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四百三十章 收取
    青洲坐在巨大晶体前,心神沉浸在忍剑客的回忆中。

    忍剑客,三岁时父母染病去时,他站在父母的尸体前不哭不叫,沉默不语。

    十六岁时,忍剑客喜欢的姑娘,被山贼掠走,他拼命阻拦山贼,却被打断四肢,扔在山涧等死。忍剑客用牙齿咬死想吃他的豺狼,用骨折的双手爬出山涧。

    二十岁后,忍剑客学艺有成,杀伤山贼老巢,却看到心爱姑娘嫁给山贼头领,并且生下两个孩子,拦在忍剑客面前,阻止他杀人。忍剑客哈哈大笑,转身离去。

    三十岁后,忍剑客踏上修仙之路,从最底层的散修做起,经历万千磨难,最终拜入磨剑天尊门下。

    前半生,忍剑客的人生充满坎坷,历经无数磨难,养成了他坚忍不拔的性格,进而影响到他的选择,因此他合道的大道,是坚忍剑道。

    后半生,忍剑客受到磨剑天尊栽培,修为突飞猛进,并且有了进入众生殿堂的机缘,很快就到了大乘后期,眼看着就能成为渡劫修士,异变发生了。

    磨剑天尊杀光弟子,忍剑客仓皇出逃,心境大受伤害,如果他能熬过这一关,必定能脱胎换骨,剑道修为也会更加精湛。

    可忍剑客终究是性情中人,最大的仇敌是尊敬有加的师父,所谓报仇更加不可能,最后他选择了自我了断。

    纵观忍剑客一生,都在忍耐,但是所谓忍耐终有极限,超出这个极限,就是迈向死亡的开始。

    青洲参悟到这一点,终于捕捉到坚忍剑道的核心含义,就好比弹簧,受到压力越大,产生的反弹力越强,但若只是承受,却不反弹,最后只会自我崩溃。

    忍耐的越狠,出剑就越狠,这就是坚忍剑道。

    领悟到这一步,青洲仍旧未能引起剑痕的共鸣,显然还有不足之处,继续参悟起来。

    从忍剑客的回忆脱离,青洲回想自己一生。

    被诬陷赶出族群,幼年流落在外,偶遇六智圣元神,最后踏上修仙界,后来阴差阳错得到弑天者传承,知道小世界的真相,最终离开,进入修仙大世界。

    世间滔滔,众生无限,人存活在天地间,就好比置身苦海,举手投足,一念一思,都会引发各种后果,唯其坚忍,方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青洲回顾过往,一步步走到现在,既有灭杀仇敌的畅快淋漓,也有暂且避让强敌的退让忍耐,人生并非一成不变。

    “我是青洲,不是忍剑客,坚忍二字贯穿忍剑客一生,但是在我的人生中,有通达,也有忍耐,因此坚忍剑道只能作为参考,当做我之剑道的养分。”

    青洲相通这一点,念头通畅,放开晶体,他从这道剑痕中领悟的已经够多了,是该放手了。

    坚忍剑道是忍剑客一生总结,却不能全盘照抄,青洲有自己的人生和经历,应该形成自己的独特剑道,因此借鉴即可,不比强求全部吸收。

    青洲手掌离开后,晶体嗡嗡震动起来,巨大剑痕发出欢快的嗡鸣声,然后在流光飞舞间,缩小成一道手指长的剑痕,落在青洲手心,渗入皮肤形成一道浅浅的伤痕。

    这道伤痕,便是忍剑客用生命发出的最后一剑,能镇压渡劫后期魔种,现在被青洲收取,成为他身上最大的杀手锏。

    一双冰凉目光落在青洲身上,蜥蜴老祖开始缓缓移动,因为镇压的剑痕消失,这头渡劫境界的魔种得脱自由,危险气势越发上涨。

    青洲知道情况不妙,剑痕附着的掌心摊开,对着蜥蜴老祖凌空按去,却没有任何反应。

    蜥蜴老祖实力强横,虽然被忍剑客压制千万年,本体却没有受伤,仍有渡劫后期的境界。

    青洲将剑痕收走,顿时去除蜥蜴老祖的牢笼,脱困而出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灭杀青洲。

    忍剑客留下的剑痕,化作青洲掌心的伤痕,似乎陷入沉寂,任凭青洲再三催促也不露面。

    蜥蜴老祖抬起一只前爪,朝着青洲微微一压。

    这次,没有剑痕压制,蜥蜴老祖不会半途收手,并且这一爪之力,完全是渡劫境界的力量。

    飞来的劲风,锐利有如刀割,尽管青洲体质堪比合道中期,仍旧被细碎锋利的劲风割伤,身上浮现无数交错的血痕。

    仅仅是利爪带动的风声,就已打伤青洲,快速推进的爪子,若是真的击中青洲,必定十死无生。

    这一刻,青洲面对的,不仅仅是渡劫后期的域外魔种攻击,更是生死关头的考验。

    面对渡劫境界的进攻,青洲不管是进攻、躲闪,或是防御,最终的下场只有一个,死亡。

    面对死亡,青洲的脑海闪传无数念头,但是最后只有一个胜出,那就是死又如何,就算书渡劫后期的对手,也不能我束手待毙。

    于是青洲决定出剑,这一剑的决定,经历了生死考验,放开一切纠缠,以大无畏的豁达心胸,发出的超绝一剑。

    一剑刺出,青洲心境变得前所未有的空灵,如同清风拂过山岗,又如同明月投射大江,原先的恐惧、退缩和矛盾,一瞬间升华成迎难而上无所畏惧的剑心。

    蜥蜴老祖的爪子,巨大得足以遮蔽乾坤,但是在青洲眼里,却和微弱的尘土没什么两样。

    这场交锋,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和找死没什么两样,区区化神中期,面对渡劫后期的攻击,第一个念头不是逃跑,而是正面抵挡。

    青洲和蜥蜴老祖,相差了足足三个大境界的差距,如此天差地别的悬殊对比,青洲出手抵抗,只能算作汹涌浪潮中的一片枯叶,随时会粉身碎骨。

    艳阳针被剑光淹没,这一剑青洲爆发出十二分力量,以光明剑道和坚忍剑道为核心,合道中期的体质为根本,加上修炼有成的百忍秘法,几乎将青洲身上每一寸的力量都压榨出来,汇聚成这道璀璨的无法形容的剑光。

    剑光飞出的瞬间,青洲突然想到,当初忍剑客发出最后的剑痕时,会不会处于同样的状态。

    唯有经历最绝望的时刻,才能发出最极致的剑光,这便是忍剑客的剑道。