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宇文摩
    毫无疑问,青洲触磨剑天尊的传承,被吸收到这个世界当中,变成这个叫宇文摩的年轻人。天籁小说WwW.⒉

    宇文摩的记忆中,京城最大的尽忠武馆,武馆主人任擎天,年轻闯荡江湖,和当初白鱼龙服的太子相遇并结为好友。

    老皇帝病逝后,皇后勾结国舅,意图改立太子,任擎天护送太子回京城,多番浴血厮杀,最终扶保太子登基,也就是当今的皇帝陛下。

    皇帝赐予“尽忠武馆”四个大字,并赏赐大一块土地给他建立武馆,从此以后,京城没有一家武馆敢和尽忠武馆争锋。

    尽忠武馆中的弟子非富即贵,等闲的官宦人家根本进不来,除了几个早期跟随任擎天的弟子,后来的弟子都都显赫的身家背景。

    宇文摩却是个例外,他年纪虽轻,身世却非常曲折。

    那年冬季雪花飞舞,天地间银装素裹,任擎天和宇文将军赴宴归来,因为武馆和将军府临近,因此两人一同归来,这时,他们现街边有个弃婴。

    那个弃婴就是宇文摩,当时他已经被冻得满脸铁青,只剩下一口气,下人想要把他扔到一边,却被宇文将军劝住。

    “老夫征战多年,杀人无数,可那是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眼下京城,还是要多做善事。婴儿虽小,却也是一条人命,能救则救。”

    宇文将军以深厚内力,为婴儿驱除寒冷,甚至更进一步为他梳理经脉,打下练武的绝佳基础。

    “这孩子与我有缘,我年过半百,只有四个女儿,一个集成香火的儿子都没有,就把他收为义子,取名一个摩字,就叫宇文摩好了。哈哈,宇文摩,好名字。”

    宇文将军捧着幼小婴儿,喜不自胜,婴儿似乎感受到他的喜悦,也咧开嘴大笑了。

    “任馆主,你是天下第一高手,这孩子长大后,我一定要让他拜你为师,学得一身惊天动地的武功,以后不管是为国征战,还是扫除奸邪,都是你尽忠武馆的显赫门徒。”

    那个冬夜,正好是宇文将军从边关回朝的第二天,百官举办盛宴为他接风洗尘,可是被众多官员恭维奉承,对他来说,还比不上手下宇文摩这个义子来的高兴。

    “宇文将军,此言当真?”任擎天问道。

    “那是当然,我宇文镇周的儿子,一看就是习武奇才,肯定不会辱没你的名声。”宇文将军哈哈大笑。

    任擎天看着,目光中露出担忧,宇文将军镇守边关二十载,击杀蛮族无数,前不久更是擒获蛮族大头领,回京城献祭太庙,现在的他已经处于人生中最显耀的时刻,可是显耀过后呢?

    “宇文将军,小将军生龙活虎,我很喜欢,不如今晚让我带回武馆,让我好生看护。”任擎天突然提议道。

    听到这番话,宇文将军面色变了,这个要求有些冒昧,哪有第一面就把人家义子带回去的。

    “既然如此,摩儿就麻烦任馆主了。”

    任擎天走下马车,将大半个斗笠盖住婴儿,然后层层披风裹住他,在遍地银装中踩出一排排脚印。

    “好孩子,别哭!”

    婴儿似乎感受到什么,嚎啕大哭出来,哭声在风雪交加的夜里飘得很远,哭声中,载着宇文将军的马车越走越远。

    当天夜里,御林军包围宇文将军府,以拥兵自重、阴谋叛乱的罪名,将宇文将军满门诛灭,连出嫁的几个女儿也没能幸免。

    第二天,尽忠武馆的任擎天师父开坛收徒,遍邀好友同道,将一个从路边捡来的弃婴收为第十七个弟子,并为其取名宇文摩。

    “苦啊!”

    此刻的青洲,终于明白这一世的来历,叹息过后便是无尽的惆怅。

    宇文摩是任擎天的十七弟子,却是根基最浅的一个,前六个师兄是任擎天苦心培养,很早就跟随他,因此很受任擎天器重,至于成立武馆后招收的弟子,不是丞相家的儿子,就是将军家的女儿,来历富贵无比,只有宇文摩无依无靠,不属于哪一派,因此备受排挤。

    这次生病也没那么简单,宇文摩孤身一人在尽忠武馆长大,性格深沉内敛,尽管被人多番挑衅,却总是尽力忍让,但是这次,那些贵家子弟闹得太过火了。

    宇文摩功力尚浅,只能和后入门的贵家子弟一起练武,因为出身寒微,平时被多番欺辱,但是宇文摩不想给师父师兄带来困扰,一直瞒在心里。

    谁料宇文摩百般忍让,换来的却是对方变本加厉。

    一天早上,宇文摩修炼任擎天亲传的伯季仲三路剑法,这套剑法是任擎天身经百战磨炼而成,被整理成三路剑法传授弟子,虽然不是上乘武功,却能锻炼根基、为将来打造根基,和武林泰斗大派心禅寺的罗汉拳、真武派的龟蛇掌并称江湖三大筑基功法。

    宇文摩幼年被冻伤,虽然被人以身后内功驱除寒毒,但是却留下后遗症,体质较弱,虽然他的武学悟性很强,但是修炼武功的进度却比不上一众同门,由于这个原因,经常被同门讽刺嘲笑。

    伯剑稳、仲剑猛、季剑灵,三路剑法各有特色,只有任擎天这等武学宗师才能融会贯通,将三路剑法修炼大成,但是他门下弟子却天资不足,只能选择一两路剑法主修,剩下的兼修。

    宇文摩却反其道而行,三路剑法都想练成,因此没有一路出类拔萃,实力久久没能上升。

    其余的师兄弟们,因为专门修炼一路两路剑法,早已学有所成,被任擎天赐下其他上乘武功。

    “这一剑刺出,若是伯剑的路子,应该剑尖刺出的风声细如春雨,甚至微不可闻,若是仲剑的话,剑风有如山崩地裂、风雷交加,若是季剑的话,利剑刺破长空出的声响,有如九韶华音、天籁仙曲。”

    宇文摩无法将剑法的杀伤力催到极致,只得从旁路着手,从出剑风声区分三路剑法的不同。

    突然,几个身穿鲜亮锦服的少年,拥簇着一个容颜俏丽、衣着华贵的少女走来,正好遇到在水池边练剑的宇文摩。

    “原来是宇文摩这个废物,又在这里修炼剑法。”

    少女见到宇文摩,双眼一亮,泛起了恶作剧的神情,就像是猫见到了好玩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