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苹果 > Chapter 01
    chapter 01

    “朵棉,都十一点了,怎么还没睡?”

    “我有几道作业题不会做,在查资料。”

    “明天周末,星期一才交作业,不着急。”

    “我想做完再睡。”

    闻言,朵母嘴角弧度很欣慰地扬了扬,柔声叮嘱,“那也别超过12点。你明天下午还要去上物理补习班,别忘了。”

    “好的。”

    哒哒哒,脚步声远去。

    三秒钟后,电脑桌前的朵棉摘下眼镜,放下笔,站起身,蹑手蹑脚地挪到房门口站定。耳朵贴门。

    外面的世界静悄悄。

    nice

    刚坐回去,就收到了陆易发来的微信消息:【等你半天了,摸鱼呢?】

    朵棉干咳两声,回复:【我爸妈才刚睡。】开什么玩笑,高三生大半夜不睡觉玩游戏,被捉到可是杀头的大罪,死啦死啦滴。

    网瘾少年好友直接无视她的凄凉处境,发来一串毫无规律的字母数字组合。

    这是啥?

    朵棉眨了眨眼睛,茫然敲屏幕:?

    陆易:【不是要我带你吃鸡么?账号跟密码,别弄丢了。】

    哦……赶紧抄下来……

    【游戏下好没?】

    【嗯嗯。】

    【登录。】

    于是,在朵棉升入高三年级的某个周六,北京时间23点15分,月黑风高夜,杀人“吃鸡”时——

    新世界的大门就这样开启了。

    亚洲服的登录界面全英文,嗯,勉强能看懂。但输入账号跟密码,进入游戏后,朵棉囧了。

    游戏人物的形象是个壮汉,五大三粗,皮肤黑黑,这都姑且忍之。

    可这个昵称——woshinidie(我是你爹)是什么鬼啊……

    正囧着,界面弹出一个消息,依然是全英文,翻译成中文是“玩家666111邀请你加入队伍”。

    朵棉瞅了半天,点了点那个“accept(接受)”。

    组队成功。

    吃鸡,全称“绝地求生”,一款火遍全球的战术竞技类网游,上线以来,迅速斩获除g-star最高奖项总统奖以外的5项大奖,并打破7项吉尼斯纪录。主要考验玩家策略、战术、射击、团队协作等多方面的综合能力。

    “每局开始都是100个人,4人一队,大家一起出发,通过空投跳伞的方式到达地图的各个区域,赤手空拳,搜装备,抢物资,然后干掉除队友以外的所有人。”

    语音室里,基本知识扫盲完毕,陆易呼出一口气,问朵棉:“听懂没有?”

    片刻,朵棉挠了挠头:“……呃。”

    “?”

    “……我们还是直接开始吧。”

    好复杂的样子……其实刚才她走神了来着……不过没关系,有句名言叫实践出真知。

    陆易以为她都明白了,便道:“ok。”再一瞧队伍,迟疑,“只有我们两个?等会儿,我看看有没有其它好友在线。”

    几秒钟后,“没其它人。随机匹配吧。”

    “好。”

    绝地求生是4名玩家组成一支队伍,自动匹配后,队伍里很快多出两个陌生人,分别是1号“maxpro”和2号“kevinpro”,名字格式相近,似乎也是双排。

    跳伞以前有几十秒的准备时间,朵棉试着按不同的键,控制人物移动。于是大家就看见,队伍里那位体型最壮,皮肤最黑的彪形大汉,左蹦蹦,右蹦蹦,然后在原地欢快地转圈圈……

    突的,语音室里响起一阵笑声,一个男声打趣道:“that’s cool(牛逼)”

    “……”朵棉一看屏幕,是2号在说话。

    陆易听他说英语,有点好奇,问:“where are you from(你是哪儿人)”

    2号:“usa”

    美国人?

    第一次玩游戏就匹配到两个国际友人,她要好好表现才行,不能丢脸。电脑前的朵棉挺了挺腰杆儿,精神一震。

    语音室里,口语不错的英语科代表开始和2号闲聊。

    而口语不怎么样的朵棉……沉默吧。沉默可贵,沉默是金。

    还好这个1号也很沉默。

    从组队开始,这人就没吭过声,就那么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一下。

    ……不会是掉线了吧?她有点尴尬地猜测。

    游戏正式开始。飞机的巨大引擎声瞬间将她的思绪拽回来。

    也是在这时,朵棉才确定那位1号没有掉线。

    因为他在地图上标注了一个降落点:pecado——地图上物资最丰富,战争最多,死亡率最高的亡命之地。

    2号一看,夸张地哀嚎了一声:“hey bro,too many people there。(兄弟,那儿敌人非常多)”

    “kill them”耳机里忽然传出这么句话。

    那音色偏低微沉,很平淡,很冷静,几乎没带什么语气。

    朵棉微微一怔,下意识地又看了眼那个1号的名字:maxpro。

    陆易忽然蹦出一个字:“跳。”

    继续走神。

    “卧槽,跳伞啊!大家都跳了,4号那个胖子你还要往哪儿飞!”

    “……”啊嘞?

    对跳伞,跳伞是按哪个键来着……朵棉慌了神,眼瞧着队友们全都在皮卡多飞出机舱,赶紧摁下f——唰,她紧随其后地飞了。

    两秒钟后,2号kevin察觉到什么,狐疑,“where he wanna go(他要去哪儿)?”

