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一十五章 自立门户
    在主流武者眼中,修习横炼功夫的武者,都上不了台面,最多只能在市井街道卖艺,表演胸口碎大石和金枪锁喉等把戏,若是用来沙场征战,遇到一个拥有真气的高手,一枪一剑就能贯穿咽喉。』天『籁小』说WwW.⒉

    青洲想要独辟蹊径,走体修的路子,然后不断摸索修仙功法,争取早日走上修炼之途。

    百劫重生体,弑天者的独特炼体功法,被青洲选来修炼,这门功法初期自残躯体,激**潜力。

    百劫重生体入门,共有九个动作,全套动作做下来,扭转全身关节,经络也要移位还原,需要承受极大的痛苦,百人中没有一人能做到。

    青洲转世而来,借用的是宇文摩的躯体,这副身体幼年经受冻伤,前不久被冻伤大病,比常人更加柔弱,未必能经受百劫重生体的入门。

    “时不我待,这处幻境真实无比,眼下我这里一切如常,却不知外面情况如何?”

    随着时间流逝,青洲越适应宇文摩的人生,关于修仙、浮空岛等词语,已经变成回忆中的碎片。

    第一个动作才做到一半,青洲就觉得四肢剧痛,关节疼痛似裂,锥心的痛苦一阵阵袭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具身体才弱了。”

    青洲醒来时,看到窗外景象,已经是傍晚了,自己躺在养病的床上,见到陪在一旁的林崎,才知道自己晕倒在练武场,被林崎送回来。

    “十七师弟,你身体还没好,就不要硬撑着去练武了。今天的事情我已告诉师父,师父说了,这段时间你安心养伤,还赐下这根百年人参给你补身子,等我杀几只老母鸡炖汤给你喝。”

    林崎抱着一根又粗又长的人参,因为参龄过半年,玉白下透着几丝血色,外形如同长寿老人般,全身长满密密麻麻的参须。

    青洲稍微闻到一丝人参散的药香,感到体内血流度加快一丝,心中一动,莫非修炼百劫重生体就落在这些药材上面。

    林崎吩咐几句,然后将人参用木盒封住,放在青洲床边,留下他一人休息。

    第二天早上,林崎切下三片参片,用半只老母鸡炖了,鸡汤浓如牛奶,散药香,盛在瓦罐内端上来。

    青洲顾不得鸡汤滚烫,一口气将鸡汤喝了。

    “十七师弟,你休息吧!”

    等到林崎离开,青洲体内的人参药力散开,满脸通红,当即下床演练入门第一个动作。

    动作做到一半,刺痛感袭来,青洲咬咬牙,却没有晕过去,知道是人参鸡汤的作用,继续完成动作。

    动作即将完成的时候,青洲眼前黑,知道身体到了极限,连忙抓起瓦罐中的参片,扔到口中嚼烂咽下,药汁流入腹内,眼前陡然一亮。

    在参片的作用下,青洲成功完成第一个动作,躯体如心脏般剧烈跳动,血色浮上皮肤,经络骨骼出咯吱咯吱的响动声。

    一个工作做完,青洲全身收到淬炼,真气流动猛地加,将全身筋肉都洗练过一遍,竟然因此完成炼肉,踏入六流武者的境界。

    青洲全身大汗淋漓,如同虚脱一般,知道勉强完成这个动作,体内虚耗太大,急切需要进步,连忙将木盒中的人参取出,拔掉一缕粗壮的参须塞入口中。

    一连吞了几缕参须,青洲苍白脸上才多了一丝血色,心知体修功法消耗太大,区区第一个动作就让他死去活来,接下来八个动作一个比一个难,恐怕第二个动作想要练成,吞掉剩下的人参都不够。

    “得想办法找些财路了!”

    接下来几天,青洲一直在想赚钱的事情,尽忠武馆和其他无关不同,这些的弟子非富即贵,即便是当初跟随任擎天的寒微弟子,也都被皇帝赏赐官职,领取一份俸禄,都不愁生计。

    民间武馆就不同了,除了大户人家的弟子,其他弟子都想着学几手武艺,出师后当镖师也好,做护院也罢,总能吃口饱饭。

    青洲深知,无论是习武还是修仙,都要庞大财力支撑,现在他身无长物,必须要想法子赚钱。

    “十七师弟,你躺在床上不出门,我讲个有趣的事情告诉你,有个新来京城的暴户,竟然上门来,拿着一箱金子,想要聘请我们师兄弟做护院,当真好笑之极。”

    林崎说着,笑了出来,任擎天是皇帝的好友,经常被赏赐珠宝绸缎药材,武馆中人不缺钱花,怎么会自降身份,为一个商人做护院。

    青洲听了却记在心里,似有意无意问道,“那个商人什么来头?一点不知道咱们尽忠武馆的来头。”

    “江南来的暴户,生意做得很大,东北的药材皮毛,西北的玉石什么都做,有钱无权。听说在江南得罪了江湖人物,居家搬迁到京城避祸。”

    “林师兄,等我身体好些,想去那个商人家当护院。”青洲直言不讳。

    “十七师弟,何至于此?”听到青洲的话,林崎先是一惊,然后沉默下来。

    宇文摩在任擎天门下,属于被排挤的一人,平时各种供应最少最差,而且还要被贵家弟子欺压,前些天更是被卫莺莺和王天赐为难。

    林崎猜测,青洲之所以想要去当护院,只怕已经心灰意冷,想要借此离开尽忠武馆,一来为了避祸,二来应该是想要成家立业了。

    “十七师弟,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出去自立门户了,不过此事重大,还是要向师父禀告一声。”

    青洲愣了愣,本想着赚些零花钱,却被林崎误解成想离开尽忠武馆自立门户。

    武林中规矩,拜入师门后,师父便等同徒弟的父亲,平时要小心伺候,不可有半点忤逆,若是想要自立门户,必须经受师父考核认可,才能允许徒弟出师,打着师父的名头闯荡。

    青洲若是想要离开,非得任擎天点头不行,除非他不想要尽忠武馆弟子的身份。

    “那好,还请林师兄替我禀告师父。”

    五天后,青洲被林崎带着,去拜见尽忠武馆的主人任擎天。

    任擎天武学境界极高,领悟驻颜之术,除了一缕长须,面色肌理都和年轻人无异,一身御赐的紫色袍服,显然他刚从皇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