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入城
    “不用吵了,我以决定,十万大军总攻各大城门,然后各位灯使随我一起,趁机混上城头,闯进禁宫,取那昏君的级。”

    元天光此言一出,天火教各大高层震惊无比,纷纷出言劝说。

    “教主,何必冒险?”

    “我们手握大军,应当以堂堂正正之师推翻朝廷,何必以千金之躯,行刺客之举?”

    其中脾气最暴躁的西方灯使表明,“教主,若是要去刺杀昏君,让我们这些兄弟去便是,你且坐镇中军,看孩儿们建功立业。”

    元天光手掌往下压,“都别说了,我天火教起事以来顺风顺水,不是朝廷弱,而是我们已经谋划几十年,有心算无心才能却得如此成就。可是各位不要忘了,我们以江南一地,对抗整个国家,本身就是极大的冒险。”

    元天光走出几步,指向京城的巍峨城墙,“这里是京城,皇帝就在里面,城墙高大、士兵精锐、甲杖齐全、粮草充足,如果不能出奇制胜,我们异地远征,最后只能被耗死。”

    “因此,行刺之事势在必行。”

    元天光说道这里,想起吕光明,宫中内线已经传出吕光明死亡的消息,看来这位助手兼好友,已经丧身在金鹏国师手下。

    与此同时,元天光的内线还打听到,禁宫内云波诡谲,自江南大战开始,皇帝就一直没有现身,连同金鹏国师也不见踪迹,即便是内线身居高位,也查探不出两人的下落。

    结合吕光明离开前的话,元天光推测出,吕光明虽死,却牵制住金鹏国师和皇帝,因此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必须带领天火教精锐,闯入皇宫大内刺杀皇帝。

    令旗挥动,战鼓齐鸣,十个巨大军阵齐齐动,在将领们带领下,沿着京城四周铺展开,冲锋兵在前,弓箭手列阵射,器械手操纵投石机,由护教神兵改编的火器营,更是摆出形形色色的火器,点燃引线准备杀招。

    天火教图谋许久,教内人才如云,因此练兵高手也不缺,颠覆江南政权后整编兵马,选拔精锐将官,并打造兵器战甲,可以说这十万兵马都是精锐。

    冲锋兵举着云梯,率先冲到城墙下,另外有人推着巨大撞木,朝着厚重包铁的城墙们不断冲撞,吸引城墙守军的注意,然后云梯架在城墙上,冲锋兵如同蚂蚁般爬上云梯。

    “各小队注意,先放滚石擂木,再投灰瓶,最后倾倒金汁滚油。”城墙上,朝廷兵马的队官大声叫道。

    眼看着城墙下方,挤满人头,天火教士兵如同蚂蚁一般,在云梯上汇集成长长一串,嘴里咬着长刀利刃,等爬上城头就要大杀四方,人数太多了,让城墙上的士兵看得头皮麻。

    一个不规则的巨石被投下去,如同撸肉串般,将云梯上的叛军都砸落,在巨石的作用下,带着新鲜树皮的云梯也被砸成两半,重重掉落城墙角。

    “笨,这么早放礌石干什么?等云梯爬满人再放,没得浪费一颗礌石。”队长用长枪枪杆抽打几个方礌石的士兵。

    “别打了,我们砸坏一个云梯。”

    “城外都是树,你砸坏一个,他们能造十个,块块,快去准备。”

    队长眼看着又是两个云梯架上来,派遣手下的士兵,举起前段分叉的推杆,架在云梯上用力往外退去,只见云梯慢慢远离城墙,上面的叛军在空中出机身大叫,然后接二连三掉在地上摔成肉饼。

    “记住了,对付云梯,礌石和推杆交叉着用,每个小队负责一段城墙,分配的礌石滚木都有定额,提前用完了,就只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挡。”

    队长说完了,羡慕的看着靠近城门的那一段,上百名精锐的弓弩兵,背后的箭矢密如丛林,围着中央一个庞然大物,几个壮汉艰难抬起巨大石块,往长长木臂顶端的大碗上放。

    “放。”皮带拉紧,木头吱嘎转动,投石机划破空气出闷响,一颗磨盘大石块空中飞舞,远远投到天火教本阵的上空,然后轰然落地,将十几个躲闪不及的士兵砸成肉酱,将地面染红大片。

    天火教士兵知道投石机危害极大,不断投射轰天雷等火器,企图炸掉投石机,但是护卫在旁的上百弓兵,却以娴熟的箭术,将任何来犯的敌人全部打退。

    投石机居高临下,所的巨石无有不中,凡是被巨石打中的叛军士兵,全都命丧黄泉死无全尸。

    “呵呵,江南之地能有什么精兵,被一帮子邪教妖人带着,也企图攻打我京城要地。”一位弓兵射出一箭,将飞到半空的陶罐打碎,半空爆出一团火花。

    “有咱们弓箭营再次,千军万马也杀不上来。”

    就在这时,几个飞爪飞到半空,然后落在城墙边上,一番滑动终于扣紧墙砖。

    弓兵抽出腰刀,就要砍断飞爪,只见火花四溅,“不好,飞爪后面是铁链子。”

    “哈哈,你天火教的爷爷来了。”

    一个魁梧的身形从城墙飞上来,当头一拳,就把抽刀上前的弓兵打得上半身粉碎,正是西方灯使。

    西方灯使一流武者,在短兵相接的时候,堪称万人敌,弓兵们见此人凶神恶煞,匆忙拉弓引箭,一声鸣镝过后,上百道箭雨笼罩西方灯使。

    西方灯使原地转身,快旋转起来,只听得叮叮当当响声不绝,箭枝落了一地,铺得厚厚一层。

    西方灯使全身被射成刺猬,然后睁开双眼,“小孩子的弓箭,也想射杀爷爷,受死吧!”一纵身冲进弓兵营阵地,展开一场大屠杀。

    等到四周伏尸遍地,西方灯使一抖身子,插在身上的箭矢纷纷掉落地面,皮肤表面只剩下麻点般凹坑,他以真气布满全身,普通士兵射出的长箭,连他的皮也刺不破。

    “几个老兄弟,应该也上来了,下面就到禁宫回合。”

    西方灯使回头看看城下,无数天火教士兵舍身忘事,在火焰中哀嚎死去,爆炸声中箭矢飞舞,每一刻都有人命消失。

    下一刻,西方灯使冲入城内,所过之处,没有一个士兵能挡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