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四十五章 血腥争夺
    金佥狞笑着,就要催剑气,将光尘搅碎之余。天籁小说Ww并用剑气将青洲四人席卷其中。

    突然,金佥手腕一沉,微不足道的光尘,竟然如同重若千钧,压制得剑气烈日不断往下沉,再三催促也无法往前飞去。

    岳千军的微尘剑道,能将乾坤化成微尘,因此小小一粒微尘,却带着无穷巨力,若是金佥经过传承空间,合道的是原版御极剑道,到也能抵挡微尘剑道,但是现在,一个回合就被逼得手足无措。

    光尘一阵抖动,将剑气烈日击溃消散,然后回到岳千军手中。

    金佥先是呆住,然后勃然大怒,“原想着出三成力气,现在我要出全力了。”

    大道之宝的长剑举起,剑光如同月光流淌,汇聚成七条九曲光带,金佥目视光带,带着君临天下的傲然气息,吐出三个字“天之御”。

    七条光带越拉越长,不断扭曲转折,将青洲四人围在中央,青洲等人感受到,光带带着莫大威力,竟能影响他们身边的一切。

    这时候,阳和尘一伸手,幻化出一枚硕大龙头,龙头栩栩如生,双目灵光有神,朝着天空大口一声,将七条光带一根不落吸入口中,最后龙头和光带同时消失不见。

    阳和尘沉默寡言,没有多说,转身回到人群中。

    金佥快崩溃了,疯狂大叫起来,“我不管,你们统统都要死。”

    说完这句话,金佥手握长剑,合身化成一道流光,朝着齐不克飞射而去,气势比刚才更加旺盛,显然出了十二分的力量。

    齐不克双手空空,哈哈大笑起来,对着飞射而至的剑光,身形如同水中倒影扭曲起来,竟然被流光一招贯穿,但是随即恢复原状。

    下一刻,齐不克手足不动,平地飘浮而起,往后直直倒去,竟朝着金佥人剑合一的剑光追去。

    金佥已经人剑合一,身处玄之又玄的状态,胸中充满人挡杀人的豪情,突然眼前一闪,齐不克手舞足蹈出现在他面前。

    “御极剑道,别搞笑了。”

    话音刚落,齐不克双拳前伸,重重打在金佥胸口,将他从人剑合一的状态打出来,然后重重摔落地上,长剑在地面上叮当作响。

    “为什么?”

    金佥用拳头捶地面,不敢相信眼前一切,本以为除管制后,能横扫同等境界的存在,但是面对岳千军三人,却被克制的死死的,磨剑天尊大弟子的传承,怎么可能如此弱?

    “不是御极剑道太弱,而是你本人太弱。”青洲淡淡说道,引起了金佥的注意。

    “他们三个我打不过,你一个化神修士,也赶来嘲笑我。”

    金佥双目露出杀机,猛地捡起一旁的长剑,只见长剑上方浮现一条古朴大道,正是剑身内部的九御大道,情急之下,金佥已经使出最后一招,强行逼出大道之宝中的大道之力。

    “青洲,去死吧!”

    大道之力隔空出击,瞬间打在青洲身上,但是金佥期待的灰飞烟灭的场面没有出现,因为大道之力被挡住了。

    只见青洲伸出手掌,九御大道悬浮半空,四周的大道之力,被无形力量震慑,然后一寸寸往回缩,最终连同九御大道回到长剑内部,重重掉落地面。

    “金佥,再见!”

    青洲袖子一抖,与此同时金佥全身猛地震动,额头破开血洞,后脑勺迸出一股血柱,身躯倒下时,双眼还带着难以置信的眼神。

    “井底之蛙,夜郎自大。”岳千军看着金佥的尸体,淡淡说道。

    说起来,金佥也算天资过人,竟能凭着行宫内的只言片语,便能推断出御极剑道,可是不经过传承空间,终究比不上原本的御极剑道强大,面对岳千军等人都要被压制的死死的,更何况是青洲。

    虽然先前金佥算计青洲他们,但现在人死如灯灭,不光是青洲,就连岳千军三人,倒也没人有戮尸泄愤的想法。

    “不瞒各位,我获得磨剑天尊的传承,已经掌握了炼化浮空岛的核心秘密,只要我们将浮空岛收起,就能从这处虚空消失,让那些企图做渔翁的窥探者望空兴叹。”

    浮空岛广阔无边,空间不计其数,控制一切的中枢,就在浮空岛核心地区……中央剑府。

    现在岳千军三人同样得到传承,还是磨剑天尊弟子的传承,从各种方面都和青洲密不可分,因此青洲放心说出秘密。

    “那真是太好了,以后浮空岛就是咱们的秘密基地了,若是私下有事,完全可以集中在这里办理。”

    岳千军兴高采烈说道,现在他们三人,和青洲形成一个小团体,可以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当务之急,便是要前往中央剑府,找到镇岛府碑,并将其炼化,那么我就能操控浮空岛的部分禁制机关,就算是渡劫修士闯进来,我们也不怕。”

    青洲从传承空间收获的,除了磨剑天尊的剑道,更有浮空岛的掌控权,尤其隐秘的是,修仙大世界各处,有不少磨剑天尊留下的宝藏。最后这个秘密,青洲决定记在心里,就连岳千军三人也不说。

    此刻的浮空岛内部,大部分进入内部的修士,从各大空间有所收获,因此相遇的修士,都展开厮杀,抢夺对方的宝物。

    “啊!”

    一个修士胸口被刺穿,松开的衣襟滚落拳头大的瓷瓶,被下手的修士接住,开口嗅嗅药香,露出满意的笑容。

    “好兄弟,你我兄弟情深,五十年的交情了。可是在登天丹面前,再打的交情也得先喂狗。你不肯给我,兄弟我很为难,只要让你去死。”

    ……

    某处空间内,十几具尸体纵横交错,两个血淋淋的人影相对而立,大口喘息着,血液从额间丝、下巴滴落地面。

    两人中间,一把金色长剑悬浮半空,锐利的金光让人不能直视,但凡企图靠近的人或物,都要被长剑泄露的剑气割裂粉碎。

    很显然,这把金色长剑,最差也是大道之宝级别。

    “师兄,碍事的都死了。现在你我二人可以平分这把洗金剑,从此以后,你我可以听着胸膛做人,再也不用低声下气求人。”

    “好师弟,果真如此,我定然不会辜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