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四百七十八章 获胜
    罗天歌双臂一合,上百个金色圆球升起,铺天盖地朝着青洲狂轰滥炸而去。

    青洲灵神之力扫视,已然把握到每个圆球的轨迹,眼前的场景和修炼分光化影何等相似,不同的地方在于,这些圆球的速度比蜂鸟慢多了。

    “无形飞剑。”青洲轻轻念出这四个字,然后抬头看向淹没天空的金色圆球。

    下一刻,上百个金色圆球同时被击碎,于此同时,罗天歌感到胸前一阵寒意,匆忙发动剑遁,仍旧被划破衣襟,伤口源源不断渗出血滴。

    “无形飞剑,这就是无形飞剑。”

    观战的剑修当中,反应最大的就是令寒潮,他在修炼空间寻找叙旧,始终没有找到打破记录的人,这次是过来看热闹,没想到竟然有意外收获。

    “无形无影,防不胜防,一剑万影后面还有如此境界,我真是有眼不识珍珠。”

    令寒潮站起身,往离开斗剑场的方向走去,身旁的朋友急忙叫道,“寒潮,去哪里?这里还没比完。”

    “不看了不看了,再看也是徒劳,我还是先回去修炼,争取早日练成无形飞剑。”

    金佥四人同样在场,他们看到青洲这神来之笔的一剑,眼皮都跳动两下。

    “杀敌无形,这一招让人防不胜防,我见了都头疼。”岳千军性子直,当即开口说道。

    “只能挡,不能攻。”阳和尘言简意赅。

    “不得了啊,竟然和我有些像呢!”齐不克说话一向颠三倒四,没人和他计较。

    斗剑场中央,罗天歌一招落败,虽然仅有轻伤,但是脸皮却红的发烫,羞怒交加,便换成一路猛烈决绝的剑法。

    双臂高举,剑光绕着罗天歌绕成大团光球,将斗剑场地面席卷的沟壑纵横,平地里刮起狂烈的飓风。

    青洲一口气刺出上百剑,剑光却如同下河的鸭子,东倒西歪横七竖八,没有一道是指向罗天歌。

    旁观的众剑修笑了,青洲这一手何止是失误,简直就是昏招,这些拙劣的剑光,别说对付罗天歌了,就连一只鸡都杀不死。

    “这些剑光,啧啧,前往别弄伤自己。”

    “刚才那一招先人夺人,怎么现在却高开低走,这等不入流的剑法,他青洲想要表达什么?”

    金佥却皱起眉头,和其他剑修不同,他越发看不透青洲的路子。

    罗天歌见到眼前一幕,嘴角露出冷笑,此刻他身边的剑光如同烈阳,斗剑场的地面被犁的翻起,大块大块的石头支离破碎。

    上百道混乱剑光,分散在斗剑场四周,随着罗天歌的逐渐逼近,这些剑光像是被血腥吸引的鲨鱼,纷纷聚集过来。

    第一道混乱剑光击中光球,罗天歌感到剑光散乱,手头的力量开始松动,有了一丝难以控制的感觉。

    随着混乱剑光不断飞来,叠加的力量最后终于爆发,罗天歌如同置身烈焰火场,原本被他操纵的剑光脱离控制,距离最近的罗天歌便遭受威胁。

    “可恶,你这是什么邪法?”

    罗天歌双臂一振,逼不得已将剑光打飞,自己破掉了着酝酿已久的一击,若是拖延下去,他极有可能被自己的招数反噬。

    青洲袖手一挥,无形飞剑出手,分成四道分别命中罗天歌的双臂双腿。

    四道血光飚出,罗天歌瘫软在地。

    胜负已分,但是斗剑场却陷入可怕的宁静,结束的太快了,虽然有人预料罗天歌会输,但至少也要几百个回合,十天十夜的大战,可是现在,几个来回不到,罗天歌就败了。

    青洲拍拍手,回头看去,被他目光扫到的剑修,纷纷赶到一股寒意从内心升起。

    “好极了,岳千军,你看看,这个人不是比罗天歌要太多了?”金佥哈哈大笑,远远指着青洲。

    “金大哥,罗天歌在他面前就和没长毛的小鸡子一样,可是实话跟你说,我、阳和尘还有齐不克,没一个是他的对手,把他拉进来还是有些冒险。”

    岳千军说出这番话,将阳和尘和齐不克都牵扯到,出乎意料,这两人都没有反对,默认他的说法。

    “那不更好吗,只要青洲加入,我们便如虎添翼,那件事情的把握更大了。”

    金佥爽朗的声音响起,剩下的三个人知道,拉青洲入伙已成定局了。青洲身处修炼空间,面前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一个小人,身躯扭曲到极致,双手双脚都缠绕在长剑上,化成一道流光飞射出去。

    这块石碑记载的,是以神御剑的修炼法门,但青洲始终对图画中的内容百思不得其解。

    “以神御剑,顾名思义,就是要以灵神御使飞剑,这上面的小人应该就是灵神吧,但却缠绕在飞剑上面,而且是这个怪样子?”

    青洲摇摇头,始终没法悟透石碑上的诀窍。

    以神御剑的石碑上,仅仅只有两个称号,“神游万里”,“裂神归极”。

    青洲刚来时,已经有五个剑修在参悟石碑内容,他们分布各处,盯着画像苦思冥想,根本对青洲到来没有反应。

    这两个技能成就,青洲没有见到他人使用过,因也不知道相关内容,仅仅能猜测神游万里这个称号,应该是能用灵神御使飞剑冲杀万里之外。

    仅仅神游万里这个成就,便代表了恐怖的杀伤力,万里之遥一剑击杀,任凭敌人上天入地也摆脱不了飞剑的锁定。

    青洲开始取出永劫剑,然后放出灵神操纵剑身,却始终无法做到石碑那样,扭曲到不可思议的境界,只能以双手持剑的姿势御使飞剑。

    飞不到两里地,永劫剑原地打转儿,然后摇摇摆摆飞回青洲手中。

    “我现在是化神后期,达到修炼以神御剑的门槛,因此灵神的力量足够,欠缺的就是应用技巧。”

    青洲接连三次,尝试用灵神之力御使永劫剑,总是在半途无功而返,对于这门剑技不得其门而入。

    旁边的五个剑修,情况不比青洲更好,他们有的痴痴呆呆看着石碑,也有的嚎啕大哭,用头猛撞身边的石碑,很显然苦练许久,没有任何进度。

    “以神御剑,神与剑,扭曲缠绕?不对不对。”青洲苦恼无比,感到整个脑子都在缓慢转动,变成一个浆糊形成的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