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比试与刁难
    少女是当朝大将军卫封疆的女儿卫莺莺,是任擎天的十弟子,身边的几个少年,也都是位高权重的文臣武将的儿子。天籁小说Ww

    卫莺莺是任擎天唯一的女弟子,除了容颜俏丽外出身高贵,被师兄们众星拱月般照顾着,性格嚣张蛮横,平时最喜欢捉弄宇文摩。

    “卫师妹,一个废物而已,咱们别管他了,皇上赐给我爹一匹西域宝马,我今天骑到武馆来了,不如你和我去马棚看看,这只马的额骨有两个凸起,据说身上有龙血,是天马和神龙相交的后裔。”

    一位翩翩少年笑着说道,他是丞相王敬德的爱子王天赐,对卫莺莺仰慕已久。

    西域宝马是马中王者,本朝太祖曾动全国大军,想要打通西域道路,将宝马大批引进国内,可惜接连出兵三次都无功而返,西域诸国因此元气大伤,采取妥协措施,每年都进贡十匹被骟过的公马,却不容一匹母马流入中原。

    对于国内的高贵之家来说,拥有一匹西域宝马,就是身份的象征,王丞相被皇帝赐予宝马,却交给儿子骑乘,可见对这个爱子的溺爱。

    王天赐本想着用西域宝马打动卫莺莺,邀请佳人和自己一起外出踏春游玩,将关系更进一步,可惜却没能打动卫莺莺。

    “西域宝马而已,我爹马鹏就有三匹,都是被骟过的太监马,有什么好玩的?还是宇文摩这个受气包最好玩,没本事不说,脾气还死倔,被我们欺负来欺负去,一句求饶的话都没有,好玩得很。”

    卫莺莺容颜娇俏,说起话来吐息如兰,可是表情露出出对折磨同门的狂喜,却让人不寒而栗。

    宇文摩见到卫莺莺一群人,当即收起长剑,转身离开,要避开这群人。

    卫莺莺见了,疾步上前,将宇文摩拦在水池边。

    “十七师弟,遇见我们连招呼也不打一声,这么着急想离开,莫非有急事?”王天赐笑着开口,配合卫莺莺说道。

    “十师姐,各位师兄,我真的有事,还请放我离开。”宇文摩低头说着。

    “宇文摩,既然身为你的世界,我倒要好好提点你了,你也是师父的弟子,身为天下第一高手的门徒,一套剑法被你练成四不像,连只鸡都杀不死。”卫莺莺拿腔作势教训宇文摩,一开始像模像样,但是后来的一句话就暴露她的用意,“来来,和我切磋切磋,我让你见识下能和罗汉拳龟蛇张齐名的筑基武功,其真正的威力如何?”

    卫莺莺摆开架势,宇文摩被几位贵家子弟催促着,走近战圈中央,四周被围住,根本走不脱。

    “十七师弟,我是师姐,也算长辈,就让你先出手吧!”卫莺莺傲然说道,她手中长剑是京城老字号烽火铺的老掌柜亲手锻造,限量版龙泉宝剑,剑身有一百零八重蛇腹纹,能黑夜放光,削铁如泥。

    反观宇文摩的长剑,还是初学艺的时候任擎天赐下,十两银子一把的长剑,中规中矩,但是比起卫莺莺手中的龙泉宝剑,和一条铁片没什么两样。

    宇文摩知道,卫莺莺身为女子,性格跳脱,既得不到伯剑之稳,又得不到仲剑之猛,只有走季剑的轻灵路子,出剑如同仙子起舞,美观无比。

    “宇文摩,仔细看好了。”

    卫莺莺一剑刺出,纤腰猛地绷紧,眼随剑走,一丝若有若无的乐音响起,在宇文摩四周环绕。

    宇文摩听到乐音,当即提防起来,刚才他一直苦思冥想,对比三路剑法的风声不同,见到卫莺莺出剑,身体自形成反应,一剑还了回去。

    两剑相交,出一蓬火花,虽然宇文摩以伯剑对抗,但是因为功力粗浅,仍旧比不上卫莺莺的剑法真力,被震得后退几步,剑刃被崩出豆粒大缺口,而卫莺莺的龙泉宝剑毫无伤。

    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比试,宇文摩平时虽然能吃饱穿暖,却比不上卫莺莺各种大补药材流水似的消耗,更有专门的人员保养经脉骨骼,所以功力上天壤之别;加上宇文摩手中的长剑,品质远比不上卫莺莺的龙泉宝剑,因此斗剑之时,几乎招收对方全方面的碾压。

    但是宇文摩有一点是其他师兄弟比不上的,他的悟性极高,并非全盘接受任擎天的传授,而是会自己动脑筋琢磨,能相处其他人忽略的细节。

    这次宇文摩从剑音着手,追踪卫莺莺出剑的轨迹,通过声音的远近高低,然后出手格挡反刺,不仅没有让卫莺莺三两招击败,反而渐渐站稳阵脚,而且能出反击。

    就这样过了几十招,宇文摩长剑的剑锋崩裂如同锯齿,虽然被卫莺莺逼的接连后退,却死死守住阵地,看样子还能坚持几十招。

    卫莺莺神色阴沉,她平时都看不起宇文摩,曾扬言三招就能击败宇文摩,现在的表现,让她在各个师兄面前丢脸了。

    突然,卫莺莺持剑的手掌浮现血色,九根青筋浮现在手背上,然后长剑猛地一送,银白剑身浮现一抹银光,剑顿时加快一倍。

    “逍行神剑!师父竟然连这门剑法都传授给她?”

    “还是度最快,杀伤最强的刺蝶式,这下宇文摩不死也要残废。”

    包括王天赐在内的几人,见到卫莺莺恼羞成怒,使出一招上乘剑法,甚至极有可能重伤宇文摩,不仅没有出手阻拦,反而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宇文摩听到众人议论,心道不好,逍行神剑是任擎天青年时期使用威力最强的剑法,刺蝶式更是其中的杀招,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只能躲不能硬挡。

    长剑腾跃如电,出嗞嗞声响,带着绝强的穿刺力,偏偏卫莺莺身姿优美,带着花间信步的潇洒姿态,颇有些闲刺飞蝶的优雅姿态。

    当次危急时刻,宇文摩的应对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将长剑背在身后,迅倒在地上,竟然使出“懒驴打滚”的招式。

    懒驴打滚这一招,是下九流的招式,不仅姿态狼狈,更是避而不战的无赖招数,但凡要些脸面的武林人士,都不会使用这一招。

    宇文摩出身卑微,可没有面子一说,面临生死关头,使出懒驴打滚这一招,贴在地上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