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二十八章 连番追杀
    二捕头见到青洲出手,瞳孔缩小,因为青洲这一剑,让他无从下手,若是强行进逼,只能打散部分剑影,而身体其他部位要被长剑刺穿。天籁小说Ww

    “一剑之威,强悍如斯。竟能以二流武者的实力,挑战我这个成名已久的一流武者。”

    二捕头对敌经验丰富,当即在半空紧急转向,周身气流激荡,将衣服鼓起成一个大气球,竟然绕着青洲旋转半圈,朝着他后背再度起攻击。

    青洲面对攻击,不躲不闪,反而朝着后方退去,似乎将后背朝着二捕头的手掌去挡。

    二捕头眼看着青洲就要毙于掌下,目光露出精光,脸上泛出志在必得的神情。

    突然,青洲身子猛地一缩,二捕头眼帘中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带着森寒气息的白光。

    剑尖刺到鼻头,二捕头方才出手,铁掌抓住火红色气流,狠狠对着前方推出,以他深厚的经验,但凡正面出剑的,必将胸膛暴露,这一掌打出,必定能将青洲打得五脏爆裂,碎成指头大的碎块。

    二捕头有信心,他四十年的功力,一流武者的迅猛强劲,能后先至,在青洲剑光刺中他前,用掌力将青洲震死。

    结果让二捕头大失所望,因为他这一掌落空了,然后寒光灌进他的口内,将舌头搅碎,最后将他的气管割断。

    青洲收回长剑,头也不回往山下狂奔,因为身后还有两个江南总捕头,两个一流武者足够让他疲于奔命。

    “快,杀了那个畜生。”

    背后响起大捕头和三捕头愤怒的吼叫声,在怒火的燃烧下,他们出手如风,将四周武者打得筋断骨折吐血身亡,如同狂怒的疯牛奔向青洲。

    青洲此举,竟然救下不少武者,他吸引了两个江南总捕头的仇恨,被一路追杀,从燧人山逃到上下,一直贯穿重重军营。

    其间,青洲几番回身还手,却被两位捕头联手打得狼狈不堪,只能带着一身外伤内伤逃命。

    这一路上,青洲全身布满掌印拳印,还有刀伤剑伤,内伤更是数不胜数,稍微用力都会咳出血。

    虽然肉身遭受重创,但是青洲晋升却越亢奋,因为他现百劫重生体修炼的越来越顺畅。

    以战养战才是百劫重生体正确的修炼方式,青洲这番被追杀,尽管身上大伤小伤不断,可是愈合度越来越快,十二个入门动作已经完成了是一个,最后一个,也是最艰难的一个动作,也被青洲完成大半。

    “太好了,若是将入门动作整套完成,我单凭肉身就能抗衡元武宗师,区区一流武者更是不在话下。”

    青洲掏出身上的最后半截人参,虽然干枯没有水分,但是嚼在嘴里却带着别样甘甜,让人芳香溢齿,甘泽润喉。

    “下面就出了江南地界,两个叛变的捕头,应该不会追出江南地界。”

    虽然这段时间,青洲没法得知外界情况,却也能推断得出,天火教这次大手笔,出动全部人马、几十年经营,占据整个江南。

    朝廷虽然后知后觉,却也不乏明智之士,肯定调集各地兵马,在江南四周打造铜墙铁壁,外面的人肯定进不去,但是江南的天火教人马,也绝对出不来。

    青洲知道,只要到了江南边界,追杀就要告一段落,他就暂时安全了。

    这段追杀之路,青洲得到极大锻炼,好比身下时刻烧着一把火,头上大铁锤接连敲下,将他打成烧红铁块不断锤炼,将一丝丝杂质取出。

    虽然青洲得以提升,但是长久的追杀反击过程中,他的身体状况就像是一根绷紧的弦,已然达到极限,若是不能松懈下来,最后必定会崩断。

    青洲将山间采取的药草捣烂,然后敷在伤口上,用干净的布条裹上,外伤处理好了,内伤只能靠真气流转,保证不恶化。

    “真气不能练到内脏,和一流武者对打总是吃亏,只要被他们真气击中,就能震伤内脏。外伤只是小事,内伤却是大事,近些天,我吐出的已经不是血块,而是殷红血流,显然内伤越严重,内脏已经破开裂口,封都封不住。”

    这个世界中,治愈内伤的药物堪称圣药,花千金都买不到一颗,青洲身上没有,百劫重生体若能入门,倒也可以治愈内脏伤势,可是现在只能硬生生承受内伤。

    “先逃出江南,等到找个地方慢慢静养,消化这一战的收获,或者突破到一流武者境界,以真气洗练内脏,或者百劫重生体入门,都能将内伤治愈。”

    青洲想到这里,身体渐渐有了力气,支撑着站起身,双耳扇动几下,从山林草丛中的响动,知道两个江南总捕头已经追近了。

    “竟然能逃到这里,只差半步就能离开边界,不过你的路尽头就在这里,把命交出来,偿还你杀我二弟的罪过吧!”

    大捕头和三捕头,一路追杀青洲,受过的风霜也不少,虽然一路上有天火教分坛接应,追到这里,却也带了饱经风霜之色。

    大捕头下巴生长的一道长长美髯,是他平时最引以为豪的,可是在追杀青洲过程中,却被青洲一阵剑光搅得七零八落,索性剪成短须。

    大捕头说这话,正要做出标志动作,用手一缕长须美髯,但是却摸了个空,方才醒悟到美髯已经消失。

    “任擎天不愧人杰,调教出的弟子也是凶悍无比,我天火教已经有两个一流武者死在他手上,若是等他到了一流武者境界,岂非没了我们这些人的活路?”三捕头怒道。

    “我们连番追杀,冒着以大欺小的骂名,将他追到这里,此子已经伤痕累累,只等我们取他的性命。”

    两位总捕头缓步上前,一左一右从两边挨近,对青洲造成包裹的围攻态势。

    “又来了,你们这些当捕头的,真是狗鼻子。”青洲笑着说道。

    “你可说对了,我们当捕头,要追踪凶犯,就是要有一个比狗还灵的鼻子。”大捕头似乎没听出青洲话中骂人的意思,谈笑自若。

    “宇文摩,你先后击杀两个一流武者,还在我们两人的追杀下逃生至此,也算是傲人战绩啦!但是,你的实力也就到这里了,过了这里,就出江南也就安全了,可是你走不出去了。”三捕头恶狠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