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六百五十七章 蚕人魔来袭
    “时光流逝,我鹿身魔隐居不出,香石的传闻已经渐渐无人知晓,但还有许多远古魔族,仍旧流传香石之事,要杀我族人取香石。蚕人魔族,便是其中一只。”

    鹿身魔说出这番来龙去脉,神情哀伤,显然为鹿身魔一族命运感伤。

    “我族人丁稀少,大半都是老残,蚕人魔族却兵强马壮,因此,我恳求道友相助。”

    鹿身魔对青洲长拜,显然对铁杖雄魔的实力非常信任,要借助他的力量击退来敌。

    “我是来客,自当为主人出力,还请道友带路。”

    鹿身魔得到青洲允诺,心情放松不少,轻身快步上前,走到巢穴面前,看到双目血红的一幕。

    地上躺着几头青壮鹿身魔的尸体,平躺地面,胸腹被利刃破开,露出乱成一团的内脏,其中鲜明的血洞,那是原本香石生长的位置。

    “我的族人啊!”

    鹿身魔上前,想俯身查看尸体,却及时抽回手,因为巢**部喊杀声沸腾,显然敌人已经杀到老巢内,那里有大量老弱妇孺。

    “快走,事不宜迟!”

    青洲和鹿身魔闯进巢穴,此时鹿身魔一族节节败退,被二十多头蚕人魔围攻,退到尽头角落,却不断有成员被银色丝线擒拿,倒吊在半空摇摇晃晃。

    鹿身魔只有雄性才有香石,因此蚕人魔抓到雄性,便以丝线为刀刃,破腹取石,而若是雌性蚕人魔,却全无价值,索性将丝线化柔为刚,将其切割成碎片。

    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有四五个鹿身魔被杀,而且都是挡在前头抵挡的精壮鹿身魔,属于族群中的精锐。

    剩下的老弱等人,蜷缩在角落中,因为实力低微,无法出阵对敌,身处重重保护。

    “三个大乘,二十合道,蚕人魔好大手笔。”

    鹿身魔一族实力微弱,最强者便是邀请青州前来的这位,处于合道后期,其余的合道存在不足十人,加起来也不是蚕人魔的对手。

    这次来袭的蚕人魔,仅仅是派出的小队人马,要知道蚕人魔属于远古魔族,实力比红莲魔人只强不弱,甚至还有渡劫老祖坐镇。

    三位大乘蚕人魔,带领二十名合道,便是要彻底灭绝式微的鹿身魔族,取出所有香石。

    鹿身魔见状无比悲壮,本以为蚕人魔打打秋风,最多付出几个族人牺牲,这么多年来,鹿身魔为求自保,最擅长的就是牺牲个体保全种族。

    但是这次,蚕人魔竟然要灭族,为了获取大量香石,彻底断绝鹿身魔血脉。

    “道友请走吧!这是我鹿身魔一族的命运。”

    原先鹿身魔还想青洲相助,但是见到蚕人魔的阵容,已然心生绝望。

    ‘铁杖雄魔’的名声,流传到这里,相关事迹残缺不全,鹿身魔听到最多的,便是青洲灭杀大量合道魔修,先前还杀伤大乘级别,因此在他心目中,青洲属于精英级的合道魔修,却不是大乘魔修对手。

    如果这次蚕人魔中,只有一员大乘,那么鹿身魔自问,和青洲联手,倒也能击退地方,但现在来了三位大乘蚕人魔,鹿身魔对比敌我双方,感到一阵绝望。

    眼下鹿身魔难以幸免,鹿身魔担忧青洲,生怕连累这位邀请过来的朋友,便劝说他离开。

    青洲还没开口,战阵中央,却想起孩童哭叫的声响。

    一名孩童年纪的鹿身魔,蹬着两只胖腿,哭叫着被银丝缠遍全身,高高吊起半空,眼泪鼻涕流了满脸。

    “小崽子是雄的,快剖开胸腹,取出香石。”

    “可惜年纪太小了,香石恐怕只有拇指大。”

    两个蚕人魔交谈着,空中银丝交织,变成一把利刃,朝着孩童鹿身魔的小肚子刺去。

    鹿身魔看得目瞪欲裂,突然身边人影一闪,青洲已然冲进战阵内,身后升起凶猿法相,双臂朝着空中丝网猛地轰击。

    拳力击中丝网,两头蚕人魔被丝线传递力道震伤心脉,喷出汹涌血柱,丝线上的孩童鹿身魔,从半空掉落,被青洲一把推开,落入鹿身魔人群中。

    青洲一击得手,心中诧异不已,蚕人魔的丝线坚韧,自己全力一拳,只能将死亡震松,无法崩断任何一根丝线。

    见青洲杀出,蚕人魔众人,当即分出几人,操纵银色丝线,化成刚硬状态,刹那间漫天都是破空声,将空气切割的支离破碎。

    青洲铁杖一横,上百朵黑莲飞出,轰击漫天银丝,爆开的黑色气束,却被银丝切割消失。

    见到丝线如此锋利,青洲这才明白,蚕人魔的天赋神通何其强大,当即睁开虚空目,观察魔气走向。

    蚕人魔的银色丝线,能积少成多,化成天罗地网,因此人数越多,发挥的力量越强。

    眼看着巨大银网铺天盖地落下,青洲横着铁杖,飞羽流星放出,漫天剑气混沌飞舞,穿过丝网间隙,分别杀向操纵丝线的合道蚕人魔。

    剑气去势飞快,彼此分散,仅有少部分被银丝切割消失,大部分却成漏网之鱼,分别击中参与围攻的蚕人魔。

    青洲这一招,覆盖过半蚕人魔,造成四死六伤的战绩,重伤的蚕人魔无力为继,布置的银丝大网开始散乱。

    黑莲杖剑再度张开,重开绵软无疑的丝线,命中被重伤的蚕人魔,再度夺走六条性命。

    青洲这番出手,报销十名合道蚕人魔,折损了蚕人魔近半实力,可谓凶残无比。

    “大胆,竟敢杀我族人。”

    大乘境界的蚕人魔坐不住,当即出手攻击青洲,一条丝线纵跃如蛇,刁钻歹毒窜到青洲面前。

    青洲双眉颤抖,在虚空目中,蚕人魔此招发出,体内魔气流动轨迹,竟然暴增到十万条经络,可谓精妙至极。

    铁杖旋转,升起天蓝外罩,上面布满裂纹,俨然是一副龟甲摸样,这是青洲摸索出的防御绝技“玄武重甲”。

    丝线撞到龟甲上,无俦巨力迸发,冲击火星四溅。

    青洲爆发凶猿法相,双手抓住丝线,掌心登时被割裂,但是却被肌肉夹住丝线,任由青洲用力往后拉。

    巨力加持丝线,青洲将凶猿暴力施展淋漓尽致,另一头的蚕人魔面色剧变,双足离地而起,竟被青洲一把拉到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