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六百二十章 展开序幕
    “可惜了,这次我还以为,能找到那个大乘级别的表叔,如果有了它的加入,猎杀人类修士必定十拿九稳。e小┡说ww┡w1xiaoshuo”一头捕风雕不无遗憾说道。

    这头后来加入的捕风雕,对杀掉青洲非常热切,甚至还外出寻找自己的表叔,想要增加一个大乘级别的助力,可惜那头食尸鬼马的隐居地已然转移,没有找到它的下落。

    青洲此刻实力大增,不打算继续逃了,而是想要沿原路返回,正面击破春秋蝉和泪斑蟒等妖兽的联盟。

    毕竟此刻,还是合道级别的妖兽在围堵青洲,若是等到事情被闹大,大乘以上级别的强大妖兽再度出现,青洲就危险了。

    毕竟这里是妖兽的地盘,青洲属于孤军深入,四周皆敌,外无援兵,若是不知进退执意要战,只会越打越累,最后引出强大到不可战胜的妖兽,落得个失败被杀的下场。

    因此青洲打算撤退,拒绝了让神机鼠变化妖兽,带着他离开的剑意。

    毕竟还没到那一步,追杀青洲的几头妖兽,只是合道级别的精锐,还不至于让青洲落荒而逃。

    当两方势力再度重遇时,青洲人就孤身一人,但是春秋蝉的妖兽势力,却扩大不少,显然这段时间收罗大量同伴,历练已经翻倍上升。

    青洲敏锐看到,除了先前那对泪斑蟒兄弟外,再度出现一对长相一模一样的泪斑蟒,被众多妖兽护在中央,显然和禁空咒有关。

    在长久交战中,妖兽和青洲都现,禁空咒是限制青洲行动的最佳手段,而且百试不爽,先前被青洲趁机重伤泪斑蟒,险些被破掉禁空咒,因此后面逐渐加强对泪斑蟒的保护。

    青洲现在已经完成身与道合的初期阶段,成为合道中期的修士,实力何止翻倍上升,因此禁空咒已经不再畏惧,就算再来一对泪斑蟒也不怕。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上,将那个人类撕成碎片。”

    捕风雕、春秋蝉、雷斑马和食尸鬼马四种妖兽,聚集起来也有洋洋洒洒上百头,只是大多是庸碌之辈,还是以先前追杀青洲的五头妖兽带头。

    两对泪斑蟒分不开来,其中一对分外醒目,其中一条尾巴光秃秃的,显然曾经被人斩断,就是当初被青洲重伤的那条。

    四张血盆大口,朝着青洲大口一声,两道禁空咒交错叠加,降临在青洲身上。

    熟悉感觉笼罩全身,青洲感觉大不相同,身躯内的血液蠢蠢欲动,当即双臂一震,肉眼看到身边出现透明的撕裂痕迹。

    晋升合道中期后,青洲的**力量大幅度上升,竟能将禁空咒轻易挣开。

    看着两道禁空咒打落,春秋蝉等妖兽,露出成竹在胸的神情,先前一道禁空咒,便让青洲进退不得,现在两咒齐出,是插翅难逃的绝杀陷阱。

    不料,青洲轻易撕开禁空咒束缚,受到冲击最强的便是四头泪斑蟒。

    禁空咒这等逆天神通,和泪斑蟒本体相连,被青洲径直打破,当即受到恐怖的反噬。

    反震的力量传到蛇头上,将原本就张开极致的蛇口撕裂,大团血球掉落。

    最弱的一条泪斑蟒,大半个蛇头被从嘴角撕开,整条蟒蛇都气息奄奄,很难继续参与对青洲的攻击。

    原本稳操胜券的春秋蝉等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的目瞪口呆,随即反应过来,展开对青洲的攻击。

    一头食尸鬼马,趁着青洲飞剑离手,攻击五头结伴攻击的春秋蝉,张口生一记剧烈的震天铁吼。

    气波如此密集猛烈,达到了虚空留痕的地步,青洲看着震天铁吼的气波飞到面前,猛吸一口气,然后回以一身更响亮的巨吼。

    两声吼叫的气波对撞一起,散布四周的妖兽遭殃了,被外溢的余波整得东倒西歪,实力低微的妖兽,七窍留下红线似的血流。

    然后,青洲回顾一眼,五头春秋蝉剧烈振翅,将大片虚空震裂,蛛网般的裂纹呈立体交织,将永劫剑裹在其中。

    永劫剑不断射出剑光,与持续蔓延过来的裂痕交锋,迸火花火星。

    于是,青洲干脆双手空空,一头冲进妖兽群中,背后一连串妖兽在后面紧追。

    一拳打中食尸鬼马的腹部,妖兽吃痛,尾巴拂尘拍下,破空声音仿佛一枚巨大铁锤。

    青洲手臂不动,肌肉猛的隆起,食尸鬼马抽打在手臂上,遍布网状血痕,但是却没有伤到筋肉骨骼。

    然后青洲再度力,拳头打破腹下马皮,顿时破开巨大伤口,鲜血裹着内脏往下掉落。

    青洲感到触手粘稠,整只手臂插入食尸鬼马胸腹,然后对着心脏手掌张开,将心脏攥住捏爆。

    见此情景,正冲杀过来的两头捕风雕,露出畏惧的神情,往后面急退去。

    青洲伸手一招,永劫剑挣脱虚空裂纹的束缚,化成一道白光,落到青洲掌中。

    永劫剑分出两股剑光,分别追上后退的两头捕风雕,在锐利的见光面前,钢铁般羽毛被轻易撕裂,然后是血光飞剑,骨肉成泥。

    “快挡住他。”

    春秋蝉等带头妖兽,看的惊心动魄,没想到短短一些日子没见,青洲的力量就上升到如此恐怖的地步,连禁空咒都困不住他。

    四头被反震弄伤的泪斑蟒,吞吃大量药材,总算将伤口的血流止住,在妖兽强大的体质愈合下,伤口慢慢消失。

    看着青洲在妖兽群中来去纵横,肆意杀戮妖兽同伴,两对泪斑蟒知道,就算禁空咒困不住青洲,至少能拖延他的度,如果以现在的度杀下去,在场的所有妖兽将全军覆没。

    于是,四头泪斑蟒再度张口,两两成双动禁空咒,一左一右,从青洲身体领边传过来,将他的身体笼罩住。

    青洲正追杀一头春秋蝉,眼看着就要用永劫剑削断头颅,身体瞬间变得沉重百倍,知道禁空咒再次降临。

    “没用的。”

    青洲深吸口气,堪比合道后期的体质动,虽然四周空无一物,却响起钢丝被崩断的声音,将禁空咒带来的束缚逐一破掉。

    四头泪斑蟒的行为并非全无用处,至少青洲全力对付禁空咒的时候,几头精英级的妖兽,已经来到青洲身边,动各自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