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三十七章 触发点
    “老朋友,多年交情了,就算你不是皇帝,我也要帮你这一回。天『籁小  『说”任擎天神情惆怅,望着阴沉天空,心思越高远。

    偏殿之内,青洲看着残碑,心情复杂,这一刻眼前的迷雾消散无踪,所有事情的脉络都变的清晰可见。

    洛河神图,便是这个幻境的关键要害,因为这块残碑的品质,不仅过了青洲的两件大道之宝,更是远远过通天灵宝圣灵核桃。

    青洲伸手抚摸石碑,看着上面的简陋线条,形成一个个奇特符号和图案,粗糙的石碑之下,竟然蕴含着出整个世界的至理,如此惊世骇俗的宝物,流落在这个世界中本身就不合理,就算是在修仙大世界中,也会引起一场震古烁今的腥风血雨。

    皇帝虽然沉溺炼丹中,但是对京城的掌控却不放松,通过心腹石公公,调动各方高手,以禁宫为中央,组成一道道防线。

    先是拱卫京城的豪门大族,这些家族都有精壮家丁和武者护院,以高墙大院为堡垒,只要天火教敢于入侵,必将招收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第二道是城内的民间武者,被皇帝一道旨意,组成了忠君盟,虽然是人心不齐的乌合之众,但是数目庞大,有不少不出名的高手。

    第三道防线则是军中高手,这些人对皇帝最为忠心,而且久经战阵,相互之间懂得配合,属于最核心的护卫力量。

    最后是禁宫内部,石公公率领三千武装太监,这些太监平时不干杂活,只是骑马练武,每顿都有大鱼大肉,养的健壮强悍,武艺纯熟。

    几道防线一个比一个强,而且皇宫密探散步京城各地,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立刻回报宫内。

    任擎天是皇帝至交好友,地位然,更是禁宫内最强的武力,因此石公公对他侍奉的倍加小心,时刻将外面的情报送过来。

    “探子报:天火教大军攻城,元天光和手下六大灯使,趁乱攻上城墙,已然闯入城内,城头防御被及时修复。”

    “探子再报:元天光等人以穿过豪门所在区域,各大家族以强弓射击,配合投石机等器具,却阻挡不了元天光半步,对方手上有精良火器,将豪门宅院摧毁大半。”

    “探子再报:忠君盟迎战元天光等人,交战不过一刻钟,便被杀得四散奔逃,无人能承受元天光一招半式,六大灯使更是杀人无数,街边水沟都被鲜血填满了。”

    “探子再报,军中高手结阵围攻,前期将元天光七人困住,但是对方却有狠毒火器,迸毒烟烈焰、炸雷铁刺,军政众人死伤狼藉,最终被元天光破阵而去,已经来到禁宫高墙下。”

    最后一条消息过后,再无探子消息传来,任擎天知道,这些皇城密探一路追踪元天光这等凶人,必定已经被屠杀殆尽。

    “终于来了,元天光绝世凶人,除非我亲自出面,整个京城内无人能挡住他。”

    任擎天缓步向前行走,中途停了片刻,看向身后的偏殿,在他的感应下,偏殿内部悄无声息,显然青洲已经深入领悟之境,此刻半点的打扰都会让青洲前功尽弃。

    “罢了,你的机缘,我不打扰。这次你能跟我进宫,已经很是勉强,再要你为赵真拼命,太过强人所难,就让师父我一人顶住吧!”

    偏殿内部,青洲面对残碑,身形不动如山,上面的符号图案,看似杂乱无章,但是组合在一起,却如同打开一扇大门,后面是深邃无比的洪荒宇宙,让人穷极一生也难以看到零星半点。

    相传,金鹏国师和吕子明,两人的法术修为,都是从残碑上的河洛神图领悟而出,而任擎天观看残碑,领悟出的却是洛河玄机剑这门武功。

    残碑上的图案,更像是一把钥匙,开启观摩之人的灵感。如过一位厨师看了,能明一百道极品美食;一位书法家看了,能创造一种全新书法。

    可是青洲面对残碑,能启什么?

    青洲看着石碑,突然体内某种力量在萌,一瞬间让他回想起小世界中,被天道拉扯回到上古时代的经历。

    天道强行逆转时空长河,让青洲回到过去,但是期间生一些小变故,被强行扭曲的时间之力,竟然有部分进入青洲体内。

    青洲察觉到这种情况,却无计可施,但是时间之力进入后立刻沉寂下去,知道今天,面对残碑时候,时间之力终于出现了。

    一幕幕场景走马灯似的接连闪现。

    “受死!”

    一把贯穿千万里虚空的剑光,封死了青衣人的六方时空,带着破灭和死亡的气息。这一剑是决战之剑,分胜负定生死。

    青衣人面色微变,抬手放出浩瀚剑光。

    突然,两道道黑影冲上前,挡住射过来的剑光,顿时被剑光撕得四分五裂,但是因此削弱大半力量。

    青衣人的剑光,百分百击中敌人,将之杀得神魂俱灭。

    庞大黑影倒下,看摸样竟是浮空岛上的两个镇守剑兽的摸样,剑兽满眼都是留恋和不舍,硕大的眼角流出大颗大颗的泪水。

    “剑兽,你为什么要冲上去?”青衣人怒吼道。

    ……第九个弟子惨死在剑下,广场终于安静了,除了不动的尸体和四处流淌的血液,只有青衣老者粗重的喘息声。

    “都死了,死得好!你们不死,我的剑道怎么会大成,还有老十,你逃不掉的,老夫剑下从无漏网之鱼。”

    青衣老者满脸满身都是鲜血,双目出灼热目光,身边的场景慢慢放大,俨然是浮空岛。

    “宇文摩?磨剑天尊?”青洲双目一亮,“原来如此,宇文摩就是磨剑天尊的本名,这段人生原来是一场回忆,我现在活在磨剑天尊的回忆中。”

    借着残碑引的时光之力,青洲看到的一幕幕场景,都是这具身体日后经历的事情,和传说中的磨剑天尊一模一样。

    “原来如此,这就是磨剑天尊的传承奥义所在。当初的磨剑天尊,不过是凡人世界的武者,因为得到残碑的启,踏上修仙之路,这块残碑对他今后的道路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