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卫莺莺的刺蝶式,未得招数精髓,就高不就低,宇文摩在地上打滚,将衣服弄得泥泞交加,却是让她无从下手,只得放弃。网

    “宇文摩,你真是无赖,避而不战算什么本事?”

    “十师姐,我认输了。”

    卫莺莺气呼呼看着宇文摩,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之人,所谓的投降认输都是假惺惺的。

    突然,卫莺莺看到宇文摩手中的长剑,脑海中灵光一闪,上前一步,龙泉宝剑搭在长剑上,用力一粘一甩,长剑脱手而出,落在水池中央,溅出大团水花。

    “我的长剑!”宇文摩站起身,神情焦急看着水面圈圈涟漪。

    长剑是任擎天赠给宇文摩,这些年来他一直珍藏使用,稍微有点缺口都心疼半天,现在长剑不仅被卫莺莺砍得七零八落,还被打落水池。

    卫莺莺看着宇文摩焦急神情,得意洋洋说道,“一把破剑而已,你着什么急?想要的话就跳下去把剑捞回来。”

    此刻已经是寒冬腊月,宇文摩本就有旧伤,冬季必须静养,受不得寒气,水池中的水不结冰,却比冰块更加严寒,若是跳下去,不死也送半条命。。

    “扑通!”

    没有丝毫犹豫,宇文摩已然跳进水池,在寒冬气候下寻摸半天,终于抱着长剑爬上6地,下一刻就被冻得晕厥过去,其后生了好大一场病。

    阴差阳错,宇文摩的灵魂烟消云散,但是青洲却被吸引进来,取代此人的位置。

    青洲卧病在床,回忆这一切,心中感慨,宇文摩也算是挣扎求生的小人物,终究没法活下去。

    听前来照顾的林崎将,因为这件事,卫莺莺被任擎天责骂一顿,然后喝令她半年不准踏足武馆,从此恨透了宇文摩,扬言要让他好看。

    虽然卫莺莺不能进入尽忠武馆,但是其他师兄弟中迷恋她的不在少数,说不定就有人存心讨好卫莺莺,企图讨好她。

    青洲修养期间,也曾尝试修炼,但是这片天地的灵气规则截然不同,各种修炼功法全然无用。

    “只差了薄薄的一层,只要能将入门这一关过去,我就能重新修炼。”

    虽然占据宇文摩的躯体,但是青洲并不想继承他的生活,他急切想要解开磨剑天尊的谜团,探索传承的奥秘。

    等到身体恢复的差不多,青洲开始下床修炼剑法,师父赐予的长剑被他从水池捞回,现在被擦拭干净放在床边,正好用来练剑。

    伯仲季三路剑法是筑基剑法,配合口诀动作,慢慢修炼剑法招式,最后能修炼出真气。

    “不对,好多招式似曾相似。”

    青洲一身修为剑技虽然不在,但是眼光经验仍在,将三路剑法从头到尾演练一遍,当即现其中的蹊跷。

    伯仲季三路剑法,竟然和浮空岛入门剑诀有关联,许多招式都有入门剑诀的影子。

    “莫非让我降临这副身躯,也是磨剑天尊的安排,想要让我一步步挖掘其中的奥秘。”

    相通这一点,青洲反而不着急,慢慢修炼三路剑法,与此同时,将浮空岛入门剑诀夹杂在内,一步步提升力量。

    一开始,青洲病弱之躯,出手绵软无力,但是随着剑法不断修炼,气血调动全身,双手双足渐渐有了力气,出手间带着风雷之声。

    直到有一天,青洲感到体内猛地一动,某种存在破壳而出,一经面世当即疯狂延伸,迅在青洲体内散布一周,然后在小腹位置汇聚成暖洋洋一团。

    “真气萌,开辟丹田。”

    寻常武者,凭着筋骨强健、身长力大,或使刀剑,或用棍棒,配以精妙招式,总能匹敌几个来自几十个大汉,但这边是人力的极限。

    可若是修炼出真气,便是突破人体极限,化腐朽成神奇的第一步,从此以后,能举重若轻,以枯枝斩开大树,能以血肉之躯开碑裂石,挥出越凡人的破坏力。

    三大筑基功法修炼到极致,便能诞生真气,成为站在千万武者巅峰的存在,但那仅仅是迈出的第一步。

    真气武者往上,还有元武宗师,以及传说中的武道真仙。

    当今世上,元武宗师便是巅峰存在,比如说任擎天这个御赐钦封的天下第一人,便是元武宗师,一身真气凝聚成丸,达到了罡元的地步。

    真气武者也分三六九等,青洲这般刚刚萌真气的,属于最弱的九流武者,接下来他要将真气培育壮大,从皮肉至经络,然后深入骨骼内脏,用昂整个人洗练一边,达到初生婴儿的纯净程度,然后就能诞生罡元之力,晋升元武宗师。

    虽然这个过程漫长而艰难,有的人必胜都走不到最后一步,但是对青洲来说,一切都不是问题。

    接下来,青洲开始修炼剑法,伯仲季三件为外相,骨子里却是浮空岛的入门剑诀,两者的层次就是仙玉和泥土的差距。

    有了入门剑诀做内核,青洲的三路剑法何止突飞猛进,过了半个月,就已将全身皮肤洗练一遍,进入七流武者的境界,然后慢慢锻炼肌肉。

    青洲修养之地非常清净,除了林崎外,没有人前来打扰,就算是他的师父任擎天,没来看望过青洲,至于其他师兄,更是从未出现过。

    一天,青洲觉得身体好得差不多了,走出方外,看到冬季已去,除了屋檐阴凉处的残雪,其他地方已经开始迎接早春的来临。

    “出来多走走,呼吸新鲜空气,对身体痊愈大有帮助。”青洲一边走着,一边活动手脚。

    “宇文摩,还以为你一直做缩头乌龟,没想要在这里遇见你,正好,让我来教训下你,给卫师妹出出气。”

    来人正是王天赐,那天的事情他也有一份责任,同样遭到任擎天斥责,不过没有找到禁足,因此被卫莺莺拜托,要教训下宇文摩。

    “王师兄,宇文摩大病初愈,不好下重手,小心弄出人命来,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却也麻烦得很。“

    一旁的贵家子弟低声劝说,任擎天虽然无拼无级一介白衣,却能经常出入皇宫,和皇帝演武论道,虽无职权却地位尊崇,这些弟子从父辈那里得知,平时根本不敢忤逆任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