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攻城在即
    众目睽睽之下,青洲消失在空中,仿佛是隐身法术,在场几十双眼睛,遍寻空中地下,都找到青洲的踪迹。

    就算是修仙界中,也没有隐身法,更别提这个修道文明落后的世界,青洲的消失,是因为度太快,出人眼反应的限制,残影融入空气中。

    比一个呼吸更短的时间,青洲现身到,出现在白子文面前,看着那对白皙的手掌,伸出双手直接抓过去。

    白子文见青洲现身,先是一愣,但是见到青洲伸手抓自己的剑掌,双目露出残忍的神情。

    这对手掌化剑为掌,使用逍行神剑的犀利杀招,而且真气灌注双手,比精钢打造的神兵利器更加无坚不摧,就算是一流武者以肉掌来抓,也得小心被见状刺穿掌心。

    青洲双手落下,剑掌不留寸力,蹭的一声刺入掌心,白子文的神色一变,因为他双手似乎撞到铁板,真气灌注的指甲疼痛似裂,显然遭受更强力量的反震。

    百劫重生体何等厉害,白子文一双胳膊上的真气,竟然收到反震,潮水般倒卷而回,一时间白子文筋骨酥麻,竟然提不起单点力气。

    下一刻,白子文感觉如同腾云驾雾,竟然被青洲一手抓住腰间,将他举在半空。

    “快放下三师兄。”

    一群师兄弟围在青洲身边,各自施展拳脚,攻击青洲周身上下,这些人实力高低不等,三四五流武者都有,情急救人下,顾不得留手。

    青洲哈哈大笑,一手拖住白子文腰间,此人不堪忍受,不断凝聚真气企图反冲,只要凝聚丝毫气团,就被青洲斩钉截铁打散。

    青洲另一只手腾空,或拿或抓,将四周的师兄打得东倒西歪,在人群中穿行而过。

    “宇文师弟,手下留情。”林崎停了停,看着青洲手中的白子文,“时间耽搁不少,还是先和我一起去见师父吧!”

    青洲点点头,手指微微用力,将白子文捏的全身酸麻,然后丢垃圾般扔到一旁,其余的弟子慌忙接住白子文。

    “五师兄,麻烦带路。”

    青洲和林崎离开后,白子文挣扎半天,才扶着墙站起身,目光仇恨看着青洲怨气的背影。

    任擎天的练武场,场地更大,布置也更简单,一片洁白如雪的沙地上,孤单人影孑然而立。

    “师父,十七师弟来了,弟子先退下。”

    林崎离开后,任擎天转过身,看着青洲后,双眼目光微微闪烁,随即稳固下来。

    “你快到那个境界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青洲知道,任擎天说的是罡元之力,两人境界相当,能感受到对方体内的力量。

    “好好,我门下二十多弟子,看来是你后来居上,老大和老三都远不及你。”

    任擎天踩过白沙,留下一串脚印,走到青洲面前站住。

    “你知道了?”

    青洲点点头。

    “什么时候?”

    “很久以前。”

    这段如打哑谜的对话,内容是关于宇文摩的身世。

    任擎天沉默片刻,然后说道,“我要你和我入宫,保护陛下,你有什么要求?”

    听到这番话,青洲知道任擎天邀请他前来的目的,以青洲今时今日的名声,不复当初的孱弱弟子,而是拥有和任擎天平等的地位,因此要拉他做帮手,必须付出代价。

    “河洛神图的石碑,我要见一面。”青洲说道。

    “可以。”任擎天果断答应,“你是想要进一步修炼洛河玄机剑吧?完全可以。”

    “既然如此,那么弟子就一切全听师父的。”青洲恭敬说道。

    “宇文摩,我本以为,你提出的要求,是要为宇文将军一家平反。”任擎天语气惆怅。

    “人都死了十几年了,平反昭雪又如何?”青洲淡淡说道,“师父,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这一点你比我更明白。”

    青洲最后一句,直指宇文将军全家被杀的真相,俨然是皇帝铲除重臣。

    任擎天听了这句话,心中不寒而栗,青洲淡然的语气中,仿佛带着冲天的怨气。

    “这件大事一过,必须想办法将宇文摩调离京城,他对陛下的怨念如此深厚,积累了几十年,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青洲便派人告知钱府,他这段时间待在尽忠武馆,他的身份今非昔比,当初的破房间不必住了,被安排在最好的厢房。

    因为见任擎天前,青洲教训过白子文等人,因此没人敢来打扰他,倒也落得清静。

    唯一的困难就是,青洲始终没能领悟罡元之力,就算有任擎天从旁点拨指引,青洲除了**之力更加强大,真气越充裕外,一无所获。

    “缘分不到,你还是继续努力吧!”

    任擎天不无惋惜说道,若是这段时间青洲能领悟罡元之力,成为元武宗师,日后的大战,皇朝这一方的胜算将更大。

    尽忠武馆的消息,比商贾之家的钱府更加灵通,几乎每天都有新消息传来。

    元天光率领天火教大军,一路摧城拔寨,所过之处没有一个城镇,一处关卡,能抵挡天火大军片刻,京城很快暴露的在兵锋前。

    而此时,全国各地调集的兵马,有的还没动身,距离最近的也离得很远,只有京城本地兵马能防守一时。

    京城仅有五万士兵,只能守城不能野战,而且就算分布在各处城头,也是车水杯薪无济于事,因此重点防御几个城门,依靠箭楼垛口,架设守城器械,并准备大量礌石、滚木、灰瓶,熬炼金汁滚油。

    “京城高大险峻,又有百万居民,虽然兵力薄弱,但却能抽调青壮协助守城,因此并不容易打破。我等兵力十万,俗话说‘攻城之战,十则围之’,因此我方不占优势。况且前段时间,京城四处围剿我教徒众,分坛被破,教众死的死散的散,已经无法配合我军攻城动内乱。”

    几位灯使中,以星灯使最精通兵法,一眼看出京城难以攻打,详细分析敌我优势。

    “来都来了,难道要原路返回。”西方灯使是个暴脾气,当即大吼起来。

    “一介莽夫,只懂得大呼小叫,难成大事。”月灯使是星灯使好友,对西方灯使横眉冷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