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施加援手
    接下来,青洲铁杖飞出,顶端孕育一枚拳头大黑球,飞到大乘蚕人魔面前,圆球爆开,化成一枚修长黑莲,片片花瓣都如同利剑。

    大乘魔人吐出一口白水,在空气中拉成无数银色丝线,瞬间交织成一面白甲,挡住黑莲杖剑的冲击。

    蚕丝坚韧难断,织成的白甲防御惊人,就连黑莲爆发都斩不断,牢牢防备住大乘蚕人魔。

    青洲陷入苦战中,蚕人魔是迄今为止,他遇到最棘手的敌人,银色丝线坚韧难断,魔剑术难以损伤,而且锋利得吹毛立断,一旦出手便是铺天盖地,让人防不胜防。

    银色丝线是实体,不属水火风光任何一种,因此四定神通也无可奈何。

    眼下青洲处处被克制,面对一头大乘魔修都束手束脚,剩下两头大乘蚕人魔,在旁边虎视眈眈,一旦出手,青洲就危险了。

    邀请青洲前来的鹿身魔,不曾想到青洲如此强悍,一举灭杀十头合道蚕人魔,甚至还和大乘级别杀得不相上下,但是对方还有另外两位大乘,情况不容客观。

    突然,鹿身魔紧锁双眉展开,目光坚定,似已下定决心,猛地脱离战场,冲向巢穴中的某个高塔。

    此高塔以泥石堆垒而成,形制奇特,是鹿身魔特有的一种建筑,平时用来祭拜。

    鹿身魔冲到高塔前,举起前蹄猛力轰击,顿时将高塔打出一个洞口,四周顿时散发浓郁想起。

    从洞口往内看,竟然有上百块香石摆放在内,这座高塔的作用,竟然是用来保存鹿身魔的香石。

    鹿身魔一族,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每个族人老死前,都会破腹取石,将其保存在高塔内,若是遇到危急之时,便能以香石收买敌人,保全一族性命。

    但是这次,蚕人魔来势汹汹,根本不给他们活路,鹿身魔悲愤不已,取出代代传承积累的香石。

    鹿身魔将香石取出,飞奔到青洲身边,一道天赋神通放出,漫天刀光如雨,将蚕人魔的攻击阻拦片刻。

    “道友,请将这些香石收下,日后为我鹿身魔一族复仇。”

    鹿身魔想得明白,‘锈杖夫’此人潜力无穷,当次危急情势,尚且能灭杀十位合道,和一头大乘魔人斗得不相上下,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雄霸一方的巨擘魔头。

    蚕人魔一族势大,这次出动人马更是发动雷霆万钧,鹿身魔一族已满幸免,与其将辛苦积累的香石,便宜这些灭族敌人,倒不如用来交好‘锈杖夫’。

    等日后锈杖夫真正成长起来,现在此举也算打下伏笔,说不定能给蚕人魔带来一个大敌人。

    青洲接过香石,嗅到浓烈响起,体内血液蠢蠢欲动,仿佛有什么东西破茧而出,似乎要旺盛生长。

    这鹿身魔一族特有的香石,结构奇特无比,无时无刻不在散发香气,每散发一丝香气,香石变回缩小一圈,等到香气散发殆尽,香石变回消失无踪。

    来的路上,青洲听鹿身魔解释,香石最大作用,便在于激发魔人天赋神通。

    这魔律之海当中,无数魔人魔土生土长,加上被魔化的修士,构成庞大的魔修团体,除了那些魔人族为保全血脉纯洁相互通婚外,另外的魔修却是不管这些,相互通婚杂血,早已失去原先的本事。

    锈杖夫此魔,祖先也有原生魔人的血脉,不过因为历代通婚杂血,天赋神通隐没不见。

    在香石的刺击下,青洲感到体内血脉萌发,体内一股玄妙气息闪烁,刚刚有了感应,随即又消失不见。

    对面的大乘蚕人魔,见青洲怀中数百香石,目光露出贪婪之色,挥洒大片银色蚕丝,交织巨大渔网,朝着香石捕捞过来。

    青洲见状,张口一吞,数百颗香石全都吞入腹中,浓厚香气顺着口腔鼻腔,溜走青洲全身,然后迅速融入青洲体内,与血液合流,激发当中潜伏已久的天赋神通。

    在外,青洲挥舞铁杖,释放凌厉剑招,和银丝蚕丝相互交锋,发出清脆刺耳的冲撞生。

    “道友,你怎么把香石全都吞下,快吐出来,不然会对身体造成极大损伤。”

    鹿身魔急了,香石药力凶猛,就连大乘魔人,也要一块块慢慢吸收,逐渐激发天赋神通的力量。

    香气对血液的激发,若是超过一定程度,便会造成血液沸腾,逆冲血管,重则血气冲脑、全身爆裂,轻则淤塞血管,致使瘫痪难行。

    青洲生吞数百香石,体内血液如同沸水,翻滚气泡,不断冲击血管壁障,丝丝血气外溢,从毛孔往外冲出,凝结成丝丝缕缕的血色烟雾。

    “哈哈,过犹不及,你贪心过甚,招致如此灾祸。”

    大乘蚕人魔哈哈笑道,他们经常使用香石,知道其中的避讳和方法,香石必须缓缓使用,若是多了反成毒药,有害无益。

    “兄长,等此人死后,我们将尸体带回,用烈火焚烧,自然能将香石锻炼出来。”另一位大乘蚕人魔笑着说道。

    另一边,鹿身魔见到青洲莽撞行为,满心都是绝望,如此一来,最后希望都没了。

    青洲的情况,却比外人想象更好,因为体内血液沸腾,却没有伤及性命,而且血脉当中,一丝奇异力量开始萌发,随着香气激发,慢慢壮大生长。

    “兄长,我来帮把手,共同击杀此孽,把身体带回去提炼香气。”

    另一大乘蚕人魔加入战场,银色蚕丝补充进来,给青洲带来的压力平添一倍。

    此刻在鹿身魔巢**,全部目光都聚集在此,两位大乘蚕人魔和‘锈杖夫’交战,鹿身魔反而成了旁观者。

    青洲采取守势,以铁杖拨弄银色蚕丝,铺天盖地的银丝切割空气,好似无数利刃劈砍过来,青洲必须时刻戒备,将攻击拦在身外。

    这不是青洲头一次对战两头大乘魔人,但是因为属性相克,青洲的凶猿法相用处不大,只能以魔剑术对敌,形势极其窘迫。

    魔剑术新练成不久,招数寥寥,虽然近些日子,青洲遍寻各魔人族,参照天赋神通研制剑招,却也不是蚕人魔犀利神通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