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剧毒
    “心剑一击!”

    剑光长虹般抖落,覆盖七八匹食尸鬼马,无坚不摧的剑气撕裂皮肉,食尸鬼马全无反抗的余地,只得任凭剑光宰杀。

    片刻间,心剑一击便已造成五死三伤的战绩,展露出杀伐无敌的气势。。

    见到这一幕,春秋蝉对剑脊蓝鲸说道,“还请朋友出手,困住此人的飞剑。”

    剑脊蓝鲸点点头,吐出剑气化成大片海浪,最后幻化成一直大手,朝着永劫剑当头抓落。

    青洲不断御使剑光,和金气化成大手颤抖,几次从指缝穿过,大手绕着永劫剑松开抓紧,差点将永劫剑抓住。

    趁着青洲全身心对敌,一只捕风雕冲到青洲身后,抖落全身羽毛,化成无数利箭射向青洲身后。

    这下出手堪称致命,无数羽箭对着青洲后背攻击,抓住这个防御死角,要将青洲射成马蜂窝。

    青洲不能分心,否则永劫剑将被金气大手抓到,只得强行运起百劫重生体,硬抗捕风雕的羽箭攻击。

    叮叮当当,大部分羽毛被青洲皮肤弹飞,但是仅剩的少部分,将青洲后背插得密密麻麻,肌肉收缩下,一滴血没流。

    “咚”

    这头来袭的捕风雕,属于精英级,攻击力强悍无比,先前一波化羽为箭,然后攻击接踵而至,全身裹着飓风,迅猛冲撞到青洲后背,仿佛一座山峰横移过来。

    它看准了青洲无法分神,想要趁机重伤青洲。

    妖兽身躯本就强悍,全力冲撞下,以坚硬的鸟嘴为撞头,庞大的身体重达几十万吨,简直能碾碎一切。

    这下攻击,青洲不能硬抗,当即身躯虚化,将速度提升到虚空步三档,闪开捕风雕的冲击,但是控制飞剑的心神减弱一丝,永劫剑为止一顿。

    剑脊蓝鲸见状,金气大手快如闪电,将永劫剑抓住,然后就势融化,变成一枚表面光滑的金属圆球,将永劫剑困在当中。

    青洲隔空动手,圆球上升下落,剧烈振动,接二连三凸起,永劫剑几番冲击,却打不破金气的围困。

    剑脊蓝鲸经历刚才交手,知道单凭在场的任何一个合道妖兽,单打独斗都不是青洲的对手,如果想要灭杀青洲,必须通力协作,配合其他妖兽。

    于是,剑脊蓝鲸利用天赋神通,将金气变成牢笼,困住青洲的大道之宝永劫剑。

    青洲属于剑修,一身实力大半都在永劫剑上,现在永劫剑被困,虽然能用双手发射剑光,但是威力却大大降低。

    其他妖兽见有机可趁,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要趁机将青洲灭杀。

    青洲袖口张开,阴阳扇落到手中,对着四面八方用力挥舞,现在他实力突飞猛进,可以不间断扇动阴阳扇几十次。

    随着阴阳扇力量不断叠加,一开始吹出的是黑白旋风,到后来凝聚成黑白各半的光柱,最后,变成漫天飘落的鹅毛大雪,黑白各异。

    黑雪和白雪夹杂飘落,覆盖了数十万里的战场,在场的妖兽一个都没有漏掉。

    大乘捕风雕见到雪花掉落,瞳孔猛地收缩,双翅张开,刮起刀割般飓风,飓风升到头顶,将白雪黑雪顶住。

    那些毫无防备的妖兽,自信自己的防御,任由第一片雪花落在身上,便遭受极其可怕的攻击。

    一片六棱雪花飘若,轻若少女的抚摸,落在精英级合道妖兽捕风雕身上,层层铁羽叠加的防御,堪比厚达十米的钢板,但是在雪花面前,却比一张白纸更加脆弱。

    六棱雪花,半边黑半边白,所过之处,一切都如春雪消融,强如捕风雕的铁羽被瞬间穿过,雪花没入体内。

    精英级的合道捕风雕,被一片柔弱雪花入体,瞬间融化消失,只剩下一团黑色羽毛,消散在虚空当中。

    其余的妖兽,只要被雪花碰到,就是消融死亡的下场。

    春秋蝉双翅震颤,撕开虚空裂痕,将黑白各半的雪花撕得粉碎,然后慎重避开飘散的雪粉。

    泪斑蟒则是张口猛喷,将雪花垂到远方,使之不能靠近身边。

    青洲出动阴阳扇,造成的杀伤更超过永劫剑,将参与围攻的合道妖兽杀得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躲在妖兽群中的灰猴子,一点也不狼狈,仍旧停在原地,但是从头顶飘落的雪花,一片也沾不到他身上,仿佛自动避让开。

    但是在灰猴子四周,那些实力稍弱的妖兽,在雪花的消融下,纷纷惨叫消失。

    “放肆!”

    大乘捕风雕双翅抬起,对着漫天雪花扇动,飓风狂潮迎向黑白雪花,将其远远吹到另一边,不能伤到在场的妖兽。

    “别带着,下手杀了此人。”

    大乘捕风雕救了所有妖兽,然后语带不满下令。

    几头精英级妖兽回过神来,威胁他们的雪花已经消失,目光凶狠看着青洲,这次是他们报复的手。

    青洲叹了口气,阴阳二气杀伤力没的说,可惜太过容易被破解,若是无法解除敌人,便无法造成杀伤。

    两头春秋蝉杀过来,分别打出“春困”“悲秋”两道精神攻击。

    青洲刚要出动心剑,另一边,两条泪斑蟒身躯狂摆,两根铁枪似的尾巴分别朝着青洲前胸后背插落。

    面临前后围攻,青洲袖口抖动,凶猞猁的毒液珠子扣在掌心,然后朝着两头泪斑蟒的头顶打落。

    墨黑色珠子爆开,黑色气流沉重下落,笼罩两条泪斑蟒大半个身子。

    “小心,有毒!”

    凶猞猁在不远处看到,认出是属于自己的毒液,甚至毒液的恐怖,慌忙出声提醒。

    来不及了,两条泪斑蟒剧烈咳嗽几下,身躯僵硬坠落,被黑气笼罩的地方变得漆黑一片。

    眨眼功夫,被毒液碰到的泪斑蟒死了。

    但是毒液的杀伤却不仅限于此,眼看着黑气在往外扩张过程中,慢慢变得稀薄,但是毒性却没有丝毫减弱,就算是陨石也会被腐蚀风化,最后变成无数砂砾。

    妖兽们更是对黑气避之不及,离得远远的,青洲趁机扩张空间,局势大为好转。

    “嘿,那只大猫,你的毒真不错。”

    青洲一声调侃,让凶猞猁气的火冒三丈,张牙舞爪加入战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