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四百九十章 外泄
    前方操纵探路傀儡的修士突然睁大眼睛,因为通过探路傀儡的视角,他看到一个人影在虚空中不断翻滚,在他身上大团星火燃烧不灭。天籁小说Ww

    众所周知,星光若是燃烧起来,形成的银色火焰便是星火,能将大乘以下的任何修士烧成灰烬。

    “大乘修士?”

    探路的修士正好奇,星火中的人影已经看到探路傀儡,对着他的方向伸手一抓。

    “糟糕!”

    探路傀儡向后退,可是来不及了,沾染星火的手掌抓住探路傀儡,如同烧红煤球落在雪堆上,坚硬无比的探路傀儡竟然开始融化。

    一声惨叫,探路修士的灵神之力被毁,探路傀儡也化成一滩铁水。

    那个人影慢慢往前走,身上的星火逐渐熄灭,露出一个衣衫褴褛,脸上长满胡须,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怪人。

    怪人不修边幅,但是目光非常锐利,一出现就朝着人群中央飞撞过来,目标正是飞鱼道士。

    飞鱼道士能成为众人领,实力自然不弱,但是在怪人面前,连出手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大手一伸抓住胸前衣领,胸口一紧全身力气消散无踪。

    “哈哈,我在星海坟场隐居许久,终于等到了。你说说看,浮空岛究竟在哪里?”

    飞鱼道士身陷敌手,露出勉强的微笑,“前辈,误会了,我们根本不知道浮空岛。”

    怪人听了,乱糟糟的眉头皱起,然后松开一只手,朝着一个悄悄想溜的修士一挥手,虚空陷下一个手掌印。

    掌印追上逃走的修士,出一阵让人牙酸的破碎声,等到掌印散去,修士已经成了一团看不出形状的肉泥。

    这个血腥举动,顿时震慑所有修士,十几个化神修士呆呆停留原地,没有一人敢动弹。

    “你说说看,去浮空岛怎么走?”怪人朝着飞鱼道士点点头,目光变得温和。

    飞鱼道士支支吾吾,却舍不得祖先留下的星图。

    怪人不满意的嗯了一声,对着一个化神修士轻按手掌,隔空力,将此人炸成一团血雾。

    他连杀两人,手段干净利落,所有人都确定了,此人是一个极为强大的体修,境界要远远过他们,在此人面前,在场所有修士别说打不过,逃也逃不了。

    “我说,我说,不要杀我,飞鱼道士是我们的头儿,所有秘密他都知道,我们是被他找过来的。”一个修士惊恐之极,指着飞鱼道士说道。

    飞鱼道士闭上双眼,“请放我下来。”

    怪人一松手,飞鱼道士落下,然后整理衣襟,掏出怀里的玉佩,“这里面就是浮空岛的星图。”

    怪人拿过玉佩,看了几下,然后交到飞鱼道士手上,“你带路,其他人给我滚!”

    此言一出,不但是飞鱼道士,就连剩下的修士都是一愣,听不懂怪人的意思。

    “再不滚的话,我就杀光你们。”

    怪人举起手掌,这只手看似不起眼,但就在刚才轻描淡写就杀了两人,没人怀疑他说的话。

    “都走吧!是我连累了你们。”飞鱼道士开口,语气说不尽的衰弱。

    听到飞鱼道士的话,剩下的修士纷纷转身,罩着来时的路返回。

    接下来,怪人催促飞鱼道士在前面带路,寻找星海坟场中的浮空岛。

    在星海坟场中的第二年,金佥等人遇到其他修士,这是一群二三十人的化神修士。

    “各位道友,你们也是来寻找磨剑天尊遗址的?”

    这些修士的第一句话,就让金佥神色大变,浮空岛的秘密是他珍藏许久,只对岳千军几人说过,但是刚刚见面的陌生人,都能随口说出这个秘密,对他来说无异于巨大冲击。

    “是……是啊,请问道友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金佥勉强牵动嘴角,露出一个艰难的微笑。

    “道友说笑了,自从幻心双凶屠杀黑守门,企图独占浮空岛秘密后,黑守门的遗孤一怒之下,将浮空岛的秘密四处散布,磨剑天尊的遗址在星海坟场就不在是秘密。”

    这群修士非常和善,在金佥等人的询问下,说出其中的原委。

    黑守门是天河星区一个不入流的门派,门主仅仅化神巅峰境界,放在天河星区毫不起眼,但是没人知道,这个门派源远流长,竟然是磨剑天尊某个弟子的后人创建。

    幻心双凶是天河星区凶名昭彰的散修,两人是孪生兄弟,都有合道境界,平素横行无忌辣手无情,他们打听到黑守门的秘密,便定下一条毒计。

    幻心双凶随便找个借口,将黑守门上下杀个精光,却没想到门主在外面还有个私生子,此人被黑守门主传授最绝密的秘密,其中就有浮空岛的存在。

    私生子知道幻心双凶势大,而且黑守门已成云烟,根本不可能寻找实力更大的道场相助,在绝望中选择了最惨烈的方法,暴露黑守门隐藏千万年的秘密。

    就这样,浮空岛的秘密大白天下,天河星区无数修士赶来,朝着星海坟场进,企图找到浮空岛的秘密,继承磨剑天尊的力量。

    “这个秘密从天河星区散布出去,已经传遍三大极域和七大星区,我们离得近,这才来的最快。东方极域离这里也不远,估计不久也快到了。”

    这群化神修士是天河星区的本地修士,是第一波赶来的,带头的名叫蒋水岸,出自一个三流道场。

    蒋水岸和金佥交谈几句,现谈得来,当即开始交换信息。

    “说老实话,我不奢望能得到磨剑天尊的传承,那个太不切实际,浮空岛当年雄霸三大极域七大星区,无数道场都要向他们供奉,可以说浮空岛上连根草都是宝贝,我们只要能打打秋风,捞点好处就够了。人如果太贪心了,容易死得快。”

    蒋水岸直言不讳,倒是个识时务的俊杰。

    金佥听了也不知道内心作何想法,本来珍藏的秘密,现在成了人人知晓的大路货。

    “对了,金道友似乎不是天河星区的,怎么也到星海坟场里来,莫非另有消息渠道?”蒋水岸似有意无意的问道。

    金佥眉头一挑,“实不相瞒,我们几个兄弟,本来在天河星区游历,没想到意外听到浮空岛消息,就来碰碰运气。不瞒蒋道友说,我们几人恰好都是剑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