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斗法和真本
    青洲点起火折,对着大门一丢,油漆瞬间燃烧起来,上面附着的细微小虫子,在火焰中卷曲身体,最后被烧成灰烬。天籁小说WwW.⒉

    “大胆,竟敢擅闯我师父的寝宫。”

    火光猛地一收,露出烧成焦炭的残破木门,下一刻,一道火舌伸出,朝着青洲面门飞射而至。

    青洲看出这一手的来势,长剑朝着地面刺去,然后猛地拔起,掀起一人多高的土浪,将火舌卷入其中,噗嗤声响中,火焰被扑灭。

    来人冲出门外,身穿火焰长袍,手中的法杖镶嵌着几块颜色不同的法杖,腰间束着一枚朱红色葫芦,手上带着黝黑的陨铁指环。

    “你是吕光明的弟子,怎么称呼?”

    “大胆,竟敢直呼家师名讳。我叫蒙冲,奉命守候圣火祭祀团,干闯入者立杀无赦。”

    青洲呵呵笑着,“既然如此,动手吧!”

    蒙冲愣了愣,被青洲如此干脆的态度吓了一跳,随即狞笑着,法杖一竖,直指青洲头颅。

    青洲双足力,从原地消失,一道火线穿过残影,射中白石地面,将坚硬的石块烧穿一个大洞,露出下放散焦味的白烟。

    蒙冲再度挥动法杖,一旁的假山轰然塌陷,几块一人高的岩石滚来滚去,如同被驯服的狮子,在法杖的指挥下,朝着青洲这里冲撞过来。

    青洲跳起半空,在岩石上跳来跳去,不时出剑光,将岩石斩成两半。

    随着青洲剑光闪烁,岩石被从大到小,切割成一地石子,再也无法对青洲造成任何损伤。

    “你怎么?”

    蒙冲无法理解,竟有武者能以这种方式,破解他的法术,他是吕光明的得意弟子,练就一身精湛法术,以往若是他施展法术,敌人个个目瞪口呆,如呆鸡般任他宰割,但是青洲的应对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简直对法术了如指掌,应对的方式再妙不过。

    “法术小道而已,只有没见过世面的人才会被吓住,如果不能掌握真正的力量,你现在的小把戏,最多只算是幻术而已。”“大言不惭!不若是会法术,不如录露一手给我看看,省得在这里耍嘴皮子。”

    蒙冲自视甚高,对青洲的话不屑一顾。

    “会有那一天的!”青洲意味深长说道。

    蒙冲再度出手,法杖不断射光线,一道道火舌接连喷射,两旁房屋摇摇晃晃,巨大的圆木横飞出来,朝着青洲头顶不断砸落。

    青洲运步如飞,抽冷子刺出长剑,不管是坚石铁木,还是火焰气流,都被他的长剑斩成两半。

    “他修炼的法术,只是一个媒介,靠着激法器,嗯,姑且叫做法器,内部的力量,释放各种法术。”

    青洲和蒙冲交手,慢慢摸索出法术的真相。

    “弟子就这个水平,吕光明也高明不到那里去,还是去看看有没有河洛神图的踪迹吧!”

    青洲下定决心,长剑一刺,穿透重重阻碍,转眼间就到了蒙冲面前。

    此时,长剑的剑尖距离蒙冲心口三尺,一个呼吸的功夫就能将他刺穿,但是蒙冲出手了。

    手掌上的陨铁戒指抬起,朦胧星光飞出,然后结成一张盾牌,挡住长剑的刺击。

    陨铁从天上来,能储存星宿之力,蒙冲每晚都要对着星空接引星力,然后存储到指环当中,危急时刻放出星力,结成一面坚韧无比的盾牌。

    青洲长剑一刺,知道除非自己成就元武宗师,长剑灌注了罡元之力,不然根本无法正面突破星结成的屏障。

    星力盾牌后方,蒙冲摘下腰间葫芦,小小葫芦可拖在掌心,但是却重若千钧,等到塞子被拔下,葫芦内部困了许久的煞气喷射而出。

    煞气中带着丝丝缕缕的血气,更是汹涌金戈铁马的声响,这是圣火祭祀团行走全国各大战场,在死人堆里几番来回,才收集来的刑凶煞气,代表着战乱、杀戮和死亡。

    这股煞气是如此暴烈强悍,以至于蒙冲拔出塞子后,立刻闪到一边,唯恐沾染到一丝半点的煞气。

    煞气虽然诞生于战场,但是量少稀薄,偶尔能聚成头丝细的一缕,就能将啃咬尸体的鬣狗秃鹫撕扯的尸骨无存,但是青洲面前的杀气,却如同一团风暴,爆出来,足以将千百人葬送在内。

    青洲见到汹涌的煞气,做出一个古怪的动作,只见他猛地吸一口气,这口气连绵不绝,好似要将青洲的胸腔都要撑爆,到最后,青洲身体鼓成一个大皮球。

    煞气飞到青洲面前,所过之处,草木枯萎,石板吱嘎碎裂,万物都失去生机。

    青洲吸气到了极致,猛地一张口,吐出白色气浪,撕裂四周层层空气,化成一道无坚不摧的罡风,将煞气浪潮挡在半路。

    这一口气,是青洲连体之术最强的力量,凝聚全身的真气,喷出的一口绝强气息,若是一块钢板挡在前面,都能被撕裂开来。

    煞气浪潮被青洲一口气挡住,青洲立刻动身法,绕过星力盾牌,朝着后方的蒙冲刺出长剑。

    蒙冲猝不及防,匆忙抬起法杖抵挡,一身闷响,长剑镶嵌在法杖中央,这枚法杖用了众多珍贵材料,本身材质坚硬无比,可是在青洲的长剑面前却脆弱的只手可催。

    青洲手腕用力,法杖断成两截,蒙冲往后倒去,长剑刺穿他的胸肺,将蒙冲定在半空,即便手脚无力,却久久没能倒在地上。

    长剑收回,蒙冲尸体掉落地面,青洲伸手躲过朱红葫芦,然后对着漫空的煞气潮流一指,法器动,将煞气点滴不存收入其中。

    青洲将断裂的法杖,陨铁指环,还有朱红葫芦收起,然后踏过蒙冲的尸体,朝着吕光明的寝室走去。

    不出意外,吕光明寝室内空荡荡,除了日常家居用具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但是在墙壁上,青洲却看到一幅洛河神图的画像,两边装裱着卷轴。

    “这是,没错,应该是从石碑上拓印的真本。”青洲抚摸着洛河神图,看着上面每个符号,感受到其中妙不可言的玄机精髓。

    突然,青洲感到体内某个点跳动一下,四周灵气猛地产生共鸣,往他的身体灌注而来,眼看着就要踏出临门一步,进入修仙者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