    陆易抽了抽嘴角:“……i don’t know(不知)”

    一样的跳伞,不一样的着陆。

    由于没有控制好下落方向,朵棉最终掉在了黄沙漫漫的野区。

    于是,大家就看见地图上,4号那个胖子孤零零地奔跑在一片黄沙漫漫上,可怜又好笑。

    陆易无语:“你就近搜野区,捡药捡枪捡子,然后过来找我们。”

    “喔。”群众的眼睛雪亮,一切解释都很苍白,除了“喔”,朵棉实在不知道能说什么。幸好旁边不远处就是几栋野房子。

    她于是跑过去捡东西。

    直角握把?这啥……不管了捡吧。45mm子弹?好厉害的样子,多捡一点……

    野区穷是穷,胜在安全。一连晃悠好一会儿,一个敌人的影儿都没有。朵棉欣欣然。

    突然,游戏画面上出现了一行小字,翻译成中文是:【您的队友【maxpro】使用akm自动步枪击倒了yupp】。

    紧接着就是:【您的队友【maxpro】使用akm自动步枪淘汰了yupp】。

    朵棉没多留意,继续捡捡捡。

    随后,【您的队友【maxpro】使用m416自动步枪淘汰了erhuodaoshi】

    【您的队友【maxpro】使用98k狙击枪淘汰了cenk】

    【您的队友【maxpro】使用98k狙击枪淘汰了xxx】

    ……

    终于,在屏幕上不知第几次显示这样的提示后,朵棉抬起了头,有点茫然。好一会儿,她才试着道:“3号。”

    陆易:“干嘛?”

    “这游戏是不是出bug了?为什么感觉好多人都是1号击杀的……”偷偷这样说一句也没关系吧,1号2号应该听不懂中文。

    “不是啊。”

    “……哦。”随即朵棉就悟了。大神在上,她要献上她的膝盖。

    陆易继续:“对了,你找个车往我们这边来,我们这儿是安全区。”

    “哦,好。”朵棉应声,放眼一看,不远处正好停着辆小货车。她跑过去,上车,发动。

    可是,要怎么开?

    她皱了皱眉,试着调整视角,往前驾驶。小货车原地打转,好一会儿才万分艰难地朝目的地进发。

    队友们的图标在地图上渐渐清晰。

    朵棉一激动,点了个加速,几秒后,“砰”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kevin:“……”

    陆易:“……”

    朵棉坐在车上视野受限,但还是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不安地问:“我刚才,是不是撞到什么东西了?”

    “嗯。”陆易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淡定那么点儿,“你把1号撞倒了。”

    闻言,朵棉吓得手都抖了抖,一慌,想跳下车救人。谁知慌中出错,把“下车”键,摁成了“后退”键。

    于是又是“哐当”一声。

    整个世界都有刹那死寂。

    而这回,朵棉已经完全傻了。

    所有人的游戏界面同时弹出两条提示:【woshinidie使用【载具】击倒了maxpro】;【woshinidie使用【载具】淘汰了maxpro】。

    大神于是变成了一个冒绿烟的盒子(游戏里人死成盒)。

    众人:“……”

    陆易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惊呆,“卧槽,撞倒也就算了,还碾死?太残忍了吧你!”

    朵棉霎时间愧疚得无地自容,不住道歉说:“对不起……今天是我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操作不熟练,对不起……”

    下一秒,她听见耳机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冷冷两个字:“漂亮。”

    “……”朵棉风中凌乱。

    原来这个变成盒子的大神会说中文……的吗。

    隔着条网线,kevin关了语音笑得捶桌,转头,瞧向身旁沉着脸面无表情的人,竖大拇指:第一次玩就撞死了号称“亚洲人形挂”的亚服top 1,怕是要和太阳肩并肩。

    昨晚的游戏世界很快被朵棉遗忘。

    九月的周末,夏天刚走,阳光普照,气温虽不算多高,但也不低。她擦了擦汗,把袖子挽高,露出半截纤细雪白的手臂。扇扇风,散热。

    要迟到了。

    看着前方迟迟不绿的红灯,朵棉很忧伤。

    高二结束,重点中学各科都进入复习备战状态,放眼全班,半数同学都已加入补习大军。

    对此,朵棉倒没想着跟风。她觉得,学习嘛,智商高低看天意,分数高低靠人品,只能随缘。但朵父朵母却不这么认为。二老望子成龙,不甘落后,还没开学就给她报了个号称师资力量雄厚的补习机构。

    暑假补,周末补,补补补。

    如此强压下,最近的一次综合测验,朵棉的班级排名由原本的十七,升到了第十,总算在高三这年搭上了前十的小火车。

    朵父朵母很高兴,把这一进步归功于课外补习,叮嘱朵棉,务必认真地补,好好地补,不许旷课,也不许迟到。

    不许……

    迟到。

    所以她今天为什么要午睡?为什么午睡之前会忘了调闹钟?说起来,要是昨晚不玩游戏就好了,不玩游戏就不会睡不够,也不会出车祸撞死那个可怜的1号大神……

    丧。

    朵棉扶额。

    交通指示灯跳成绿色。她摇晃了下脑袋,收拾思绪,扶正龙头,骑着自行车拐入左前方的大路。

    边骑边看手表。

    现在是14点21分,离上课还有最后9分钟。她抿抿唇,心里一急,踩脚踏的动作无意识加快。

    谁知,这一快就悲剧了。

    朗朗乾坤,众目睽睽,浅粉色自行车就那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前方一辆正在转弯的黑色轿车。

    “哐当”一声——撞上。

    周围的路人:“……”

    肇事人员朵棉:“……”

    香蕉个不拿拿,祸不单行,流年不利,她这是,又双叒出车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