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幻象
    青洲到没有怀疑渡劫魔尊来历,毕竟魔哥窟是十劫魔尊陵墓,先前有十大心腹魔修入内,后面万载悠悠岁月,又有不少渡劫魔尊入内探查,想要找寻哥舒魔尊遗体,因此遇到一具渡劫魔尊的尸体并不奇怪。

    “尸体头上凹痕,显然是被棍棒重击造成,连颅骨都变形了,显然下手之人,是犹有过之的渡劫存在。”

    青洲没有被财富烧红双眼,而是冷静观察场中情况,那具尸体显然没人动过,保留身前姿势。

    在此期间,又有几个魔修接踵而至,见到渡劫魔尊的尸体后,都疯狂参与其中,自相残杀。

    这些魔修,原本闯入魔哥窟,是为了追杀青洲,但是见到渡劫魔尊尸体后,竟顾不得‘锈杖夫’的悬赏,仿佛没看到青洲般。

    青洲算是当中的异数,不为财富所动,站得远远的,远离当中的纠纷和残杀。

    “奇怪,这些魔修好像没脑子,野兽般相互残杀,这里必定有古怪。”

    青洲目光落到空地中央,四面八方都是魔修交手,气劲弥漫空间,唯独放过这里,护住渡劫魔尊的尸体。

    “不对劲,不对劲。”

    青洲黑莲杖剑一举,隔空指着中央,一朵黑莲旋转飞出,就要试探那具渡劫尸体的虚实。

    黑莲飞到半空,离实体还有十丈,就被三头魔修出手打灭,这三头魔修在前一刻还生死相拼,但是为了保护渡劫魔尊实体,却难的形成一致。

    “哈哈,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青洲目光扫视四周,最后落在一个阴暗角落。

    阴暗角落笼罩在大片阴影中,看不出里面隐藏了什么,随着青洲锐利目光投射过去,仿佛能穿透阴影,阴影竟然波动起来。

    喧闹的战场安静下来,上百名魔修纷纷停手,同时偏转头颅,幽幽目光聚集到青洲身上。

    “果然有鬼祟潜藏,蛊惑这些魔修心神。”

    青洲一纵身,举杖杀向阴暗角落。

    一声尖利声波升起,所有魔修面露挣扎表情,抗拒这道声波的操纵,最后全部失败了。

    上百名魔修同时杀来,别说是青洲,就连渡劫魔尊也要全神贯注方能应付。

    青洲根本没打算和这些魔修为敌,这种想法太疯狂了,即便对方一人出一招,都能轻易将青洲轰成肉酱。

    他的打算,是抢在受操纵魔修出手前,提前击杀潜藏暗中作祟的不知名存在。

    定水神通升起,奇水明珠弹飞出去,先是极轻之水化成朦胧纱帐,将阴暗角落笼罩住,将内部存在困住。

    接下来是极重之水,变化成一颗水滴,弹丸般投射飞去,正中藏身阴影的不知名存在。

    “叽咕!”

    古怪的叫声响起,一道灰影飞出,带着丝丝血迹,企图逃离阴影,但是四面八方都被极轻之水包围,左冲右突无法逃离,速度慢下来,让青洲看出此物外观。

    这是一头带着嘴巴长成吸盘摸样的灰鼬,背部生长密密麻麻触角,散发无形声波,对准了被控制的上百名魔修。

    灰鼬厚臀被击穿大洞,这是极重之水重创的伤势,现在又被极轻之水包围,它也发现这些雾气的阴寒蚀骨,不敢沾染一丝。

    一双绿豆般小眼睛,散发仇恨看向青洲,灰鼬知道,不杀死这个敌人,自己就难以脱身。

    灰鼬是种奇特魔畜,背上触角释放声波,能营造幻觉,混乱魔修心志,甚至能放大魔修的负面情绪,达到操纵人形的目的。

    这种魔畜最喜欢吃人脑,但本体实力不强,只得做些挑拨离间煽风点火的阴暗手段,让魔修自相残杀而死,再爬到尸体上掰开头颅,用吸盘嘴吞吃脑浆。

    甚至连空地中央的渡劫魔尊尸体,也是灰鼬营造的幻觉,完全就是虚影,是以刚才青洲出手试探,灰鼬匆忙操纵三头魔修阻拦,露出了破绽。

    青洲出手直捣黄龙,将灰鼬从藏身的阴暗角落逼出,用极轻之水困住灰鼬,将这头魔畜逼入绝境。

    灰鼬吸食人脑,经年累月夺得大量知识,因此身形狡诈无比,智慧丝毫不下于人类,知道围魏救赵的手段,当即操纵一旁的上百名魔修,同时对青洲发动攻击。

    上百名魔修,此刻内心负面情绪被放大,贪婪、仇恨、暴戾等情绪,被灰鼬利用,成为蒙蔽心智的束缚,将他们变成傀儡。

    在灰鼬的触角操纵下,这些魔修同时出手,上百道攻击铺天盖地袭来,填满青洲所在空间。

    青洲身躯暴涨,凶猿法相力量灌注全身,然后对着极轻之水用力一抓手掌。

    极轻之水往内剧烈收缩,变成一团棉花,将灰鼬包裹其中。

    灰鼬露出绝望眼神,继而转变成怨毒,背上草丛似的触角同时脱落,只剩下最粗的一根,圆球顶端朝着青洲猛地一指。

    青洲感到一根尖针刺入脑海,越刺越深,头颅好像要裂开,双腿一软,跪坐在地面。

    灰鼬在极轻之水淹没下,被冻结消融,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灰鼬一死,受操纵的上百名魔修恢复正常,纷纷收手不再攻击,转而四处寻找渡劫魔尊尸体。

    “尸体到哪去了?”

    “是不是你藏起来了?”

    “找死,我杀。”

    魔修生性凶残,一言不合就打生打死,即便没了灰鼬操纵,在利益的驱使下,仍旧会有残杀和争斗。

    甚至因为灰鼬操纵的后遗症,导致这些魔修反应迟钝,根本没注意到青洲就在现场。

    没人注意,青洲缓缓起身,用手扶着墙壁,慢慢离开这片纷乱的战场,想寻找安静地方疗伤。

    某个角落,头生羊角的英俊魔修,赤精上身,一步步往前迈进,而他对面的五名魔修,却都面带忌惮,慢慢往后退去。

    这五名魔修,放在魔律之海,都是大名鼎鼎的存在,在大乘魔修中知名度很高,但是在羊角魔修面前,却丝毫升不起气势。

    “你们躲什么?难得见面,不打个招呼。”羊角魔修挑起下巴,“提达魔,你还好吗?”

    提达魔头裹白布,肤色黝黑,平素也是精明强干的任务,但是听得羊角魔修问话,却无奈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