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六百六十七章 入窟
    嚼铁魔外形寻常,不过是普通壮汉,但却生的一口锋利獠牙,捧着一根铸铁狼牙棒啃咬。

    几口咬下,狼牙棒便从磨盘粗,便的比筷子更细,最后消失不见。

    嚼铁魔吞下铁屑,打了个饱嗝,吐出的竟然是阴风。

    此魔天赋异禀,喜欢嚼食金铁,吸取其中精气,不仅能壮大自身力量,遇到重伤也可借此痊愈。

    因此,嚼铁魔最爱收集神兵利器,不是用来赏玩,而是用来当零食吃,品尝其中美味。

    刚才吞吃的狼牙棒,便是嚼铁魔击杀一头大乘魔修后,抢夺过来的兵器。

    这次前来追杀青洲,嚼铁魔就曾经扬言,“染血之铁美味非常,锈杖夫的铁杖毙敌无数,是难得一见的美味,我必杀其人,吞食其铁杖。”

    随着破败魔、嚼铁魔先后进入魔哥窟,剩下魔修也都整顿片刻,接连进入魔哥窟。

    ‘锈杖夫’进入魔哥窟的消息,飞快传播到魔律之海各地,引发无数关注此事的魔修惊讶。

    “这真是魔律之海万年难得一见的盛事!”

    “任何一名魔修,就算大乘魔修,乃至大乘魔尊,进入魔哥窟,也不会引发如此巨大反应,偏偏锈杖夫做到了。”

    “这次,除了锈杖夫进去,更带着无数传说级合道魔修,还有大乘强者,魔哥窟内群魔济济,恨不能亲眼见到如此盛会。”

    “还记得那个传说吗?”

    “记得,哥舒魔尊死后,被心腹魔将抬入魔哥窟,安放在专门的场所,只要外人能找到,便能继承哥舒魔尊的一身功力,假以时日,必定成长为十劫魔尊。”

    “以前无数魔修进入,都葬身其内。魔哥窟是名副其实的魔修之墓,但是现在锈杖夫带着无数魔修精英,闯入魔哥窟内部,说不定能找到哥舒魔尊的藏尸之地。”

    “我等且静观其变。”

    “最好还是到魔哥窟附近,若是有什么变数或好受,也来得及伸手,大头捞不着,得些残羹冷炙也好。”

    “甚好!同去同去。”

    魔哥窟旁最近的星球上,红莲魔人和蚕人魔两族的魔人首领,却是苦恼万分。

    这段时间,他们亲眼见到,无数魔修来到附近,大部分进入魔哥窟,仅有少数躲在附近观看。

    虽说仅仅占据来人的少数,但是散布各处的魔修,也有数以万计的魔修。

    “这可如何是好?锈杖夫进入魔哥窟,我们该不该跟进去。”蚕人魔首领为难不已,老祖命令,必须亲眼见到‘锈杖夫’身死才能返回。

    但是现在,青洲闯入魔哥窟,随着时间流逝,必定会消失在无数岔路中,别说在场的两族魔人仅有几十人,就连他们举族前来,投入魔哥窟内也会大海捞针,根本找不到青洲下落。

    “如实汇报,等待老祖示下。”

    红莲魔人首领叹口气,事事请示老祖,虽然不用承担责任,却也有弊端,给老祖留下不堪大用的影响个,日后肯定不会受到重用。

    可是,他们又能如何?‘锈杖夫’这块硬骨头,已经崩掉无数大牙,他们亲眼见识,那神乎其神的神通技法,横扫一切的威势,超出他们的想象。

    面对青洲,这些魔人根本没有勇气动手,更何况闯入危急重重的魔哥窟追杀。

    “整个魔律之海的精英都来了,这场舞台太大了,蚕人魔和红莲魔人两族,怕是没有资格踏足骑上,虽然不甘心,最后只能做个旁观者。”

    两位魔人首领感叹唏嘘,望着不远处的魔哥窟。

    这些天,随着魔修接连降临,魔哥窟外层的松软土层被震松,露出下方的本体,布满细微花纹的黑色钢岩,还有那充满沧桑的气息。

    “哥舒魔尊布下的局,或许到了解开的一天。”魔哥窟内,光线出奇明亮,青洲进入其中,立刻感到进入全新天地,外界的嘈杂纷乱瞬间消失,只剩下能听到呼吸声的宁静。

    走不过片刻,前方出现分岔,左中右三条路,一直绵延到看不到的尽头远方。

    身后风声接连响起,青洲知道追兵来了,也不费力挑选,直接朝着最左的路迈步,片刻过后,岔路口已经看不见了。

    魔哥窟内部,向来以岔路多著称,地形复杂无比,青洲走不过半天,就遇到路走下来,将身后追兵全都甩掉。

    地形越复杂,就越容易迷失,青洲深知魔哥窟,入口和出口都是同一个,想要安然退出,最保险的方法便是原路返回。

    因此,每逢岔路,青洲都默默记下,在心中形成初步的地图,以备后面退出使用。

    第九个岔路后,青洲遇到了陷阱。

    原先通道地面,都是夯实的土地,坚硬无比,但是拐过岔路,路竟然到了尽头,前方是无底深渊。

    深渊下方深不见底,偶尔飘过几片铁灰色云彩,看起来安静无比,没有丝毫危险。

    “这么快就走到绝路?”

    再看对面,深渊竟然看不到尽头,没有任何彼岸的踪迹,但是区区深渊可困不住修士,尤其是能肉身飞行的合道魔修。

    青洲一步跨出,右脚伸到深渊上方,突然神色大变,因为他感到深渊有股奇异力量,断绝他悬空飞行的力量,将青洲变成普通人。

    若是这一步踩下去,青洲恐怕就要急速下坠,落入无底深渊。

    既然无法飞过深渊,那就代表此路不通。

    因此青洲放弃继续赶路,转身就要离开。

    突然,几道火光冲天而起,深渊底部好似引发什么,飘浮起无数大小飞石。

    飞石或滚圆,或扁平,大的如同小山,小的只有鱼眼大,却好似没有重量般,轻轻飘浮在深渊上方。

    “莫非,这些飞石便是用来搭建浮桥的?”

    青洲隔空一杖,打中一颗中等飞石,飞石被冲撞,远远飘浮荡开,和其余飞石对撞,飞射不少细碎石子,全都稳稳悬浮半空。

    抓住一颗石子,青洲虚握掌心,感受飞石运动,往上来回冲撞,松开手后,石子脱离掌心,飘浮青洲眼前,缓缓往深渊上空飞去。

    见到石子回到深渊上空,便停留不动,青洲终于确定,深渊底部有力量,让这些飞石汇聚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