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枯沙魔尊
    掌太子想到丑玲珑曼妙的躯体,还有冷冰冰的绝美脸庞,下腹升腾一股滚烫的气流,猛地喘息几下。

    “丑玲珑,贱女人。不用多久,本太子就能把你压在身下,看你还能不能高傲下去。”

    掌太子目光落到大军中央,那里一团巨大的流沙旋转,区别于璀璨熠熠的星沙,这些流沙呈惨白色,就像是白骨风化后留下的砂砾。

    身在流沙中央的,便是掌太子的父亲枯沙魔尊,这次他手下人马倾巢出动,甚至连亲儿子也派出来,便是要增加这次渡劫的成功几率。

    “风净尘怎么还没回来?这次交战,少了这员大将可不行。”

    掌太子想到风净尘此人,这位魔将忠心得体,不仅实力不弱,更能统领魔军,是枯沙魔尊最得力的属下之一,地位不在他这个太子之下。

    丑幅魔尊即将来袭,这次他们倾巢出动,玲珑公主连同麾下十大魔将都出马,掌太子压力极大,缺少了风净尘这个下属,胜算大大降低。

    掌太子这边思绪万千,突然大军中央的流沙猛地裂开,露出一位面容枯槁的老者。

    老者头发灰白,身边的魔道修士全都面目狰狞,身穿漆黑发亮战甲,但是他只穿着单薄得算是简陋的布衣,展露出来的气势,却压过了在场的数万魔修。

    “父尊,为何现身?”

    掌太子见到老者,立刻恭敬行礼,老者正是准备渡劫的枯沙魔尊,藏身流沙中便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大劫准备,现在却猛地现身了。

    “风净尘死了。”枯沙魔尊淡淡说道。

    “这,这,父尊请听我解释。”

    掌太子慌了,当时他派出风净尘,本以为对付两个化神境界的小虫子,不费吹灰之力,但没想到风净尘一去不回,现在竟然死了。

    “你不要说话,且看我以因果之手,将那人擒拿过来。”枯沙魔尊语气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渡劫修士能掌握因果,若是亲近之人被杀,立刻就能得到感应,若是对方的实力差距很大,便能以因果之手将之捉拿,不管对方在任何地方,都逃脱不了因果的联系。

    与此同时,青洲刚刚击杀风净尘,将剑痕收回手掌,突然心脏猛地一跳,大祸临头的感觉出现。

    这种感觉无比清晰,也无比恐怖,比被风净尘追杀的时候更加强烈,也更加深刻。

    青洲立刻明白了,有渡劫境界的存在出手了。

    一只大手破开虚空,抓住青洲,然后立刻破空离去。

    大手的一举一动,不算快,但是青洲偏偏无法抵抗,诸般手段来不及调用,就被抓走。

    “这就是差距!渡劫期的存在,根本不是我能想象的,这回真的死定了。”

    虽然有渡劫层次的剑痕存在,但是青洲还没天真到以为,可以凭着这个底牌抗衡渡劫修士。

    真正的渡劫修士,必须是实力和境界的存在,就好比那个星球地底的蜥蜴老祖,空有堪比渡劫境界的力量,却对力量的本质、大道的精髓一无所知,所以才被大乘境界的忍剑客一道剑痕镇压千年万载。

    但是现在对青洲出手的,根本就是货真价实的渡劫修士,既有实力又有感悟,出手之精妙绵密,一点机会都没有留给青洲。

    眼前场景旋转,青洲看到大批严阵以待的魔道修士,人数何止上万,但是他第一眼看到的,还是大手的主人,枯瘦的老者。

    “就是你杀了风净尘?”

    掌太子嘴上问道,心里却肯定,因为他第一眼就认出,青洲便是当初逃走的两名化神修士之一。

    至于风净尘堂堂大乘魔修,为何会死在化神修士手上,掌太子不想知道,他只关心父亲会不会迁怒于他。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在枯沙魔尊的严重,风净尘发挥的作用,可是要比风净尘重要的多。

    青洲没有回答,而是看着枯沙魔尊,这位老者看似平常,但是身上散发的气势却至高无上,就和虚空一般的存在,没有半点属于人的气息。

    再看四周魔修众多,各个都精悍强大,任何一人透出的气息,都不在青洲之下,却都和忠犬一般,牢牢守护在老者身旁。

    没错了,此人就是将青洲抓来的渡劫修士,而且是渡劫境界的魔道修士。

    “前辈是渡劫大能,杀青洲前,还请告知如何称呼!”

    青洲第一次见到渡劫存在,激动之余,知道肯定和风净尘有关,这次自己绝难幸免。

    没等枯沙魔尊说话,掌太子当即伸手一挥,“小小化神,杀你都是抬举了你,何劳我父尊出手,我来结果了你。”

    掌太子手掌对准的方向,正是青洲,只见乌光闪烁,穿透层层站立的魔道修士,命中青洲。

    就在乌光触碰到青洲的瞬间,枯沙魔尊动了,他轻轻抬起眼皮,目光对着乌光一扫,顿时烟消云散,掌太子的全力一击不复存在。

    “掌儿,你退下,我要和这位小友谈谈。”

    听到枯沙魔尊的话,掌太子不敢相信,听这个语气,他父尊不仅不会追究击杀风净尘的事,还要好好和青洲谈谈,而且小友这个称呼……

    “本尊枯沙魔尊,小友,你叫青洲?”

    “前辈抬爱,请直呼我的名字。”被一个渡劫存在如此厚待,青洲感到不对,连忙谦虚说道。

    “青洲,风净尘是你杀的?”

    “不瞒前辈,此战实属侥幸,完全是仗着前人遗留,前辈若是要为手下报仇,请动手吧!”

    青洲见到掌太子时,就知道大事不好,风净尘明显是他们当中一员,自己杀了风净尘,肯定难以幸免。

    听完青洲的话,枯沙魔尊竟然笑了。

    “哈哈,青洲小友,在我面前,你不要多想,如果我真的要杀你,你绝对活不了。”枯沙魔尊一双眉毛跳动两下,对青洲挥挥手,“你现在一旁待着。”

    魔修大军开始骚动起来,掌太子的声音传来,“父尊,丑幅魔尊来了。”

    远处黑云慢慢推进,仔细一看,组成黑云的是数不清的魔道修士,丑玲珑跟着的渡劫修士,便是丑幅魔尊。

    丑幅魔尊的外观奇特,是一团黑披风包裹的黑雾,看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甚至连是不是人都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