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四十章 重返仙路
    “陛下,你躲在这里,为的的不就是那颗人丹吗?”任擎天手指颤抖,指着空中传说的金色流光。』』天』籁小说WwW.⒉

    “你怎么知道?”皇帝警觉起来,然后大声叫道,“这颗人丹是朕的,老任,擎天,朕不能和你分享。”

    “陛下,你怎么如此糊涂?你是九五之尊,江山社稷就是你的命,没了江山臣民,即便是长命百岁又如何?”任擎天大声疾呼道,满眼都是哀痛。

    “老任,你不懂,给朕出去。”皇帝大声喝道,虽然极力保持威严,但是目光始终游移不定,看到搀扶任擎天的青洲,喝令道,“你是宇文摩吧?快把你师父搀扶出去。”

    青洲手掌一声,顿时漫天拂尘消失了,金鹏国师满眼难以置信,金色流光如飞鸟归巢,落入青洲掌心。

    “好孩子,快把丹药给朕。”皇帝尽量让语气变得柔和,“你的师父老了,变成老顽固了,你把丹药给朕,朕把尽忠武馆给你,还会给宇文将军平反。”

    青洲手掌摊开,金灿灿丹药躺着不动,光芒温润内敛,这就是皇帝梦寐以求的丹药。

    “擎天,快叫你弟子,把丹药给朕。”皇帝转向任擎天,“你知道吗?当年若非先帝病死,朕怎能登基,所以年岁渐长,朕一直在想,若是有一天,朕也老去了,这个皇位和江山,又会是谁的?”

    “陛下,你着魔了。”任擎天猛地咳嗽几声,气息越微弱了。

    “师父,请休息片刻。”

    青洲手掌微微抖动,小半颗丹药被震碎成气流,被他隔空催,渗入任擎天体内。

    人丹的药力何等强劲,仅仅是小半丹药的药力,就将任擎天的伤势治愈了,而且还将他的寿命延长至两百余岁。

    青洲没有将整颗丹药给任擎天服下,是因为以任擎天的体质,仅能承受部分药力,若是全部服用,全身都会爆成碎片。

    元武宗师都不能服用一整颗人丹,更别提实力更低的皇帝了,青洲当即收起丹药。

    “快把丹药给朕,不然,朕要诛杀你九族,还要把尽忠武馆杀个精光。”皇帝绝望看着,然后转身对金鹏国师,“快,国师快,将丹药抢回来。”

    金鹏国师苦笑一声,刚才一回合交手,他就现自己完全不是青洲对手。

    “师父,走吧!”

    任擎天叹了口气,最后看了一眼皇帝,自己的老朋友,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他。

    两人离开冷宫,元天光和六大灯使仍然留在原地,没有趁机逃走。

    “元天光,你为何不走?”任擎天经历刚才的事情,已经意兴阑珊,再也不想和天火教众人交手。

    “不杀昏君誓不罢休。”七人同口同心说道。

    “宇文摩,你赶走他们吧!今天死的人太古了。”任擎天摆摆手。

    青洲走上前,“师父,抱歉,这几个人必须死,城外十万大军攻城,外面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只有杀了这些罪魁祸,这场大战才会平息。”

    “昏君图谋长生,才挑起这场大战,你却把所有罪责都扣在我们头上,当真是岂有此理。”火爆性子的西方灯使大叫道。

    “罢了,宇文摩,都由你做主。”

    任擎天话音刚落,青洲就是几道剑光射出,先将六大灯使贯胸穿心,然后是元天光,罡元之力在剑光前进进坚持了两个呼吸就溃散,这位天火教教主,最后殒命在一剑之下。

    青洲扶着任擎天走出宫门,背后还听到皇帝的大叫声,“快把丹药还给我,将朕的长生还回来。”

    “陛下……疯了。”任擎天闭上双眼。

    京城的攻城大战,在元天光七人的级被悬挂墙头的那一刻结束,天火教大军见教主等人都已经被杀,先前的悍勇烟消云散,丢下手中兵器和攻城器械,转身往江南逃走。

    京城大军趁机追杀,一路上尸横遍野,惨不堪言。

    等到半年后,全国大军齐集江南,最终攻克燧人山,将天火教连根拔起,教徒余孽被斩尽杀绝。

    元天光等人因为刺杀皇帝被杀,皇帝安然无恙,只是因为遭受刺击,变得疯疯癫癫,整日口中都念叨着“还我丹药”之类的话。

    这场大战后,金鹏国师隐退,离开了禁宫大内。

    皇帝因为神志不清,不能处理国事,因此群臣商定,拥戴皇子登基,并奉他为太上皇。

    至于挑选哪个皇子登基,群臣没有争论,而是把这个挑选的权利,交给了尽忠武馆,因为只有高层官员才知道冷宫生的事情,这个国家内部,能左右皇帝人选的,只有宇文摩。

    青洲对这些俗物不感兴趣,请教任擎天,便选定了谦恭好学的二皇子,这位皇子登基后,对尽忠武馆大肆封赏,却被任擎天一一拒绝。

    到后来,新皇帝从大臣那里知道青洲的无上神通,竟然亲身前往尽忠武馆,诚恳拜见青洲,要封青洲为“镇国平乱武圣”,并委婉提出,天下第一高手的称号应该从任擎天那里收回,由青洲继承。

    “宇文宗师,听闻金鹏国师离开前,曾炼制一颗妖丹,后来变不知所踪。如果您有见到过,不妨指点一二,此等妖丹最是祸害人,应当被销毁。”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新皇帝看着青洲的眼神充满渴求,希望青洲能告诉他人丹的下落。

    让新皇帝失望的是,青洲摇了摇头,否认曾见过人丹,于是新皇帝失望的离开了。

    “又是一个赵真。”任擎天王者新皇帝远去的背影,充满惆怅的语气说道。

    眼下尽忠武馆越兴盛,出去任擎天老牌元武宗师,更有青洲这个后起之秀,禁宫大战的细节虽然被高层极力掩饰,但是民间已经开始流传,青洲极有可能是越元武宗师的武道真仙。

    外界看来,尽忠武馆的主人,已然从任擎天变成青洲,一帮师兄弟们,对青洲敬畏无比,得罪过他的白子文惊恐无比,乞求威望最高的大师兄和人缘最好的五师弟林崎,向青洲讨人情,青洲不和他计较,笑了笑表示没事。至于王天赐和卫莺莺,更是在惶恐万分的家长带领下,带着大半家财登门拜访请罪,事前更是请托任擎天在旁劝说,总算获得青洲既往不咎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