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剑斩白骨
    杨君看着青洲的背影,心中闪现几丝后悔,这些日子他对青洲并不算好,嫌他浪费一颗宝贵的十日返元丹,并拖累龙盟备战的节奏。天『籁小说Ww』W.『⒉

    但是现在,在面对马少玉强大的威慑下,青洲“明知不敌”,却还是一往无前冲上前,不仅仅是知恩图报,更加是舍生忘死的豪迈行为。

    面对青洲如此大义凛然的行为,杨君羞愧不已,感到自己真是枉做小人。

    “青洲道友,快回来。”

    关勇着急大叫,这些天他照顾青洲,一丝友谊早已在无意间产生,不忍见他送死,便要上前拉住青洲。

    高云龙叹息摇头,早知道青洲是如此刚烈性格,因为一颗十日返元丹,就要以性命回报,还不如早些让关勇送他离开。

    马少玉居高临下,傲视走来的青洲,足尖轻点带角鬼,顿时从两颗眼珠喷出白骨磷火。

    白骨磷火半途借助风势,燃烧成水桶粗,两股火柱交错缠绕,眨眼间淹没青洲的身体。

    “可惜了,一个有情有义的勇士。”高云龙叹息。

    “飞蛾扑火,自不量力。”上官碑咬牙。

    “可敬,可叹。”杨君点头。

    “青洲,傻呀!”关勇双目含泪。

    “哈哈,傻子再多,也只会送死,高云龙,你龙盟的覆灭就在当前,束手待毙吧!”

    马少玉狂笑着,余光扫视白骨磷火,突然笑容在脸上凝固,眼珠子定定看着那里,动也不动。

    白骨磷火散去,地面被烧出一个大洞,原本应该被火烧一空的地面中央,却悬浮着一道人影,正是刚才被白骨磷火席卷的青洲。

    青洲手持艳阳针,身上点尘不染,连一星半点焦黑也没有,刚才从白骨磷火中走一遭,竟然没有生半点变化。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马少玉有些愣。

    青洲抖动艳阳针,冷漠不语,对比蜥蜴老祖的巨爪,白骨磷火的力道好比挠痒痒,被他一剑斩开,分处两边火浪,清出大片空地,他本人则毫无伤。

    上官碑目力极强,看出青洲出手不凡,神情变的凝重起来,此刻他已服下十日返元丹,缓缓驱除蚀骨阴风的残毒,新生骨骼不断刺破皮肉,疼得他冷汗如雨落下。

    “此人是云龙道友哪里请来的,宝源星区好像没这么个人物?”

    另一边,青洲挡住白骨磷火,举步上前,对着马少玉遥遥挥剑,一道白光飞去。

    马少玉见白光来势,心知此人是罕见劲敌,当即端正心态,激带角鬼的威能。

    带角鬼张口,白骨磷火在巨口内旋转,立刻压缩成一枚深绿色火珠子,带着呼啸风声弹射出去。

    青洲缓缓迈步,不动用遁光,只是闲庭信步般走着,见到火珠子飞来,地面浮现一道笔直焦痕,当即手腕抖动,艳阳针脱手飞出。

    飞剑流光,射中火珠子,顿时打爆漫天白骨磷火,这些白骨磷火有的将艳阳针裹成一团,不断煅烧这把飞剑,也有的化成长长一条火线,往青洲站立的方向延伸而去。

    青洲挥手一斩,太虚剑的剑意浮空,轻轻晃动,但凡有白骨磷火靠近,便被虚空剑打灭。

    青洲一边出手,脚步不停,仍旧往马少玉面前走去。

    马少玉注意到,从刚才出手到现在,青洲的脚步从未停下,虽然他不动用遁光,以这个度,早晚能冲到他面前,到时候,马少玉便会直面青洲的攻击。

    一颗豆粒大冷汗滑落鬓间,马少玉害怕了,对面青洲对他一指点出,太虚剑遥相射来,只见剑光一闪,百丈距离如同虚设,瞬间就到了马少玉面前。

    马少玉脚步踉跄,翻身滚落带角鬼,躲过太虚剑的迅雷一击。

    带鬼鬼随即升起,用两根长角,架住太虚剑,就这样鬼和剑意开始僵持。

    马少玉后退百步,遥遥驱使带角鬼,对抗青洲的飞剑攻击。

    只见太虚剑不断升起,然后对着带角鬼斩落,带角鬼虽然庞大,移动起来快如闪电,用头顶两根长角抵挡太虚剑的刺击。

    只听着叮当的脆响声不断,鬼的长角坚硬无比,被太虚剑连番刺击,迸四溅火星。

    太虚剑高高飞起,一直没入云端,然后从九天高空坠落,命中带角鬼的中央,爆炸出一片冲天蘑菇云,汹涌气浪无处宣泄,往四周横飞出去。

    尘埃落定后,太虚剑消散无踪,但是马少玉却心有余悸,因为带角鬼小半消失,仿佛被凶兽咬掉半边,两根长角更是不翼而飞。

    马少玉来不及心痛法宝损失,因为青洲仍在逐步逼近,想着他不紧不慢走来。

    下一刻,马少玉从怀中掏出一块灰色骨块,用手指朝着骨块轻轻一敲,一阵让人心颤的闷响出,空气仿佛凝固了。

    这声闷响传遍四野,高云龙等人神色剧变,“是魔音骨钟的碎片。”

    下一刻,高云龙、上官碑等人,脸上皮开肉绽,无数骨刺刺破皮肉,暴露在空气中,他们的手脚关节出,也都刺出大根尖锐的骨刺,全身如同荆棘。

    青洲往前走去,听到闷响的第一时间,挥动艳阳针对着身边空气一斩,哗啦啦的破碎声接连响起。

    下一刻,青洲安然无恙,继续往前走。

    马少玉胸口如同被大锤击中,往后急退几下,手中的灰色骨块裂开,脸色苍白的无法形容。

    本来马少玉就枯瘦如柴,现在脸色苍白如纸,看起来就像是死人一般,双眼光芒闪烁不定,仿佛随时会熄灭。

    看着青洲手上的艳阳针,马少玉响起了他的师父,一位隐居不出的大乘期修士。

    马少玉的师父修炼白骨大道,各种奇异秘法层出不穷,横扫大乘境界难逢敌手。

    记得有一次,师父对马少玉说过,“少玉,你师父我纵横半生,如果说有什么忠告,那么只有一个,那就是千万不要挑战同境界的剑修。”

    当时马少玉似懂非懂,目光落到师父的额头,那里有一道深刻的伤痕,师父的白骨圣体坚硬万分,任何攻击都难伤分毫,可是只有这道伤痕能留在上面,经历漫长岁月,成为师父的一大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