畅,劲瘦分明,沉甸甸的书包在他手里,几乎看不出重量。

    朵棉又飞快瞧了眼他的脸。

    确实相当好看。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也确实就是在大街上和她发生车祸的当事人之一。

    ……真是段孽缘……

    希望不要把她认出来。朵棉在心里祈祷着,头埋得更低。

    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担心很多余了。因为那位孽缘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径直便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压根就没看过她。

    背后哐当几声。那人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朵棉闭眼,长舒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空气真清新世界真美好的感觉。

    之前的风浪很快平息下去。周开蒂前脚刚走出教室,数学老师就拿着三角板和书进来了。

    “今天复习立体几何。大家打开练习册,翻到67页……”

    教室里窸窸窣窣一阵翻书的声音。

    朵棉转身,从书包里拿出数学练习册。刚翻开,就感觉有人用手指碰了碰她的肩,力道不轻也不重。

    她转头,看向张晓雯:“干嘛?”

    正在看书的同桌抬起头,有点茫然:“嗯?”

    “你拍我肩膀做什么?找我有事?”

    “没有啊。”

    “那刚才是谁拍我?”

    背后冷不丁冒出个声音,淡淡地说:“我。”

    “……”她有点僵硬地转过头。

    靳川从裤兜里摸出了什么,随手扔抽屉里,眼也不抬地丢来一句话:“有纸没?”

    刚才他拿出来的是烟盒跟打火机?朵棉抿唇。校规规定学生不能抽烟,更不能带烟跟打火机来学校,被发现的话是有处分的……所以,身为一个班干部,她要不要好心提醒一下这个新来的?

    朵棉脑子里胡乱思索着,没听清他问的话。

    半天没得到答案,靳川微拧眉,总算撩起眼皮瞧向前排那个女生。校服穿得中规中矩,拉链合拢的位置刚好到锁骨,露出一截纤细雪白的脖子。

    皮肤挺白,骨架子挺小。

    靳川盯着这女生,短短几秒,眯了下眼睛。

    他想起她了,那个摸红包的。

    “有纸没?”懒散地又问一遍。

    “纸?”这回朵棉总算是听清楚了。她把眼镜往上推,清了清嗓子,尽量表现得很镇定,“作业纸还是什么纸?”

    靳川指骨叩了下课桌,“有灰。”

    “喔。”她点头,从衣兜里拿出一包卫生纸递给他。

    突的,讲台方向传来数学老师的声音,没好气道:“这道题,我们请现在上课最认真一位同学来回答——朵棉,你说选什么?”

    “???”

    最认真的背对着讲台的还在神游的朵棉一秒石化。

    张晓雯见状,凑过去语速飞快地提醒:“68页第¥题。”

    “……”你在表演绕口令吗。

    她嘴角一抽,以最缓慢的速度从座位上站起来,压低嗓子:“68页第几题?你说太快了我没听清……”

    “知不知道我在讲第几题?”数学老师脸黑一半。

    you h□□e been slained(你被击杀)。

    朵棉耷拉着脑袋,cos鸵鸟。

    数学老师另一半脸也黑完了,好一会儿才冷哼:“坐下,继续影响别人学习。”

    “……”double kill(双杀)。

    那啥,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明明是新同学找她说话,影响她学习才对啊。

    朵棉无言以对。心想,大马路上能跟她发生车祸,同班第一天就害她被老师批评,这位喜欢打游戏的新同学,怕是跟她八字不合。

    果然长得好看的男人都是祸水。

    珍爱生命,远离祸水。

    虽然已经是高三上期,但刚开学,大家或多或少都还有些倦怠。课间时间,男生们聊游戏聊球赛,女生们谈八卦谈韩剧,没几个人完全把心思投入学习。

    在这样的背景下,“靳川”这个名字毫无意外地在两天内传遍全年级,又在一周内传遍全校。

    七中的学子们很快就都知道了,高三一班来了个很拽的转学生。成绩好,长得帅,独来独往,还曾公开宣扬自己最大的爱好是打游戏。

    总之猴赛雷的样子。

    “你们听说没?今天又有一个高二的女生来问靳川的电话。”周五晚自习的休息时间,张晓雯兴致勃勃,开始播报今天的八卦新闻。

    陆易啃了口面包,配合得很敷衍,“那给了么?”

    “没有。”张晓雯摇头,啧啧道:“唉,那一颗颗被击碎的少女心啊。”

    朵棉戴着眼镜写作业,没有参与话题。

    张晓雯好奇:“你怎么不说话?”

    “最近关于新同学的八卦太多,都听腻了。”而且又不熟。

    张晓雯很惊讶:“你对八卦都不感兴趣,那对什么感兴趣?背单词?文言文?”

