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三十八章 破宫
    青洲通过时间之力看到的未来,宇文摩从残碑中参悟到修仙之法,等到踏入修仙境界后,京城已然沦陷,元天光和任擎天对战,最终灭杀任擎天,而皇帝和金鹏国师,被天降雷霆轰成碎片。天籁『小说Ww『

    等到宇文摩出关后,已经物是人非,元天光登基为帝,成立天火帝国,并诛灭尽忠武馆,灭杀任擎天所有弟子。

    宇文摩为师报仇,以新练成的法术杀进京城,对抗元天光调集的百万大军,最终杀灭大军,取得元天光的级祭奠恩师,了却凡尘往事,便离开凡间踏入修仙大世界。

    这段记忆,是磨剑天尊的过往,青洲身临其境,却并不想重蹈覆辙,他要去救下任擎天。

    “多亏了这块残碑,我的力量终于回来了。”

    青洲双手一振,面前悬浮千百道飞剑,都是剑气凝结而成,看起来密密麻麻,带着森寒逼人的气息。

    “可惜这块残碑带不走。”

    青洲本想着将残碑带走,可是在磨剑天尊的记忆中,宇文摩想要收起残碑,残碑立刻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天边,后来磨剑天尊寻寻觅大半辈子,始终未能找到这块残碑。

    眼前的残碑,是磨剑天尊记忆中的残留,并非实体,青洲只能观看,并不能带回现实。

    任擎天冲到宫门前,只见三千武装太监被杀得东倒西歪,几道人影在当中纵横来去,刀剑拳掌接连出,太监们如割草般倒下。

    被武装太监重重包围的,正是跟随元天光前来的六大灯使,他们武力高强,虽然以一敌千,却始终不落下风,而且是不是甩出嗞嗞冒火的火器,落地炸裂就夺走几十条人命。

    天火教的高手初见狰狞,配合犀利火器,在群战中挥出极大的杀伤力,眼看着武装太监被逼的连连后退,已经挡不住六大灯使的进攻。

    “任宗师,快来助我,元天光在此。”

    石公公跌跌撞撞走过来,右半截袖子空荡荡的,已经被鲜血染红,显然被人这段半根胳膊。

    在石公公身后闲庭信步,元天光缓步前行,双手背在身后,走在四面皆敌的禁宫大内,却如同在自家花园大后方散步。

    武林中,向来有南北双极的说法,江南元天光,京城任擎天,代表着武者的终极境界,能驱使罡元之力的元武宗师。

    两人虽然齐名,但是因为身份始终不得见面,自然也没法一较高下,现在终于在禁宫内部相见。

    “元天光,到此为止,不要向前走了。”任擎天大声喝道。

    “哦?!”元天光脚步放缓,然后停在一块浮雕石板上,似笑非笑看着任擎天。

    石公公被元天光一路追杀,见到任擎天后如见救星,此刻元天光不在追赶,石公公连忙急冲几步,走到任擎天身后。

    “任擎天,武林中一向将我们并列,可你真的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吗?”元天光说道。

    “我当然不这样认为,因为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任擎天傲然说道。

    “可惜了。”元天光幽幽开口。

    “可惜什么……”任擎天话未说完,突然背后突兀升起一股灼热之极的掌风,而且距离如此至今,动手的人只有一人,那就是身后的石公公。

    轰,任擎天硬生生承受这一掌,接着反手一剑,将石公公当胸砍伤,半边肋骨齐齐断开。

    “好一招苦肉计,石公公竟是你的奸细。”

    任擎天一招重伤石公公,只觉得头晕目眩,这只阉狗没有罡元之力,但是偷袭出手也不容小视,将毫无防备的任擎天打成重伤。

    “教主,我……”石公公躺在地上,气息微弱。

    “石长老,你先歇歇,下面交给我吧!”

    元天光迈步,缓缓走向任擎天,每踏出一步,就如同一座大山落下,禁宫地面的白石,都是在地下沉积千万年形成,材质致密坚硬,不弱于精钢,就算是一头大象踩上去,也不会有丝毫的下陷,但是在元天光的脚步下,一块块白石地板纷纷裂开。

    任擎天深吸一口气,身上升起璀璨的钻石光辉,这是罡元之力的外在表现,但是原本透明的光辉中,竟夹杂着丝丝血红,这是他重伤下精气外泄的表现。

    反观元天光,一身光芒内敛,气定神闲,看向任擎天的目光,仿佛是洗刷猎物的神情。

    “陛下,我守不住了,你的心腹也是天火教奸细。你我既是君臣,也是至交,我任擎天吧这条命给你又如何,只是宇文摩这孩子,我不能让他死在这里。”任擎天心中默念。

    另一边,六大灯使联手,已经将三千武装太监杀得差不多了,石公公是这群太监的领,却是天火教的奸细卧底,叛变的那一刻,武装太监已经士气大减,死的死逃的逃。

    “教主,这就是任擎天?”日灯使一甩沉重双袖,滚滚血珠洒落地面。

    “传说中的天下第一鹰犬,怎么眼下成了一只病猫了?”东方灯使戏谑说道,“教主,你先请,这人就交给我们吧!”

    “不,元武宗师的厉害,你们根本不了解,小心他临死反击,将你们全都杀死。”元天光慎重说道,“还是本教主亲自动手。”

    任擎天身上的钻石光辉一收,然后双足用力,竟然转身就跑,让元天光等人大为吃惊。

    大凡武林高手,最讲究风度,即便是面临死亡,也不能哭泣失态,任擎天是元武宗师,属于武者中的巅峰王者,此刻落在下风,第一反应竟然是逃跑。

    “追!”

    元天光带着六大灯使追去,因为他早从石公公那里得知,皇帝和金鹏国师躲在冷宫中,而任擎天逃得方向,正是冷宫方向。

    任擎天不知道,自己刻意避开偏殿,想着将元天光引开,却偏偏误打正着,带着元天光去见皇帝。

    冷宫内,四周都是纷飞的灰烬,整座宫内的墙壁和房梁都被熏得焦黑,铜炉内部已经不见人影,下方的木柴燃烧到尽头,但是空气中却弥漫着芬芳。

    皇帝和金鹏国师已经几天不眠不休,衣衫凌乱,精神呈现极度亢奋,因为人丹的炼制到了最后阶段,直插最后一步就要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