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五百零七章 遗蜕
    彭冲甲发出一声受伤的怒吼,七星命穴被无形飞剑连番击中,虽然被自挡住,但是丝丝缕缕的剑气深入命**部,在彭冲甲体内累积,伤势就像破土而出的春芽,慢慢发展壮大。

    “不敢相信,我一个合道后期的体修,竟然被你们三个区区化神剑修逼到这个地步,正是太可笑了。”彭冲甲追上说着,脸上不带丝毫笑容。

    “多谢你们,几个小辈,让我知道一件事情,不管境界多高,实力多强,永远不要有骄狂之心,因为不管多么弱小的存在,都会让你尝到失败的滋味。”

    彭冲甲的目光恢复平静,七窍中的银光慢慢散去,原本四溢的精气转成内敛,身上闪烁的七个光点逐渐散去,最后消失无踪。

    面对青洲的逼迫,彭冲甲做出壮烈之极的应对,他放弃即将突破的境界,将自己打回原形,重新成为合道后期的体修。

    手掌伸出,掂量下圣灵核桃,镂空的花纹内部,银色光核已久璀璨,但是血色丝线密密麻麻,一眼看去数不清有多少剑修的精魂在内。

    “圣灵核桃,提升的境界终是虚妄,我彭冲甲不需要。”

    彭冲甲语气淡然,但是停在青洲耳中,却是催命自己,经过这番变故,彭冲甲竟然因祸得福,心灵境界更上一个层次,虽然自散力量,却变得比刚才更可怕。

    下一刻,彭冲甲一伸手,将金色半球打得散开,四道金光弹射回去,被青洲等人接住,迦叶金卷到手,身体被撞得后退几步。

    “挡不住了!”

    彭冲甲继续向前,青洲岳千军四人的剑光飞来,被他手掌轻轻拨弄,没能让他的脚步放缓半点。

    青洲手掌翻转,亮出一把羽毛扇,正面黑反面白,看似轻飘飘,挥舞起来却沉重如山。

    阴阳扇扇动一下,一股黑白旋风飞出,将彭冲甲席卷在内,让他如同深陷泥沼举步维艰。

    “快走!”

    青洲对着身前空间一按,打出一道空间门,带着岳千军三人,迅速转移到另外一个空间。

    空间门缩小到眼睛大小,彭冲甲冲到一根手指刺出,将即将消失的空间门堵住,然后用力一次,整颗拳头都击破空间壁垒,伸出另外一根手臂,双手用力,将空间壁垒撕开。

    就这样,彭冲甲抛下剩余剑修,冲到另一个空间内,继续追杀青洲等人去了。

    “一场闹剧啊!”

    庞雏苦笑着摇摇头,今天他算是大开眼界,不提强大到不可战胜的彭冲甲,就连青洲等人的表现,都是他们望尘莫及的。

    另一个空间内,彭冲甲和青洲四人没有动手,而是呆呆看着一个方向,那里坐着一个人。

    “磨剑天尊!”

    简简单单半截树桩,一个枯瘦的背影坐着,背对着青洲几人,看不出他的相貌,但是见到的人都能肯定,此人就是磨剑天尊。

    青洲眼眶溢出泪水,忍剑客的记忆变得无比清晰,见到磨剑天尊的一瞬间,他知道自己回家了。

    “竟然是魔剑天尊的尸骸,这里必定是浮空岛最核心最关键的位置。”

    彭冲甲见到磨剑天尊后,像是大惊防备,等看到磨剑天尊动也不动,不带丝毫生气,确定这是一具尸骸后,开始有了其他想法。

    浮空岛等同于上百个大世界的集合,里面空间广阔无边,堪比三大极域和七大星区的修道场所加起来的总和,在这里,磨剑天尊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青洲误打误撞闯入的空间,竟然是磨剑天尊为自己选定的埋骨之地,可见这里必定是浮空岛的心脏。

    “磨剑天尊的尸骸,就是浮空岛上最大的宝藏,只要掌握了这具尸骸,进而挖掘出浮空岛的秘密,必定能掌握整个浮空岛。”

    彭冲甲心头火热,看到青洲四人,想要达成目标,必须先杀掉这四个小辈,新仇加旧狠,他当即动手了。

    青洲见到磨剑天尊第一眼,心头震动,但是却没忘了背后追杀的彭冲甲,在他动手的瞬间,就察觉到彭冲甲的动作。

    如果说先前的彭冲甲临近突破,有七星命穴破绽在身,青洲还能和他周旋一二,现在彭冲甲自降境界,一声实力稳固凝聚,集合青洲四人之力也难以战胜。

    彭冲甲精通炼体,经常游荡虚空,采集星火炼体,不管是四肢躯干,还是头发指甲,都比寻常的法宝更加坚硬,合道以下的修士,在他面前脆弱如渣,只要被他手掌碰到,不死也要重伤。

    面对彭冲甲的进击杀招,青洲的应对很简单,他带着岳千军三人,朝着磨剑天尊所在的树桩前几几步。

    彭冲甲紧跟青洲,脚步不停,眼看着青洲已然靠近树桩百步之内,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触碰到磨剑天尊的一角。

    就在这时,彭冲甲神情大变,猛地刹住脚步,因为他想起一件非常眼中的事情。

    磨剑天尊身前孤高冷傲,独霸整个修仙大世界,无数修仙门派俯首称臣,以他唯我独尊的性子,从来不把别的修仙者放在眼里,得罪的人不计取数。

    坐化之前,磨剑天尊应该想到,浮空岛门人死绝,后继无人,如果他死后有人找上门来寻仇,没有活人可以追究,只能拿他的尸骸泄愤。

    因此,磨剑天尊不会全无准备,简简单单将尸骸摆放,必定留下后手,防备有人企图损伤尸骸。

    对磨剑天尊这样的渡劫存在来说,百步距离太近了,一口气就能吹到对方脸上,在彭冲甲的眼中,青洲等人已经是个死人了。

    彭冲甲及时停住脚步,原本幸灾乐祸看着青洲,却不料自己离得虽远,仍旧没能幸免。

    背对众人的磨剑天尊背影,身上的衣角无风自起,一股清风平地升起,瞬间掠过青洲四人身边,最后轻轻吹拂在彭冲甲脸上。

    那股清风微凉中带着些许暖意,让人想起早春时间,夹杂着柳絮和桃花的春风,春风醉人却不伤命,可是这股清风,却是来自磨剑天尊的遗蜕。

    在清风的吹拂下,彭冲甲全身都在波动,好像是水面的倒影般,一颤一颤连形状都变了。

    青洲等人看得出来,彭冲甲在清风面前毫无反抗能力,只怕不出三个呼吸,就要灰飞烟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