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三十章 回京
    “多谢二位,助我水到渠成,现在局势倒转,换成我送二位上路了。”

    青洲微笑着将地上长剑拔起,然后纵身一跃,幻化漫天剑光,一出手竟同时攻击大捕头和三捕头。

    大捕头的长柄大刀,和三捕头的细长软剑,同时挥舞起来,将漫天剑光消弭一空,一刀两剑同时交叉在一起。

    青洲一剑架住两个总捕头的兵器,感受体内磅礴的威力,百劫重生体一旦入门,便拥有抗衡元武宗师的肉身力量,缺的不过是罡元之力。

    手腕用力,青洲长剑嗡的一声,长柄大刀刚猛,被削成两段,细长软剑则是被打得对折。

    “如此骇人的力量,这是见鬼还是诈尸?”

    青洲此番的表现,大大出乎两位总捕头预料,一路你追我赶,青洲是只守不攻,但是现在,青洲却是主动采取进攻,而且一出手,就让两位总捕头落在下风。

    既然兵器被毁,大捕头和三捕头索性丢了兵器,对一流武者来说,赤手空拳的杀伤力也不弱于兵器。

    又是一拳一掌击来,青洲双臂交叉,挡住两人联手一击,只听得轰一声巨响,青洲站在原地不动,可是大捕头和三捕头却身躯剧烈摇晃,脚下黑土飞扬。

    “怎么可能,区区二三流武者,力量比我们更强,这是什么怪物?任擎天怎么可能调教出这样的怪才?”交手过程中惊险万分,大捕头心中大叫,但是表面上却闭口不言。

    青洲身体一侧,立刻从二人眼界消失。

    三捕头余光扫到一丝残影,心中闪过危险的征兆,双手抬起,拳劲刚刚运到手臂,就被一拳打中胸口,随之响起的,是肋骨爆裂的连串脆响,还有胸腔爆开的声响,闷响中带着些许清脆。

    大捕头从风中闻到一丝血腥,知道三捕头出事了,但是他没有回顾,而是迅往后退去,眼前的剧变让他知道,强留在此事不可为。

    但是青洲怎么会放过他,百劫重生体带来的强大体力,让青洲仅凭双腿之力,就过世上最奇妙的寝宫身法。

    “怪物怪物!越战越勇,打不死杀不掉。如果真是任擎天一手带出来的,那么这个天下第一鹰犬,就太可怕了,只怕连教主也比不上!”

    大捕头嘴里苦,但是脚下不停,前方十里处的小镇上,驻扎了天火教的护教神兵,虽然这些人迎上青洲,只是送死的炮灰,但是配合机关器具,总能拖延一时,让大捕头能从容脱身。

    “大捕头,你弃明投暗,该有此报,去下面和你两个兄弟团聚吧!”

    青洲声音响起,大捕头心头惶恐,但是多年练武交战的经验,让他身体本能做出反应,心、肺、肝三脏之力汇聚在掌心,仿佛一团浑浊的乌云。

    大捕头真气已然洗练三个内脏,属于一流武者中的高手,这一掌是他的巅峰力量。

    对大捕头的掌,青洲同样伸出一只手掌,不带丝毫真气,眨眼间,两只不同手掌贴在一起。

    一连串爆竹声响起,大捕头身形高高抛起,骨骼暴烈的声响,从他的指尖到手腕,一直延伸到胳膊肩膀,最后将他全身的骨头震得粉碎。

    青洲眯着眼,看着空中抛出的弧线,长剑一刺一抽,大捕头落地之时,没有半点气息。

    “呵呵,现在谁也挡不住我了。”

    青洲回头看了身后的密林草丛,越过重重阻碍,是遍地皆敌的江南大地,天火教终于完成伟业,让大地燃烧火焰,焚烧一切敌人,眼下的江南,已经没有天火教敌人的容身之处。

    “元天光,若是有可能,倒想和你一决高下。但是现在,我要回京城,去找洛河神图的石碑。”

    天火教虽大,但是放在青洲眼里的,只有教主元天光和圣火祭祀吕光明两人,凭他现在的实力,能在江山杀得七进七出,但是没必要。

    这个世界终究是虚幻,青洲知道拜托幻境的钥匙,就是修仙者的力量。

    回到京城已经是深秋,青洲见到一派萧瑟凄凉的风景,街面上人迹全无,凉风裹着大团枯草乱滚,一队队神色肃穆的士兵列队经过,穿着战甲手持长枪。

    青洲身上有尽忠武馆开具的身份牌,得以顺利进入京城大门,但是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挤在城门口的人群都是从江南逃难而来的,却被士兵挡住,不让进门。

    “官府有令,为防备天火教奸细混入京城,想要进城的百姓,必须有城内三个居民开具的担保契约,否则不予放行。”士兵队长铿锵有力说道。

    “军爷,行行好。我们家在江南,那里被天火教占了,凡是有钱人都被抄家,我们逃得快,才走到这里。你不放我们进去,我们就死定了。”

    逃难的人群出乞求,这些人虽然风尘仆仆,但是衣服料子都不差,而且身上带着大包小包,能千里迢迢走到京城的,本来就是家底殷厚的富裕之家。

    “不行,没有担保,一律不得京城,擅闯者死!”

    士兵们摆开木栏,并架上锋利长矛,蜂拥上来的人群被吓住了,纷纷往后退去。

    青洲叹息着,皇城如此戒备没错,这些逃难来的百姓,其中必定有奸细在内,但是大部分都是无辜的,只能在城门外等死。

    扣响钱府大门,钱管家见到青洲,像是见鬼了一样,慌忙将青洲迎进去。

    “宇文师父,你可回来了。”钱老板面带喜色,“听说天火教造反,江南之地沦为敌境,前去征剿天火教的武林高手死伤无数,逃回来的十不存一。小老儿见你久久未回,还以为你……”

    “呸呸呸,这话说的晦气。”钱老板一打自己胖脸,“宇文师父吉人自有天相,可不是回来了吗?”

    和钱老板的交谈中,青洲知道,这段时间京城震动,整个江南沦陷,皇朝征调的武者,还有忠心朝廷的武林人物,都被天火教杀戮大半,至于江南的官府军队,更是被天火教策反,已经脱离朝廷的掌控。

    “那个惨呐!咱们京城的老爷们,死了不知多少,上百家武馆,都空了一大半。”钱老板摇头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