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劫掠
    一排排教徒退出用木头、竹节和铁块搭成的火油车,将黑洞洞的竹管抬起,用火镰火石打出火星,在竹管热点燃火光,然后喷射出上百条长长火龙。

    上百条火龙汇聚成一道火墙,将来袭的武林高手堵在山道上,挥舞兵器抵挡火光,不时有人被火焰粘到衣角,然后全身燃烧滚下悬崖。

    十六个一流高手,虽然脚步放缓,但却顶着火龙缓缓上升,可以预见的是,等到他们踏上总堂地面,必将张开对天火教徒的屠杀。

    “各教众听命,上刀刃,将神火飞车推下去。”

    不知何时,六大灯使出现在众人身后,对操作神火飞车的天火教徒下令。

    天火教徒操纵火油车机关,顿时弹出十几道细长刀刃,上面被黑油散遍,燃烧熊熊烈火。

    终于,第一辆神火飞车被推下山道,带着千钧重力,前方的火刃刺破空气,散灼热的气息。

    当头的刑部高手举起手中的斩马长刀,对着半空一斩,火光顿时分成两半,第一辆神火飞车就此被毁。

    但是紧接着,十几辆神火飞车被推落,山道极为下载,只能容纳一人展开手脚,刑部高手显然有些手忙脚乱。

    “看我的。”

    一位江南总捕头,擅长开碑裂石,更兼力大无穷,当即从山腰挖出一块巨大石球,然后一步步艰难推着,挡在众人面前。

    “轰隆隆!”

    神火飞车接二连三撞在石球上,火刃刺出数不清的凹坑,然后被崩断刀刃,由木头铁块搭成的火油车,纷纷撞在石球上,变成一地碎片。

    神火飞车本就沉重,又是居高临下掉落,本身就带着千钧之力,接二连三撞在石球上,石球质地坚硬,却也被撞出道道裂纹,石球后方,几个一流高手连番换手,承受一波又一波的冲撞,与此同时,石球慢慢滚上山道,逐步逼近总堂前的广场。

    “灯使大人,挡不住了。”

    操纵神火飞车的教众绝望说道,这些机关战车,本就是对付低等武者的,对于灯使这般一流武者,只能以本身实力决胜负。

    “将所有神火飞车推下去,这个时候,就不要留着这些鸡零狗碎。”南方灯使下令。

    于是,轰隆隆几声,剩下的五十多台神火飞车同时坠落,冲撞在石球上,内部的火油燃烧爆炸,半空升起一朵蘑菇状的黑云,下方的石球被冲撞爆炸,最后碎裂成一地石片。

    上山的武者们失去屏障,暴露在山道上,但与此同时,天火教也失去所有神火飞车,只剩下短兵相接,一决生死。

    青洲混在人群中,杀到总堂前的广场上,眼看着大部分人都冲向元天光所在的地方,想要夺取最大的功劳,六大灯使也都带着残存的教徒,想要护卫教主的安全。

    皇帝对天火教的各大匪,都有高低不等的赏格,击杀任意一个灯使的,可以赏赐子爵,但若是杀了元天光,就是世袭罔替的公爵。

    眼下是太平世界,按照皇朝律法,非军功不得封爵,因此爵位很不容易获得,若是在战场上,就算打赢一场战役也不见得获得公爵,但是现在,只要灭杀元天光,并夺得他的级,便能获得一个子子孙孙流传的公爵爵位。

    由此可见,皇帝的赏赐的确丰厚无比。

    眼看着龙东来和马行天,全都双眼通红、鼻息粗重,显然为了公爵的许诺而疯狂,已经离开青洲身边,跟着人流往前冲去。

    虽然在场众人,无人是元天光的敌手,但是蚂蚁多了能咬死象,人为财死,在爵位的吸引下,全都不顾生死往前冲去。

    青洲则是走向小股人流中,这些人都是聪明人,知道人数太多,自己占不到便宜,于是转而攻击天火教的藏宝库。

    须知天火教蓄意造反,积累粮食兵器珠宝金银,因此有些武者前来,就是要趁着战乱,掠夺天火教的藏宝,趁机一笔横财。

    看守藏宝库的人少得可怜,被武者们三两下就杀光,但是面对两扇巨大铁门,却让所有人犯了难,因为铁门厚达一拳,除非有钥匙在手,不然根本打不开铁门。

    “我们是来抢劫的,没有钥匙也能进去。”

    几个武者将几个丝绸包拿出,抖落纷纷洒洒的黑雪,沿着铁门下的缝隙,整齐排成一列。

    “火药!”

    青洲双眼一瞪,只见武者用火折子点燃,长长火线燃烧到尽头,将火药宝点燃,然后响起轰隆隆的爆炸声。

    火药的药力很猛,瞬间将铁门炸开,在外面等候多时的武者们,如同潮水般冲杀进去。

    “怎么回事?里面是空的。”

    冲到里面的武者,四处搜查一番,什么都没看到,除了空荡荡的木架,还有四处散落的空箱子,连只老鼠都没见着。

    武者们又是不解又是疑惑,藏宝库是天火教聚集财富的地方,怎么会连一枚铜钱都没有?

    青洲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果断转身离开,原来如此,现在的燧人山,就是一个空壳子,天火教这回用的是金蝉脱壳。

    青洲的下一个目标,是圣火祭祀团的驻地。

    圣火祭祀团的成员们,平时除了修炼,还要负责天火教各项宗教仪式,因此被分配驻地,供给祭祀团的众多法师。

    圣火祭祀团的驻地,最为冷清,因为这些法师名声不好,是人人谈之色变的妖人,因此没人敢过去。

    “听说,交战之前,吕光明带着圣火祭祀团,竟然想要上京城行刺,企图谋杀皇帝,现在驻地内必定人去楼空。”

    青洲走近驻地内,果然空无一人,于是他四处游荡,总算找到了吕子明的房间。

    房间门口,竖着一块牌子,上面书写“清修重地,擅入者死”,牌子四周都是精美的火焰花纹。

    青洲冷哼一声,就要推开大门,突然心中灵光一闪,目光看向大门上,只见油亮红漆表面,仿佛蒙上一层灰蒙蒙的尘土,仔细一看,这些灰尘仿佛随风飘动,竟然是一只只细微的虫子。

    “竟能豢养蛊虫,若是平常武者没有察觉,赤手触碰大门,恐怕就会被虫子从毛孔钻入体内,最后死的惨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