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且战且退
    这个妖兽团队,是为了黑羽报仇成立,成员少而精,都是黑羽那个级别的合道妖兽精英,四处打探消息,想要击杀一两个当时参与的修仙者,替妖兽一方扳回士气。

    “李青此人,在族内的评价,已经上升到田尘一个级别,属于霸下星区合道境界的领军人物,十三载便是死在他手上,击杀此人的意义非常重大,我们这次必须得手。”

    “那是当然,我们聚集在一起,即便是大乘修士斗能对付,更何况区区的一个合道修士,只是此人遁术极快,不要被他跑了才是。”

    两条泪斑蟒这时开口了,“我们两兄弟,是异卵同生的兄弟,天赋神通能叠加互补,能组合成一门神通‘禁空咒’,锁死他的移动,让此人无处可逃。”

    “好,有各位再次相助,我们定能旗开得胜,击杀青洲。”

    青洲进入隔空地带,意外发现,这次运气不佳,一路上空荡荡的,没有遇到哪怕一只妖兽,知道事情不对劲。

    到了第五天,青洲进入一处真空地带,这里没有陨石没有星体,干净的连尸体都没有,属于隔离地带中罕见的清静场所。

    然后,没有任何征兆,伏击的妖兽出现了。

    “青洲,这下你插翅难飞。”

    青洲看着埋伏的妖兽,攻击七头妖兽,都是先前黑羽级别的,看来对方吸取前面的经验,采取精兵计划。

    妖兽看似凶残鲁莽,实际上却是智慧丝毫不比人类差,对青洲等出名的强者,都有搜集情报,判断出青洲的特长,不是兵海战术能获胜的。

    两条泪斑蟒伸展开来,朝着青洲左右两侧大张血口,恐怖的吞吸力凭空显形,形成两个漏斗般的波纹,将青洲夹在中央。

    禁空咒发动,在这门神通的作用范围内,所有遁术都被限制住了,就连最顶级的遁术,都慢的如同龟爬。

    青洲立刻察觉不妙,四周空气凝固,如同精钢铸造的囚笼,身上仿佛挂了千万斤的铁块,就连虚空步都难以发动。

    两条泪斑蟒,在联手发出禁空咒后,双尾猛地折弯,铁棍般抽打到青洲身前,呈现交叉形状。

    青洲退无可退,举起永劫剑,用力往前一斩。

    两条泪斑蟒吃痛,尾巴被砍的凹下去大块,虽然有鳞片保护没有见血,但是一排鳞片被砍的变形,显然受伤不轻。

    虽然青洲打退泪斑蟒攻击,但是禁空咒仍旧存在,限制住青洲翻转挪移的余地,于是其他妖兽开始发动攻击。

    三只春秋蝉,摇摇对着青洲扇动双翅,先是金线同时亮起,然后是银线同时亮起,两个呼吸的功夫,六道神通便交错发出,密集往青洲头顶轰炸过去。

    青洲脸色都变了,狠狠一拍头顶,乌黑头发仿佛裂开般,一枚乳白色的小剑从头顶飞出,迎向春困和悲秋两种神通。

    与此同时,三只春秋蝉再度振翅,这次是超过十万次振动隔空发出,在青洲前后左右绽放裂纹之花,而且树枝状的裂痕,慢慢往青洲身上延伸,若是要接触到他,足以轻易撕裂驱赶。

    心剑飞出,将六道精神层面的攻击击碎,发出的声响震颤人心,让青洲心烦意乱,几乎把守不住阵地。

    面对春秋蝉打出的虚空裂纹,青洲严阵以待,甚至其中的威力,永劫剑发出的攻击,转化成黑洞剑意,将裂缝一丝丝吸收掉。

    当一声,食尸鬼马趁着混乱,长长尾巴伸出,抽打在青洲后脑,打的青洲眼冒金星,嘴角泛起血腥味,快速往身后打出一道剑光。

    接下来,捕风雕隔空发出飓风,高度凝聚的风刃旋转起来,仿佛一轮巨大的血肉磨盘,泰山压顶往青洲身上掉落。

    青洲知道眼前是杀局,当即毫不犹豫,挣开虚空目,捕捉到身边的黑色光环,然后发动虚空步四档走入其中。

    飓风掉落,但是不见血肉飞起,因为青洲已经消失了。

    下一刻,青洲出现在三头春秋蝉身后,长剑一横,斩落两头春秋蝉,一死一重伤,伸手将死去的尸体抓住,放入储物环内。

    两条泪斑蟒,见到青洲脱离禁空咒,惊骇程度无以复加,剩下的妖兽们也都调转攻击方向,转向青洲那边。

    青洲转身就逃,一记虚空步四档,就已经消耗青洲体内所有力量,最后的一剑更是竭泽而渔,现在的青洲完全是个一捅就破的空架子,因此青洲只能逃。

    这七头妖兽组成的杀阵,将青洲围的水泄不通,上天入地五门,但是青洲以虚空步四档横移,果断重创春秋蝉,打开一个缺口。

    但是,缺口的方向,不是靠近修仙者阵营,而是面向妖兽那一边。

    情急之下,青洲顾不得了,大口吞咽补充法力的灵液,然后施展虚空步往前奔逃。

    速度最快的捕风雕和食尸鬼马,一马当先追向青洲,泪斑蟒和春秋蝉紧跟其后。

    原本三头春秋蝉,现在被青洲杀了一只,剩下的一只完好春秋蝉,还要照顾遭受重创的另一只,暂时无法加入追杀阵营。

    青洲知道,不能被泪斑蟒追上,一旦陷入禁空咒当中,就会限制移动速度,只有虚空步四档才能破除。

    随着法力慢慢恢复,青洲尝试提升虚空步速度,渐渐拉长和身后妖兽的距离,消失在捕风雕和食尸鬼马视线中。

    “可恶,让他逃了。”

    “谁能想到,他竟能破解万无一失的禁空咒。”

    “失算了,失算了。”

    捕风雕和食尸鬼马懊恼的相互交谈,身后两条绵长的泪斑蟒慢慢追上来。

    突然,一道闪电般的剑光从上空劈落,正中其中一条泪斑蟒的身上,这条泪斑蟒反应极快,身躯剧烈收缩,但还是被剑光斩中。

    十里长的一截尾巴掉落,泪斑蟒疼的全身抽搐,但显然只是重伤,还没有死亡。

    青洲见状还要出剑,但是两条泪斑蟒已然看到他出现,偏转蛇头,做出发动禁空咒的姿势,而前方的捕风雕和食尸鬼马也都扑过来。

    于是,青洲果断选择撤离。

    就这样,青洲和妖兽双方展开攻守交战,青洲想要击杀泪斑蟒,消除禁空咒的威胁,但是妖兽发觉他的行动后,将两条泪斑蟒保护的严严实实,甚至还设立陷阱,差点让青洲陷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