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应聘
    “小十七,听说你想自立门户?”任擎天一开口,青洲心中没来由升起紧张,那是长久以来,任擎天在宇文摩心头留下的威慑。天『籁小  『说

    “弟子大胆,请师傅恕罪。”青洲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这种情况下,必须双膝跪地。

    “你前些天比试中击败王天赐,应该有了六流武者的实力吧!”任擎天淡淡问道。

    “机缘巧合,尚未来得及告知师父。”青洲解释道。

    “嗯,如此武学修为,可以出师了,只是你入门许久,只学了伯仲季三路筑基剑法。现在为师传授你一套洛河玄机剑,为你出师壮行。”

    听到洛河玄机剑的名字,林崎大惊,想要说些什么,却听到任擎天淡淡一句,“林崎,你先下去。”

    青洲不知道洛河玄机剑的来头,林崎却深知内幕,这套剑法是任擎天集生平剑法修为大成,自创的一门上乘剑法,门下弟子当中,仅有大师兄蒙傲才学到了,就连林崎也没资格学习。

    “你看好了。”

    任擎天话音刚落,便摊手从墙上抽出一剑,在原地演练起来,剑光瞬间填满整个房间。

    洛河玄机剑,顾名思义,是任擎天观洛河神图有感,心中生出一点灵光,参悟图中玄机,结合自己的毕生剑道,创出的一门剑法。

    这门剑法玄之又玄,属于艰涩难懂的上乘剑法,想要练成很难,但是一旦练成后威力极大。

    青洲起先还不以为然,区区一个凡人武者,对剑道的领悟能到什么地步,但是随着任擎天的剑法张开,他的神情变得慎重起来。

    “竟然有一丝剑道的影子,任擎天若是剑修,恐怕凭这门剑法,就能修炼到合道境界。”

    任擎天一套剑法练完,气定神闲,“你可看全了。”

    青洲点点头。

    任擎天摆摆手,“你下去吧!”

    在任擎天的想法中,青洲的资质和阅历有限,还不到学习洛河玄机剑的地步,他把整套剑法练一遍,而不是手把手传授,便是让青洲记住多少是多少。

    青洲知道在尽忠武馆的日子到此为止,当即五体投地堆在地上,对任擎天行三跪九拜的大礼。

    “弟子不孝,拜别师父。”

    走出武馆大门,青洲回头看了一看,门房悬挂的牌匾书写两个大字“尽忠”,那是当今皇帝的亲笔手书,珍贵无比。

    青洲离开后,林崎一边谈起一边摇头,行走间有些失神,和一个青年撞到一起。

    “小五,出什么事了?”青年一把护住林崎,他是任擎天的三弟子白子文,长相高大英俊,行事精明干练,是任擎天管理武馆的助手。

    林崎将青洲离开的事情一说,白子文和他应付几句,然后拱手和他分别。

    “宇文摩竟然自立门户了,这下好了,就算我去为难他,师父也不会管。宇文摩,你这可是自绝生路。”

    白子文才能出众,文武双全,是任擎天弟子中最优秀的一个,野心也不小,他讨好卫莺莺,不仅是为了美色,更是为了卫莺莺背后的大将军。

    卫莺莺托人找到白子文,想让他教训青洲,白子文果断答应了,正愁着找不到门路讨好卫莺莺。

    “嗯,过几天,打听到宇文摩的落脚处,在过去好生整治他。”

    宇文摩从小在尽忠武馆长大,从未涉足外面世界,现在离开武馆,走在大街上,略微有些茫然,随即转向一个方向。

    他要去的是当初的宇文将军府。

    当初宇文将军满门抄斩,府邸被一把火烧成平地,被人视为凶地,一直荒废在那里。

    青洲打听到废墟所在,很快就找到将军府的遗址,看到遍地荒草、四处瓦砾,久久站在那里不曾离去。

    若是当初夜里,任擎天不曾从宇文将军手中接过宇文摩,那个幼小的婴儿,恐怕早已化成废墟中的尘埃。

    “罢了,不是我的因果,就不用为此头疼。”

    眼见日头西斜,青洲离开将军府的遗址,开始动身前往那个富商的家。

    富商姓钱,从江南搬迁过来,买了京城好大一块地,建起的府邸也广阔无比,除了不能僭越外,用的瓦片还是砖石都是上品。

    “还请通报一声,在下尽忠武馆弟子宇文摩,前来应聘府上护院一职。”

    青洲对门房说了一声,片刻过后,一个圆滚滚的胖子,带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走出来。

    “快请进。”

    钱老板笑意盈盈,将青洲带进府中,在大堂坐下,娇俏侍女迅奉上香茶,

    “宇文师父是任宗师的十七弟子,真是年少有为。”钱老板恭维道,当初他冒然带着黄金上门,时候才知道尽忠武馆的惊人来历,时候也曾打听过武馆弟子的情况,因此知道宇文摩这个十七弟子的存在。

    宇文摩是唯一个没有跟脚的弟子,只有他才会被金钱打动,前来应聘护院的职位。

    “钱老板,我刚刚从武馆出师,想借贵宝地安身讨口饭吃,还请您给个机会。”

    钱老板笑了笑,身后的几个壮汉面带不善,鼻孔中出一声冷哼。

    “东家,咱们吃武行饭的,功夫全在手上,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什么名头招牌都没用。你现在招的是护院领,还请凭真本事。”

    青洲一听,总算明白了,这几个壮汉是现有的几个护院,看不惯钱老板花大价钱请人。

    “你们胡说什么,尽忠武馆的任宗师是天下第一,那可是皇上御口钦赐的,名师手下岂能没有高徒。”钱老板看似呵斥,实际还是想看看青洲表现。

    “钱老板,既然如此,我想领教这几位大哥的手段。”

    青洲走到堂中空旷地,双手束在身后,淡定自若。

    几个壮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先上。”

    “不用退让了,你们一起上,人多人少无所谓。”青洲淡淡说道。

    “什么,你敢轻视我们?”

    “大胆!”

    五个大汉火气上来,就要冲到青洲面前,钱老板咳嗽一声,“既然如此,你们上去领教。”

    五个大汉站在青洲面前,个个目光不善,这五人各自身怀绝技,有的擅长双爪能撕裂木石,有的双足如飞快若闪电,有的刀枪娴熟,有的拳掌犀利,都是江湖中的得力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