    朵棉很认真地思考了下:“吃□□。”

    陆易和张晓雯同时呛了下。

    请认真断句。

    七中高三年级的晚自习是八点半结束。下课铃一响,朵棉就背着书包直冲车棚,在一堆各式各样的自行车里寻找她的小粉红。

    开完锁,听见陆易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吆喝道:“晚上吃鸡的时候我叫你,记得开加速器。”

    “嗯。”朵棉应声,准备把自行车推出去。

    推推,推不动。

    她弯腰一看,原来是被旁边一辆很高的黑色赛车给卡住了。

    “……”朵棉皱眉,伸手握住黑色赛车的龙头,铆足劲儿,试图把那辆车往旁边挪。然而就在这时,一双纯白色的板鞋映入视野。

    光线昏暗,白鞋突兀。

    她楞了一下,仰脖子,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很高大的身影——年轻男人站姿随意,两手插在校裤的裤兜里,眸微垂,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她。

    太高了。

    坦白说,真的好有压迫感。

    “……呃,”朵棉迟迟才反应过来,露出个尬笑:“这是你的车?”

    靳川点了下头。

    她顿时像被烫到一样把手收回来,伸出个指头,指指,解释说:“不好意思。你的车把我的车卡住了,我只是想挪一下。”

    靳川在原地站片刻,上前几步。

    距离缩短,朵棉瞬间闻到了一种很淡的薄荷味,和更淡的烟草味。还挺好闻的……

    是他身上的味道?

    她有点走神,脑子也莫名有点晕。

    “让开。”

    “……哦。“朵棉见他要挪车,赶紧往旁边站开两步。

    靳川之后便没再理她。他开了锁,长腿一抬跨上单车,径直出了车棚。

    朵棉皱眉,想了想还是大声提醒道:“喂,校内不能骑车!只能把车推着走!”

    那人的背影骤然顿住。

    嗯,看来也不是完全不守规矩。孺子可教。班干部朵棉同学聊感欣慰。

    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靳川停下后,只是一条腿支地,另一条腿仍踩在脚踏上,一点要推着走的意思都没有。他回头瞅她,路灯的光在面部投下深浅阴影,几秒后,忽然出声:“你玩儿游戏?”

    朵棉完全没想到这人会来这么一句,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你说刚才陆易叫我吃鸡?”点点头,“对呀。”

    靳川闻言,嘴角调侃似的勾起道弧,没说话,直接骑车走了。

    说好的校内不能骑车呢,这个新来的,还真是视校规校纪于无物。而且,刚才他那个表情,请问是嘲讽?

    切,看不起她玩游戏吗?她可是碾压(死)过大神的人。

    朵棉暗搓搓地腹诽。

    晚上九点多,朵棉洗漱完,回到房间关好房门,在陆易的召唤下登录了绝地求生的亚洲服。

    两人很快组队成功。

    陆易:“就我们俩?我看看有没有朋友在线。”列表里浏览一番,又说:“没其他人。”

    朵棉想了想,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要不……我们邀请上次那个大神组队?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抱大腿的机会。”

    陆易一口老血喷出来:“你都把人撞死了,还好意思抱人大腿?”

    “试试吧。”

    说完,她便打开了搜索界面,回忆一番,在玩家昵称那一栏里输入了【maxpro】,查找——嗯?头像是亮的?居然在线!

    朵棉大眼一亮,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点了点那个【邀请加入队伍】。

    几秒后,队伍房间里瞬间多出一个人。

    陆易一看id,激动得声音都变调了:“卧槽!牛逼啊,你还真把大神邀请进来了!”

    朵棉也很激动,赶紧在聊天室里打字:上次的事真的很抱歉,谢谢大神接受组队邀请!感激不尽o(n_n)o!

    大神果然心胸宽广光辉伟大。

    这时队伍里又多出一个人。

    朵棉呆了呆,扫眼那个队友的id:dentist z?这是谁?大神邀请来的好友吗?

    dentist z忽然打开了麦克风。

    然后朵棉就听见一个低润含笑的男声从耳机里传出,揶揄的语气:“难得啊,你玩儿我表弟的号还会主动邀请我组队?”

    很快,聊天公屏上,

    maxpro:你不是一直想见识那个把我撞死的妞么。

    maxpro:就这。

    dentist z:哟,是哪一个啊?

    maxpro:我是你爹。

    dentist z:……

    看着一行行刷出来的聊天记录,朵棉汗——原来大神接受组队就是为了羞辱她吗……好囧,怎么有种被当成外星人围观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