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二十章 下江南
    任擎天回想起十几年前的冬季,大雪纷飞,走回尽忠武馆的路上,襁褓中的婴儿一直双目流泪,似乎在为宇文将军的命运而痛苦。天籁小说Ww『

    莫非从当天开始,宇文摩就将眼前一切都看在眼里,然后全部记住,从小到大装作全不知情,然后等到有力量后,就崭露头角,密谋为宇文将军报仇。

    可是,真要报仇的话,宇文摩会把长剑对准那些人?

    “陛下,区区小徒不知挂齿,但是天火教却不容忽视,在天子脚下,竟能聚集两百亡命之徒,悍然进攻陛下的子民,此举已经形同造反。”

    “天火教?哼,这些年他们就好事多为,在江南一带掀起妖风妖雨,说什么救世济人,实际上却是图谋造反,京城一事,更加坚定朕剿灭天火教的决心。”

    “既然如此,臣下愿远赴江南,替陛下剿杀天火教妖人。”任擎天站起身,对皇帝跪下,虽然他是皇帝好友,但是群臣之礼必不可少。

    “老任,你先起来。”皇帝将任擎天扶起来。

    “天火教一直阴谋造反,不仅四处打家劫舍,囤积粮食兵器、珠宝金银,更是四处笼络亡命之徒,招揽武林高手、邪道术士,眼下已经成了气候,便是动大军围剿,也不能灭杀,因此,皇朝必须以精兵强将,斩天火教的妖人领,配合大军围攻,才能毕其功于一役,将天火教连根拔起。”

    皇帝侃侃而谈,对着任擎天一指,“老任,你是朕手下的第一高手,要放在最关键的地方。等到朕在江南的布局全面动,天火教不缺有识之士,并会派出一队精锐入京刺杀朕,企图引内乱,这个时候,朕的安全就全靠你了。”

    “陛下放心,妖人来多少,臣下杀多少。”任擎天斩钉截铁说道。

    “好,就和二十年前一样。”皇帝双目远视,回想起当初和任擎天入宫,夺得皇位的往事。

    “好在你的好弟子,已然将天火教京城分坛的人杀的差不多了,朕的鹰爪遍布天下,他们想从江南调集人手必定有迹可循,一兵一卒都逃不出朕的掌心。”

    君臣之间气氛非常融洽,突然,任擎天想起什么,试探着问道,“陛下,国师之事?”

    “嗯!”皇帝威严目光一扫,似乎很不满,“国师之事你不用管了。”

    “臣下遵命。”自从杀了天火教妖人,青洲在钱府的地位越高了,全府上下无不对他又敬又怕,钱老板更是侍奉的比亲爹更孝顺,各色珍贵药材流水般送来,都是山野间挖掘出来,内部药力十足。

    此刻,青洲修炼完,正坐在院子的石墩上,听一个护院向他讲各种消息。

    这个护院躯干瘦弱,一双眼睛又圆又大,显得非常机灵,他经常混迹市井之间,打听消息的本事一流。

    青洲当日见到天火教的妖人法师,才知道这个世界果真有法术的存在,因此拜托这个护院,四处打听消息,看看这个世界有无修行界。

    “天火教的圣火祭祀吕光明,还有咱们皇室供奉的国师金鹏真人,都是6地神仙一流的大人物,他们手下的弟子道童,也都有几手法术,像前些天宇文师父斩杀的妖人,就是光明祭祀团的一员。“

    护院侃侃而谈,他能打听到的消息,都是民间流传的大路货,却也给青洲扩展了眼界。

    “当然了,我皇朝世间,只有被皇帝陛下认可的国师及其弟子,才是有道行的真人,而天火教的圣火祭祀团内,都是些杀人炼魂的妖人。”

    青洲听完护院的回报,一个人待着,手指轻敲桌面,想着重新修炼的事情。

    这个世界修为最高的,至少在明面上的两人,分别是国师金鹏真人,还有天火教的圣火祭祀吕光明,因此要想摸清诀窍,必须找到这两人。

    金鹏真人隐居皇宫大内,想要见到他难于登天,因此青洲第一个派出此人,剩下的圣火祭祀吕光明,背后有天火教,身边高手层出,但是至少比金鹏真人要简单的多。

    几天后,一个消息的传出,更加坚定了青洲的决定。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土臣民,有志之士,有击杀天火教妖人者,赏赐财物、官职、爵位。”

    禁宫内的皇帝,下了一道轰动全国的圣旨,凡是国内的武者,凡是杀死天火教成员的,只要手持级去官府宝贝,就能获得官方的奖励。

    另外,皇帝已经调动军方高手,还有亲近朝廷的武林高手,从全国各地出,前往江南,要灭杀天火教。

    甚至于,隐居大内的国师,也被皇帝请动,对付天火教的圣火祭祀吕光明。

    青洲大喜过望,皇帝给他营造了很好的条件,若是平时,天火教内部戒备森严,想要接近位高权重的吕光明几乎不可能,但是现在全国高手进攻江南,天火教必然要调兵遣将,等到国师到了,圣火祭祀团自顾不暇,到时候青洲就有机会趁虚而入。

    于是,青洲拜别钱老板,前往江南,钱老板知道皇帝下令围剿天火教,知道自己危急解除了,同意青洲离开,却送上一笔丰厚的盘缠,并将江南的几个落脚点告诉青洲,虽然匆忙撤出江南,但是钱老板在江南的关系网还是很可观。

    青洲离开京城后,一只飞鸽扑棱翅膀,从京城某个角落飞上高空,朝着江南的方向飞去。

    “宇文摩杀我教派兄弟,现在有自投罗网,前往江南,我圣火教的大本营,教主得到我的飞鸽传书,派遣人手沿途设伏,一定能击杀此人。”

    京城分坛的坛主不知道,从皇帝下达圣旨以来,天火教便针锋相对,派遣教派高手,连同控制的江南武林,在各大交通要道设下埋伏,四处剿杀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武林高手,即便他不飞鸽传书,也会有埋伏等着青洲。

    刚离开京城,路上还风平浪静,但是越接近江南,青州感到压力极大,无论是街边茶摊,还是草丛凉亭,都有可能窜出几支冷枪,一把毒箭,山野菏泽之内尽是杀机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