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一十章 入梦
    青洲额头靠在地面,始终不肯起来,这一刻他不是青洲,而是当年的忍剑客。天籁小说WwW.⒉

    “师父,当初你为何要杀我们师兄弟?”

    “师父,你本该飞升仙界,为何会坐化于此?”

    “师父,徒儿离开太久,现在终于回家了!”

    无数记忆汇聚而来,在青洲体内短暂构造出一个虚拟的忍剑客灵魂,对着磨剑天尊的遗体不断倾诉,但是这些话语只能憋在心里,青洲不敢讲出来,生怕引轩然大波。

    青洲抬起头,满眼都是泪水。

    就在这时,磨剑天尊的背影突然动了,一声远古沧桑的叹息声过后,淡淡的话语传出。

    “忍儿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岳千军等人魂飞魄散,以为这位剑道枭雄只是装死,现在暴露行踪,要杀他们灭口。

    青洲停在耳中,知道忍儿这个称呼,是磨剑天尊对小弟子忍剑客的爱称,显然磨剑天尊提前预料忍剑客会回到浮空岛、

    “如果是忍儿回来,可以上前戕戮我的尸骸,为你无辜枉死的九个师兄报仇。如果是其他人,敢加害我的尸骸一根手指,必将死无全尸。”

    听到这句带着威严的话语,岳千军等人同时打了个冷战,回想刚才彭冲甲的惨状,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忍儿,师父大错已然铸成,没法改了。”

    “磨剑天尊一声杀人无数,唯有断送在我手上的九个弟子,是我一声难以洗刷的罪孽。”

    “我杀戮弟子,自绝传承,浮空岛后继无人,只能将希望放在你身上,你若归来,可传承我的剑道,继承浮空岛一脉。”

    青洲听到这里,明白磨剑天尊晚年醒悟,曾多次外出查找忍剑客下落,可惜他无法达到天外战场,最终这对师徒在悔恨中死去。

    “原来如此,磨剑天尊杀戮门下弟子,只活了一个忍剑客,临死前留下传音,要将剑道传承给忍剑客。”

    岳千军狂喜,自认现一个今天的大秘密。

    磨剑天尊是前无古人的一位剑修,独占剑之大道,攻击力冠绝古今,若是能继承他的剑之大道,必定能成为修仙大世界第一人。

    “可惜忍剑客失踪已久,八成是死了,浮空岛空旷多年,显然已经后继无人。”齐不克说道。

    刚才被圣灵核桃攻击,齐不克仿佛变了一个人,目光清晰,神情稳重,不复当初疯疯癫癫的摸样。

    青洲看着齐不克,然后再看岳千军,这两人已然恢复正常,除了齐不克性情大变,岳千军气息也更加稳定,外表看不出异常,内在却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莫非,被圣灵核桃攻击,反而能因祸得福?”青洲想到这里,心痒痒的,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方研究这件法宝。

    “忍儿,你若是找到这里,就用入门剑诀攻击师父的遗体,一切恩怨就在当中分晓。”

    听到磨剑天尊的话,青洲呆住了,浮空岛的入门剑诀别开门户,是磨剑天尊集合修仙大世界所有剑道流派的精粹而成,饶是如此,也具备极强的攻击力,可要是攻击磨剑天尊的遗体,却又远远不足。

    “磨剑天尊临终遗言,莫非另有深意?”

    青洲后退一步,开始演练起入门剑诀,这门剑诀号称是入门级别,实际上却是浮空岛不传之秘,只传授给十位弟子,因此外人根本不知道。

    “青洲在干什么?”岳千军问道。

    “练剑。”阳和尘说道。

    三人起初生怕青洲出手不逊,引磨剑天尊攻击,波及到他们,等见到青洲的剑诀不带一丝法力,知道他只是在演练什么招式。

    青洲使出入门剑诀,却不带一丝杀伤力,与其说是攻击磨剑天尊遗体,到不说是在用这种独特的方式缅怀磨剑天尊、十大弟子和浮空岛。

    忍剑客的记忆和情绪主导着一切,让青洲将入门剑诀从头到尾演练一遍,期间几次对准磨剑天尊,青洲双手在颤抖,露出悲切和不忍。

    整套入门剑诀演练完,青洲停下了,感受到属于忍剑客的情绪在逐渐散去,只留下最纯粹的记忆。

    就在刚才,忍剑客最大的遗憾消失了,能回到浮空岛见师父最后一面,并以入门剑诀酬谢施恩,一切心愿都已完成,终于能安心离世。

    一直以来,忍剑客的记忆都牢牢盘踞,无时不刻不在影响青洲,从现在开始,记忆中的遗憾与不舍消失了,留下的是最纯粹的知识和经历。

    最后一招收手,青洲深吸一口气,就要转身离去,突然,磨剑天尊站起身。

    “忍儿,不出我所料,你还是认我这个师父。我设下机关禁制,入门剑诀就是钥匙,可要是你怀有一丝杀心,都没法打开传承的大门。现在你合格了。”

    磨剑天尊说完这句话,身体猛地化成一团乌黑光芒,然后巨大的吸引里传出,将青洲吸入其中。

    “这是怎么回事?”

    岳千军三人面面相觑,许久之后才懊恼不及,反应过来,青洲已然获得浮空岛上最大的机缘。

    过了没多久,又是三团光芒浮空而起,岳千军感受到怀中的字画嗡鸣声,在回应半空的光芒。

    “我们的机会来了。”

    岳千军三人将怀中字画抛起半空,没入光团内部,下一刻,三人被光团吸入其中。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青洲直起身,感到身体沉重,像是生过一场大病,低头看去,却是大吃一惊。

    原来,青洲躺在一张粗木板床上,盖着一床藏青色棉被,竟是卧病在床的摸样。

    “十七师弟,你醒了,快来把这碗鸡汤喝了!”一个长相平庸的年轻人,端着热气腾腾的碗走过来。

    青洲脑海中闪过一道信息,这是他的七师兄林崎,是师兄当中有名的热心肠。

    青洲端着鸡汤,一口口喝下去,出了一身汗,头脑顿时清醒很多,回想起许多事情。

    “十七师弟,你先躺着休息。”

    青洲躺在床上,棉被盖在胸口,慢慢回想现在的处境。

    “梦境,还是真实?”

    现在的青洲,名叫宇文摩,是京城最大武馆的弟子,这个世界无比陌生,属于青洲的记忆中,竟然没有修仙者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